英魂之刃we峰
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詩詞大全 » 正文

韓翃的詩詞_韓翃的詩詞翻譯_韓翃的詩詞賞析

發布時間:2019-05-31     瀏覽次數:0
“鳴磬夕陽盡,卷簾秋色來。”韓翃《題僧房》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披衣聞客至,關鎖此時開。

  鳴磬夕陽盡,卷簾秋色來。

  名香連竹徑,清梵出花臺。

  身在心無住,他方到幾回。


【譯文】

  賞聞客至忙披衣出迎,久閉的關鎖此時才開。

  析磬聲中夕陽西沉去,卷簾時秋色入戶來。

  名香繚繞依連竹徑,清梵輕響飛出花臺。

  身在此境心無住著,他方神游有幾多回。


【賞析一】

  《題僧房》是唐代著名詩人韓翃所作的一首詩。該詩描寫了詩人在僧房的一次身與心的經歷,營造了一個清靜、清麗的禪境。


【賞析二】

  僧人為來訪之客開啟禪關,客人因而步入禪境。作者此詩語帶禪機,雙關地寫出了他在僧房的一次身與心的經歷。客來而披衣起,可見來客與僧人關系之深;非客至關鎖不開,可見僧人入道已深。步入其境,果然氣象不同:夕陽在磬聲中西下,秋色在卷簾時入戶來。大自然與這其間的主人公有一種息息相應的默契。幽幽的竹園小徑,悠悠地飄著異香;爛漫的花叢上方,漾起了聲聲梵唄。是在人間還是在梵天。禪僧領來客步入了一個清靜、清麗的境界。由禪關的開啟,他的心靈更升華到一個更高的自在無礙的精神領域。結句是寫來客更是寫禪僧:此間雖好,但心靈遠未被局限于此。禪為他們開啟了廣闊的空間,也為詩歌開啟了新義。


【賞析三】

  韓翃詩筆法輕巧,寫景別致,在當時傳誦很廣。詩多寫送別唱和題材,如《韓君平詩集》,《全唐詩》錄存其詩三卷。

  韓翃詩集里十之八九是送行贈別或者唱和吟詠的詩歌。這類作品在唐代其他名家詩集里所占的比例似乎都沒有像他的詩集里那么大。韓翃善于輕巧而具體地預祝旅途順利,說得古代舟車仿佛具有現代交通工具的速度。淄青侯希逸、宣武李勉相繼辟幕府。建中初,以詩受知德宗,得到德宗的賞識,被授予駕部郎中、知制誥等官爵,最后官至中書舍人。韓翃與錢起、盧綸等人號稱大歷十才子。他作詩興致繁富,一篇一詠,朝野珍之。


【賞析四】

  韓翃,公元766年左右在世,字君平,南陽(今河南沁陽縣附近)人。公元755年(天寶十三載)進士。曾佐淄青幕府,亦做過宣武節度使李勉的幕僚。后以《寒食詩》:“春城無處不飛花”為德宗賞識,御筆親批知制誥,官至中書舍人。韓翎為:“大歷十才子”之一,其詩作技巧圓熟、辭藻華美,名盛當時。唐傳奇《柳氏傳》即;寫其與柳氏的悲歡離合。《全唐詩》存其詩3卷。


【賞析五】

  韓翃,字君平,南陽(今屬河南)人。天寶十三載(754)進士。姬人柳氏,曾為番將沙吒利所奪,后仍歸韓。德宗時為中書舍人。

  在大歷十才子里,韓翃和李益也許是最著名的兩個。這并非是由于他們的文學造詣,而因為他倆都是傳奇里的有名角色。見《太平廣記》卷肆捌伍許堯佐《柳氏傳》。

“山色遙連秦樹晚,砧聲近報漢宮秋。”韓翃《同題仙游觀》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仙臺初見五城樓,風物凄凄宿雨收。

  山色遙連秦樹晚,砧聲近報漢宮秋。

  疏松影落空壇靜,細草香閑小洞幽。

  何用別尋方外去,人間亦自有丹丘。


【譯文】

  在仙臺上剛見到五城樓,夜雨初停景物冷落凄清。

  曉山翠色遙連秦地樹木,漢宮砧聲報訊寒秋來臨。

  空壇澄清疏松影落水底,小洞清幽細草芳香沁人。

  何必去尋找世外的仙境,人世間就有美好的桃源。


【賞析一】

  此詩寫道士的樓觀,是一首游覽題詠之作。首聯點明時地,切中題目“仙游觀”。頷聯寫觀外景物,先是“見”“秦樹”,后是“聞”“砧聲”。頸聯寫觀內景物,先寫高處“空壇”的靜,后寫低處“小洞”的幽,點明是道士居處。末聯引用《遠游》之語,稱贊這地方是神仙居處的丹丘妙地,不用再去尋覓他方了。全詩語言工美秀麗,音調宛轉和鳴。但內容卻是空泛而無多大深意,只可吟詠,不可玩味。


【賞析二】

  《同題仙游觀》是唐代詩人韓翃創作的一首七律。此詩通過對景物的藝術再現,表達了詩人心境的空靈和出世之念。首聯點明時地,切題“仙游觀”;頷聯寫觀外景物,先是“見”“秦樹”,后是“聞”“砧聲”;頸聯寫觀內景物,先寫高處“空壇”的靜,后寫低處“小洞”的幽,點明是道士居處;尾聯稱贊這地方是神仙居處的丹丘妙地,不必再去尋找“方外”之地了。全詩語言清新,文字秀美,韻律和諧,含蓄雋永,極富情趣。


【賞析三】

  首聯寫的是初入仙游谷門之所見,即從山上俯視道觀,為觀中建筑的壯麗而贊嘆;同時也附帶寫出心中的欣悅,這不僅因所見景物壯麗,好似天上的仙宮,更因為天色晴朗,剛剛消歇的陣雨將景物沖洗得潔凈鮮明。這聯詩句,不但寫出真切的觀感,還為下文作出很好的鋪墊。首句中的“初”字,《全唐詩》版作“下”字,則俯視的意思更為鮮明。

  頷聯也是寫仙游觀的外景,但不是俯視,而是遠望,點明此刻是秋天的傍晚,并自然引發懷古的幽情。“秦樹”與“漢宮”都不是實景,而是借指,不過是描寫平常的古樹、平常的砧聲而已。但以“秦”、“漢”二字作修飾限定,也不是毫無寓意,乃是為了渲染古樸氣氛,增加歷史色彩。有了這樣的修飾限定,使得時間張力大大擴展,將讀者引入漫遠的時間長河,超脫了短暫的人生歲月,與尋訪長生不老的仙家主旨暗中契合,特別適宜觀賞道觀的題材要求。將大樹與砧聲對舉,是描寫秋景的慣用意象,同樣收入《唐詩三百首》的李頎所作七律《送魏萬之京》就有一聯云:“關城樹色催寒盡,御苑砧聲向晚多。”可與此聯參看。

  頸聯詩意一轉,正合“起承轉合”的構思要求。從景物說,由觀外轉入觀內,寫的是仙游觀中所見景象;從寓意說,由描述見聞轉入傾訴觀感,寫的是游賞觀景時內心的體驗。景物是疏松和細草、空壇和小洞,感知是一落、一生,以及一靜、一幽。此聯意謂稀疏斑駁的樹影遮掩著大殿的祭壇,四下里一派寂靜;細弱柔韌的小草叢生在山腳的洞口,更顯得幽深寂寥。在景物描寫中,透露出抒情主人公對出世生活的悠然向往。

  尾聯收結全詩,從構思上說,正符合“合”的要求。此聯暗用《楚辭·遠游》的典故,稱贊這里就是神仙可居的清幽之所,表達了作者對閑適生活的向往。此地名稱“仙游”,這一結語顯得特別契合題意。


【賞析四】

  作者見到仙游觀,正是宿雨初收、風物凄清的時候。暮靄中,山色與秦地的樹影遙遙相連,搗衣的砧聲,似在報告著漢宮進入了秋天。疏疏落落的青松投下縱橫的樹影,道壇上空寂寧靜,細草生香,洞府幽深。整首詩,有遠景,有近景,著力刻畫的是道觀幽靜的景物。全詩就這樣情景交融地紀寫了游賞仙游觀的見聞,以及作者本人對此地景物的贊賞流連。善用白描和層次分明,是這首詩的基本特點。其寫法平實規范,但又筆勢靈活,如視角的變換,就在平正中有所婉曲。詩作的另一特點是所用語匯完全符合所詠對象,十分順暢。


【賞析五】

  這首詩的寫法十分平實,不過是老老實實地紀寫游程見聞和內心觀感,以真切平和取勝,不以奇崛跌宕爭強。

“浮云不共此山齊,山靄蒼蒼望轉迷。”韓翃《宿石邑山中》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浮云不共此山齊,山靄蒼蒼望轉迷。

  曉月暫飛高樹里,秋河隔在數峰西。


【譯文】

  白云散亂地漂浮在天上,不與山一邊高,山中的云氣使人難以分辨眼前的景物。

  清晨,月亮短暫地穿行在高高的樹林里,銀河被千千萬萬座山峰阻隔在了西邊的天上。


【賞析一】

  這首七絕寫得很圓熟。詩人采用剪影式的寫法,截取暮宿和曉行時自己感受最深的幾個片段,來表現石邑山中之景,而隱含的“宿”字給互不聯系的景物起了紐帶作用:因為至山中投宿,才目睹巍峨的山,迷漫的云;由于曉行,才有登程所見的曉月秋河。“宿”字使前后安排有軌轍可尋,脈斷峰連,渾然一體。這種寫法,避免了平鋪直敘的呆板,顯得既有波瀾又生神韻。表面看,這首詩似乎單純寫景,實際上景中寓情。一二句初入山之景,流露作者對石邑山雄偉高峻的驚愕與贊嘆;三四句曉行幽靜清冷的畫面,展現了“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溫庭筠《商山早行》)式的意境,表達了詩人羈旅辛苦,孤獨凄清的況味。


【賞析二】

  《宿石邑山中》是唐代詩人韓翃創作的一首七絕。此詩描繪了石邑山的迷人景色。前兩句寫傍晚投宿所見山之景,后兩句寫曉行山中所見天之色。


【賞析三】

  起句“浮云不共此山齊”,用“烘云托月”的手法,描寫了這種直插云天的氣勢:那高空飄忽浮動的白云也飛升不到山的頂端,敢去與它比個高低。如果說第一句是寫仰望所見,那么第二句“山靄蒼蒼望轉迷”,則是寫遠眺情景:摩天的山巒連綿不斷,飄蕩的晚霞忽淡忽濃,忽明忽暗,給重巒疊嶂的山增添了迷人的色彩。“望轉迷”三字,玲瓏剔透,活脫脫地寫出了詩人身臨其境的感受,將沉浸在暮色中的群山幽深神秘、變化莫測的氣氛,描繪得淋漓盡致。此句巧妙地照應上句,正因為山高云繞,才使入山的游人產生“望轉迷”的感覺。同時由“迷”字,又暗示夜暮來臨,詩人將在山中投宿。“宿”字是此詩的題眼,倘若不在此處投宿,后面寫破曉時的景色就顯得無根無襻。

  三四句“曉月暫飛高樹里,秋河隔在數峰西”,是這首七絕精妙傳神之筆。陳子昂有“明月隱高樹,長河沒曉天”(《春夜別友人》)詩句,寫拂曉與友人離別的景色,畫面是靜止的。韓翃這兩句詩由此化出,在寧靜的氣氛中增加了豐富的層次和鮮明的動感。句中“秋”字點明了投宿山中的節令,“曉”字寫出暮宿曉行的時間。踏上旅程,透過參天大樹的縫隙窺見朗月高懸天中;當旅人緣著山徑行進,隨著峰回路轉視角的變換,剛才還可以看到的明月突然隱藏到濃密的樹中去了。“暫飛高樹里”,看似隨意涉筆,無意求工,卻清絕洗煉,獨到含蓄:讀者從“暫”字中可以領悟到,隨著山路的曲折回環,明月還會躍出樹叢;從“飛”字中可以感覺到,拂曉時萬籟俱寂,天空仿佛突然增添了動感。這是一幅語意新鮮、有層次有節奏的活動畫面,意境幽美,景色錯落有致,令人產生無限遐想。由于曙色漸開,銀河逐漸西流沉淪,又被群峰遮蔽,所以看不到了。最后一句“秋河隔在數峰西”,一筆帶過,戛然而止。這兩句一詳一略,一實一虛,把近景遠景、明暗層次、時間空間安排得井然有序,將所描繪的景色熔鑄在俊美流暢的對句中,給全詩增添了富有特色的藝術魅力與和諧悅耳的音樂效果。同時,透過這兩句景色描繪,使人深深體味到旅人夜宿曉行,奔波不已的艱辛。


【賞析四】

  韓翃(生卒年不詳),唐代詩人。字君平,南陽(今河南南陽市)人。公元754年(天寶十三年)載進士第。公元762年(肅宗寶應元年)為淄青節度使幕府從事。后閑居長安十年。大歷(766——779)后期,先后入汴宋、宣武節度使幕府為從事。建中(780——783)初,德宗賞識其“春城無處不飛花”一詩,任駕部郎中,知制誥,官終中書舍人。為“大歷十才子”之一。其詩多送行贈別之作,善寫離人旅途景色,發調警拔,節奏瑯然,但乏情思,亦無深致。


【賞析五】

  這首七絕以極簡煉的筆觸,描繪了石邑山變幻多姿的迷人景色。石邑,古縣名,故城在今河北獲鹿東南。石邑一帶為太行山余脈,山勢逶迤,群峰錯列,峻峭插天。

“縱使長條似舊垂,亦應攀折他人手。”韓翃《章臺柳》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章臺柳,章臺柳!昔日青青今在否?縱使長條似舊垂,也應攀折他人手。


【譯文】

  章臺柳啊,章臺柳,昔日青青垂柳是否還在。 佳人即使貌美如昔,恐怕早已被他人奪去了。


【賞析一】

  唐朝天寶年間,詩人韓翃(一作翊)羈滯長安,與李生相友善。李之愛姬柳氏,“艷艷一時,喜談謔,善謳詠”,慕翃之才,甚屬意焉。李生遂慷慨將柳氏贈翃,并解囊資助三十萬玉成二人婚事。

  翌年,翃得登第,遂歸昌黎省親,暫將柳留長安。適逢安史之亂,兩京淪陷。為避兵禍,柳剪發毀形,寄居法靈寺。時翃已被淄州節度使侯希逸辟為書記。及肅宗收復長安,翃便遣使密訪柳,攜去一囊碎金并寫了這首《章臺柳》贈之。柳捧金嗚咽,答贈了這首《楊柳枝》。但不久柳又遭番將沙吒利劫以歸第,寵之專房。及翃隨希逸入覲京師乃知其事,肅宗乃下詔斷柳歸翃 ,夫妻終得破鏡重圓。


【賞析二】

  “章臺”本是戰國時所建宮殿,以宮內有章臺而得名,在今長安縣故城西南隅。秦王曾在此宮接見藺相如獻和氏璧。臺下有街名章臺街。這里借指長安。“章臺柳”即暗喻長安柳氏。但因柳氏本娼女,故后人遂將章臺街喻指娼家聚居之所。兩個疊句用于尋覓加強呼喚之急切。“往日依依”,喻柳氏昔日之青春妙齡,豐容艷麗。“今在否”謂是否安全健在,以疑問聲口,則其憂慮擔心之情可見。“長條似舊垂”,喻柳氏裊裊婷婷的身段和體態仍不減當年。“攀折他人手”,暗指柳氏值此兵荒馬亂之秋,恐己為他人所劫奪占有。兩句以“縱使”,也應開合進退,將其希望與失望,僥幸與不幸,揣測與擔憂等復雜的矛盾心情寫得傳神活現。“長條舊垂”承上“往日依依”;“攀折他人手”應前“今在否”。錯綜對比,寫盡了一腔撫今追昔,柔腸百折之相思癡情和疑慮焦灼。

  柳氏答詞自比為“楊柳枝”,嵌一“柳”字,既雙關姓氏而與韓詞稱“章臺柳”之暗語相應,靈犀相通;著一“枝”字,又遙啟第三句訴折柳贈別,離怨相思之情。“芳菲節”既回應韓詞之“往日依依”,頗見追惜韶華坐逝,顧影自憐之意;而又對第四句寫今日凋零之衰柳,起到了欲抑先揚的對比反襯作用,可謂匠心獨運。當昔春日旖旎芳菲之際,伉儷蜜月之時,卻年年離多合少,寧無長恨 而今失身蕃將,姿容憔悴,縱郎君不棄,欲續前好,而我固深感自卑自愧,豈堪郎君再來“折”乎 末句回應韓詞之結句,將其不幸身世,靈肉創傷,悲酸難言之隱,自慚形穢之情,寫得極其深沉凝重而又含蓄不盡。


【賞析三】

  唐宋詞中夫婦、戀人相互唱和的詞作并不多見,其中最知名的當屬上面兩首與南宋陸游、唐琬的《釵頭鳳》。

  這兩首詞包含著一段哀怨的愛情故事——柳氏本長安倡女,為韓翃朋友李生的愛姬,艷絕一時,喜談謔,善謳詠,慕韓翃之才。李生知其意,乃請翃飲酒,席間將柳氏贈之。后來韓翃登第,歸家省親,柳氏留在長安。天寶末年遇安祿山叛亂,陷長安。柳氏因姿容絕世,懼為亂兵所辱,乃剪發毀形寄居尼庵。長安收復后,韓翃遣人尋訪柳氏,攜去一囊金并題寫了這首《章臺柳》。柳氏捧金嗚咽,回報以《楊柳枝》詞。

  二首詞的共同點是以柳枝喻柳氏,借柳訴情。韓翃詞開頭用兩個疊句:“章臺柳,章臺柳!”以呼喚的口氣表達他日夜思念之情。接著以“今”、“昔”對比:“昔日青青”象征柳氏的年輕貌美;“今在否”暗指社會動亂,柳氏單身獨處,令他擔憂。“縱使長條似舊垂”與“昔日青青”呼應,“也應攀折他人手”是“今在否”的進一步推測。

  柳氏答詞亦托詠柳自述景況。“楊柳枝,芳菲節”,指春天柳枝繁茂,象征自己年華正好。然而“所恨年年贈離別”,不能與丈夫廝守,年年在離別的景況中度過。下句“一葉隨風忽報秋”承上“芳菲節”之“春”,喻安祿山叛軍入長安后自己剪發毀容。因春忽報秋,自己的處境亦與秋柳相同。“縱使君來豈堪折!”極寫此時心中的哀傷。

  二首詞語言樸實無華,不事雕琢,敘述了一段哀怨的愛情故事。兩詞各以起句為題。柳氏的《楊柳枝》與韓翃的《章臺柳》同屬一調(唯首句不入韻),而與七言四句的古調《楊柳枝》并非一體。


【賞析四】

  章臺柳此調為唐韓翃所制,韓有寵姬柳氏,臨別,韓以此詞寄之。后來,柳氏被番將沙咤利劫去,亦以此調回寄韓。因韓詞句為“章臺柳”取作調名。

  詞見唐許堯佐《柳氏傳》(《太平廣記》卷四八五)與孟綮《本事詩》。原無調名,以起句三字名之,又名《憶章臺》。調為單調五句27字四仄韻。第二句疊用第一句。


【賞析五】

  韓翃以詩名,為中唐著名的“大歷十才子”之一,所傳曲子詞僅一首,就是這首《章臺柳·寄柳氏》。

  柳氏,失名,因家住長安章臺街,人稱“章臺柳”。據孟棨《本事詩》和許堯佐《柳氏傳》所稱,柳氏乃韓翃之姬妾,后因長安淪陷,韓翃他去,韓、柳遂天各一方,然兩情未斷,朝暮相憶,發而為詞,則纏綿悱惻,婉轉動人。

  “章臺柳,章臺柳”,作者一開頭用兩個疊句,叮嚀呼告,一下子就以心靈的貼近打破了地理上的遙遠阻隔,從而坦露了自己對柳氏的熱烈摯愛與思念。第二句“往日依依今在否”,一“往”一“今”,思緒紛飛,由遠而近,縮短了別后的漫長時間。依依,語出《詩經·小雅·采薇》:“昔我往矣,楊柳依依。今我來思,雨雪霏霏。”原為形容楊柳的茂盛搖曳,但作者信手拈來,用以表達他們之間的尤其是柳氏對于自己的款款深情,并連接往昔與今時,更顯得情意綿綿,不絕如縷,詞意已是深沉之至。然更深沉之處還在本句最后的“在否”兩字。說“在否”,可能“在”,也可能“否”,在作者,自然是只盼其“在”而不愿其“否”的,但殘酷的現實卻又有可能“否”而“不在”,因此,作者其時是亦喜亦憂,酸甜皆俱的。“縱使”一句是對上句的作答。“縱使”者,縱然即使也,含假設之意。全句是上文“盼在”的進一步敘寫。“長條”與“垂”,照應“依依”;“舊”則呼應“往日”,但同時又把自己的思念之情加深、加濃,也加強了。最后一句,是作者關注的中心焦點之所在,也把作者的感情推向了高峰。他以為,即便當年的柳氏于今還是風韻依然,但必定已被他人所攀所折,情摯如初看來是不可能的了,由中蘊含著說不盡的惆悵與悲戚。當然,在這里更多地還是同情與關切,因為在那個男尊女卑被認為“天經地義”的時代,象柳氏這樣原本為歌妓的婦女的命運,只能是“曲江臨池柳,這人折了哪人攀,恩愛一時間。”(敦煌詞《望江南》)對此,韓翃是深深牽掛的。同時,他在這里也暗暗寫進了當時那種“折柳贈別”的習俗,從而大大渲染了一層離情別緒的濃重氣氛。我們知道,古代不少士人往往視姬妾為玩物,興來則親之,興盡則斥去,相此之下,韓翃對于柳氏這樣一往情深,就顯得很難能可貴了。

  委曲婉轉,常被人們稱為詞的本色。作者在本詞中嫻熟地運用了“雙關”這一藝術手法,詞面上句句說垂柳,詞旨中處處寓柳氏,加上恰到好處地用了“縱……也……”的關聯詞語,全詞因而更具含蓄委婉,也更耐人尋味了。

  還有一點值得一提的是,柳氏在收到韓翃這首詞后,也以相同的詞牌(調為《楊柳枝》,其實是一樣的)寫了一首答詞:“楊柳枝,芳菲節,可恨年年贈離別。一葉隨風忽報秋,縱使君來豈堪折。”“相憶之情,貞一之志,言外自見。”(清陳廷焯語)兩詞對讀,對我們深入理解韓詞是會有幫助的。

“春城無處不飛花,寒食東風御柳斜。”韓翃《寒食》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春城無處不飛花,

  寒食東風御柳斜。

  日暮漢宮傳蠟燭,

  輕煙散入五侯家。


【譯文】

  暮春的長安城里漫天舞著楊花,寒食節東風吹斜了宮中的柳樹。黃昏開始宮里頌賜新蠟燭,率先升起在皇帝貴戚家。


【賞析一】

  寒食春深,景物宜人,故詩中前二句先寫景。“春城無處不飛花,寒食東風御柳斜。”詩人立足高遠,視野寬闊,全城景物,盡在望中。“春城”一語,高度凝煉而華美。“春”是自然節候,城是人間都邑,這兩者的結合,呈現出無限美好的景觀。“無處不飛花”,是詩人抓住的典型畫面。春意濃郁,籠罩全城。詩人不說“處處飛花”,因為那只流于一般性的概括,而說是“無處不飛花”,這雙重否定的句式極大加強了肯定的語氣,有效地烘托出全城皆已沉浸于濃郁春意之中的盛況。詩人不說“無處不開花”,而說“無處不飛花”,除了“飛”字的動態強烈,有助于表現春天的勃然生機外,還說明了詩人在描寫時序時措辭是何等精密。“飛花”,就是落花隨風飛舞。這是典型的暮春景色。不說“落花”而說“飛花”,這是明寫花而暗寫風。一個“飛”字,蘊意深遠。可以毫不夸張地說,這首詩能傳誦千古,主要是其中的警句“春城無處不飛花”,而這一句詩中最能耀人眼目者,就在一個“飛”字。

  “寒食東風御柳斜”,春風吹遍全城,自然也吹入御苑。苑中垂柳也隨風飄動起來了。風是無形無影的,它的存在,只能由花之飛,柳之斜來間接感知。照此說來,一個“斜”字也是間接地寫風。

  第三、四句,論者多認為是諷喻皇宮的特權以及宦官的專寵。“日暮漢宮傳蠟燭,輕煙散入五侯家”。這其中寫實的成份是主要的。唐代制度,清明日皇帝宣旨,取榆柳之火以賜近臣,以示恩寵。又寒食日天下一律禁火,唯宮中可以燃燭。“日暮漢宮傳蠟燭”,皇帝特許重臣“五侯”也可破例燃燭,并直接自宮中將燃燭向外傳送。能得到皇帝賜燭這份殊榮的自然不多,難怪由漢宮(實指唐朝宮廷)到五侯之家,沿途飄散的“輕煙”會引起詩人的特別注意。由于后兩句旨在描寫宮庭生活,并且寫得輕靈佻脫,所以歷來頗受賞識。


【賞析二】

  《寒食》是唐代詩人韓翃的一首七言絕句。詩的前兩句寫的是白晝風光,描寫了整個長安柳絮飛舞,落紅無數的迷人春景和皇宮園林中的風光;后兩句則是寫夜晚景象,生動地畫出了一幅夜晚走馬傳燭圖,使人如見蠟燭之光,如聞輕煙之味。全詩用白描手法寫實,刻畫皇室的氣派,充溢著對皇都春色的陶醉和對盛世承平的歌詠。從當時皇帝到一般朝士,都偏愛該詩,歷來評價也很高。

  有人認為這首詩選取典型的意象描寫宮廷寒食節的情況,是詩人借古諷今,含蓄表達了對宦官得寵專權的腐敗現象的嘲諷。也有意見認為由于作者未曾刻意求深,只是沉浸在打動了自己的形象與情感之中,發而為詩,反而使詩更含蓄,更富于情韻。

  寒食是中國古代一個傳統節日,相傳是源于春秋時代的晉國,是為了紀念晉國公子的臣子介之推。每逢寒食節都要禁止生火,吃冷飯,以示追懷之意。一般在冬至后一百零五天,清明前兩天。古人很重視這個節日,按風俗家家禁火,只吃現成食物,故名寒食。由于節當暮春,景物宜人,自唐至宋,寒食便成為游玩的好日子,宋人就說過:“人間佳節唯寒食。”唐代制度,到清明這天,皇帝宣旨取榆柳之火賞賜近臣,以示皇恩。這儀式用意有二:一是標志著寒食節已結束,可以用火了;二是藉此給臣子官吏們提個醒,讓大家向有功也不受祿的介子推學習,勤政為民。唐代詩人竇叔向有《寒食日恩賜火》詩紀其實:“恩光及小臣,華燭忽驚春。電影隨中使,星輝拂路人。幸因榆柳暖,一照草茅貧。”正可與韓翃這一首詩參照。

  中唐以后,幾任昏君都寵幸宦官,以致他們的權勢很大,敗壞朝政,排斥朝官,正直人士對此都極為憤慨。有意見認為本詩正是因此而發。


【賞析三】

  有意見認為全詩不過是用白描手法寫實,刻畫皇室的氣派,充溢著對皇都春色的陶醉和對盛世承平的歌詠。

  從最高統治者到一般朝士,都偏愛此詩,很難說明詩人本意中含有譏刺;而有意見認為這是一首筆法巧妙含蓄的諷刺詩,作者后兩句寫夜晚之景,意在借古諷今。通過刻畫一件傳蠟燭的事情,就對皇帝的厚待親信宦官,宦官的可惡可憎的面目暴露無遺,達到了嘲諷的目的;還有人認為作者本意也未必在于譏刺,但他抓住的形象本身很典型,因而使讀者意會到比作品更多的東西。由于作者未曾刻意求深,只是沉浸在打動了自己的形象與情感之中,發而為詩,反而使詩更含蓄,更富于情韻,比許多刻意諷刺之作更高一籌。


【賞析四】

  該詩的藝術成就,主要有兩點:一是思緒綿密,結構嚴謹。詩作僅四句,但多有轉折。從內容看,由寫景物轉入詠禮俗;從空間看,由皇城轉入御苑,又由皇宮轉入權貴門第;從時間看,由白天轉入日暮;從感情看,由平和轉為莊重。如此等等,不一而足。這多重轉折,使得本詩尺幅興風、盆水生波,在簡短的篇幅中跌宕起伏,引人尋味。

  《唐詩箋注》對此作有評述:“首句逗出寒食,次句以御柳斜三字引線,下漢宮傳蠟燭便不突。”二是用字精妙,準確傳神。如“飛”字、“斜”字、“傳”字、“散”字,不僅本身不可移換,而且相互照應。徐增《而庵說唐詩》對此有細微的評述:“不飛花,飛字窺作者之意。初欲用開字,開字不妙,故用飛字。開字呆,飛字靈,與下句風字有情。東字與春字有情,柳字與花字有情,御字與宮字有情,斜字與飛字有情,蠟燭字與日暮字有情,煙字與風字有情,青(輕)字與柳字有情,五侯字與漢字有情,散字與傳字有情,寒食二字又裝疊得妙。其用心細密,如一匹蜀錦,無一絲跳梭,真正能手。”


【賞析五】

  雖然該詩暗藏諷意,但形象生動的典型化描寫征服了當時的皇帝。據《本事詩》記載,唐德宗十分賞識韓翃的這首詩,閱后,特意賜予他“駕部郎中知制誥”的顯職。由于當時江淮刺史與韓翃同名,德宗特意親書此詩,并批道:“與此韓翃”。

  韓翃的《寒食》一詩,不僅受當時皇帝喜愛,一般朝士也口口相傳,珍愛有加。《唐音癸箋》里,還特意記錄“韓員外(翃)詩匠,意近于史,興致繁富,一篇一詠,朝士珍之。”這一盛況。

“星河秋一雁,砧杵夜千家。”韓翃《酬程延秋夜即事見贈》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長簟迎風早,空城澹月華。

  星河秋一雁,砧杵夜千家。

  節候看應晚,心期臥已賒。

  向來吟秀句,不覺已鳴鴉。


【譯文】

  又長又大的竹子最早迎到風,空城籠罩在淡淡的月光當中。銀河中一只秋雁飛過,許多人家都在夜里搗衣。照節氣看來應該是晚秋了,心里想著寫詩酬答,睡得晚了。剛才吟誦你的詩句,不知不覺到了鴉噪天明的時候。


【賞析一】

  詩人酬和友人,以友人的詩題和詩,描寫了秋夜清遠疏淡的景色,意境開闊,同時寫出時序更迭引起詩人心事未了的惆悵。末兩句贊揚友人寄贈的詩章,感情真摯,不是一般的套語,表現出他與友人的友誼。全詩結構嚴謹,清幽淡雅。


【賞析二】

  這是一首酬答詩,為了酬詩,而通宵未眠,足見彼此心期之切。

  前半首寫秋夜,聲色俱全。頷聯屬對,尤其自然秀逸。頸聯寫更深夜闌,心期而不得入眠。末聯寫吟詠贈詩,不覺已鴉噪天曙,結構頗為嚴密。第二聯“星河秋一雁,砧杵夜千家”之所以成為名句,主要是列錦示人,無論視覺畫面——秋夜星空一只孤飛的雁,還是聽覺意象——千家萬戶的砧杵之聲,都用名詞,串聯迭合,不但鮮明準確地描繪了秋夜景色的典型特征,而且構造了一幽怨凄清的意境,詩味醇厚深長。


【賞析三】

  韓翃,字君平,南陽人。登天寶十三載進士第,淄青侯希逸,宣武李勉相繼辟幕府。建中初,以詩受知德宗,除駕部郎中、知制誥,擢中書舍人卒。翃與錢起、盧綸輩號大曆十才子,爲詩興致繁富,一篇一詠,朝野珍之,集五卷,今編詩三卷。


【賞析四】

  韓翃(生卒年不詳),字君平,唐代詩人。南陽(今河南南陽)人。一直在軍隊里做文書工作,擅長寫送別題材的詩歌,與錢起等詩人齊名,時稱“大歷十才子”。后來皇帝選拔他擔任起草詔令的中書舍人,當時有兩個韓翃,大臣問選誰,皇帝說要寫“春城無處不飛花”的那個韓翃,可見這首詩在當時是多么有名。


【賞析五】

  薊塘退士評曰:“唐代宦官之盛,不減于桓靈。詩比諷深遠。”桓靈,指漢桓帝劉志與漢靈帝劉宏,時宦官氣焰極盛。

  唐德宗時有兩個韓翃(另一個為江淮刺史),德宗指名寫“春城無處不飛花”的韓翃任制誥之職。

“浮云不共此山齊,山靄蒼蒼望轉迷。”韓翃《宿石邑山中》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浮云不共此山齊,山靄蒼蒼望轉迷。

  曉月暫飛高樹里,秋河隔在數峰西。


【譯文】

  白云散亂地漂浮在天上,不與山一邊高,山中的云氣使人難以分辨眼前的景物。

  清晨,月亮短暫地穿行在高高的樹林里,銀河被千千萬萬座山峰阻隔在了西邊的天上。


【賞析一】

  這首七絕寫得很圓熟。詩人采用剪影式的寫法,截取暮宿和曉行時自己感受最深的幾個片段,來表現石邑山中之景,而隱含的“宿”字給互不聯系的景物起了紐帶作用:因為至山中投宿,才目睹巍峨的山,迷漫的云;由于曉行,才有登程所見的曉月秋河。“宿”字使前后安排有軌轍可尋,脈斷峰連,渾然一體。

  這種寫法,避免了平鋪直敘的呆板,顯得既有波瀾又生神韻。表面看,這首詩似乎單純寫景,實際上景中寓情。


【賞析二】

  韓翃(生卒年不詳),唐代詩人。字君平,南陽(今河南南陽市)人。公元754年(天寶十三年)載進士第。公元762年(肅宗寶應元年)為淄青節度使幕府從事。后閑居長安十年。大歷(766——779)后期,先后入汴宋、宣武節度使幕府為從事。建中(780——783)初,德宗賞識其“春城無處不飛花”一詩,任駕部郎中,知制誥,官終中書舍人。為“大歷十才子”之一。其詩多送行贈別之作,善寫離人旅途景色,發調警拔,節奏瑯然,但乏情思,亦無深致。


【賞析三】

  起句“浮云不共此山齊”,用“烘云托月”的手法,描寫了這種直插云天的氣勢:那高空飄忽浮動的白云也飛升不到山的頂端,敢去與它比個高低。如果說第一句是寫仰望所見,那么第二句“山靄蒼蒼望轉迷”,則是寫遠眺情景:摩天的山巒連綿不斷,飄蕩的晚霞忽淡忽濃,忽明忽暗,給重巒疊嶂的山增添了迷人的色彩。“望轉迷”三字,玲瓏剔透,活脫脫地寫出了詩人身臨其境的感受,將沉浸在暮色中的群山幽深神秘、變化莫測的氣氛,描繪得淋漓盡致。此句巧妙地照應上句,正因為山高云繞,才使入山的游人產生“望轉迷”的感覺。同時由“迷”字,又暗示夜暮來臨,詩人將在山中投宿。“宿”字是此詩的題眼,倘若不在此處投宿,后面寫破曉時的景色就顯得無根無襻。

  三四句“曉月暫飛高樹里,秋河隔在數峰西”,是這首七絕精妙傳神之筆。陳子昂有“明月隱高樹,長河沒曉天”(《春夜別友人》)詩句,寫拂曉與友人離別的景色,畫面是靜止的。韓翃這兩句詩由此化出,在寧靜的氣氛中增加了豐富的層次和鮮明的動感。句中“秋”字點明了投宿山中的節令,“曉”字寫出暮宿曉行的時間。踏上旅程,透過參天大樹的縫隙窺見朗月高懸天中;當旅人緣著山徑行進,隨著峰回路轉視角的變換,剛才還可以看到的明月突然隱藏到濃密的樹中去了。“暫飛高樹里”,看似隨意涉筆,無意求工,卻清絕洗煉,獨到含蓄:讀者從“暫”字中可以領悟到,隨著山路的曲折回環,明月還會躍出樹叢;從“飛”字中可以感覺到,拂曉時萬籟俱寂,天空仿佛突然增添了動感。這是一幅語意新鮮、有層次有節奏的活動畫面,意境幽美,景色錯落有致,令人產生無限遐想。由于曙色漸開,銀河逐漸西流沉淪,又被群峰遮蔽,所以看不到了。最后一句“秋河隔在數峰西”,一筆帶過,戛然而止。這兩句一詳一略,一實一虛,把近景遠景、明暗層次、時間空間安排得井然有序,將所描繪的景色熔鑄在俊美流暢的對句中,給全詩增添了富有特色的藝術魅力與和諧悅耳的音樂效果。同時,透過這兩句景色描繪,使人深深體味到旅人夜宿曉行,奔波不已的艱辛。


【賞析四】

  《宿石邑山中》是唐代詩人韓翃創作的一首七絕。此詩描繪了石邑山的迷人景色。前兩句寫傍晚投宿所見山之景,后兩句寫曉行山中所見天之色。

  這首七絕以極簡煉的筆觸,描繪了石邑山變幻多姿的迷人景色。石邑,古縣名,故城在今河北獲鹿東南。石邑一帶為太行山余脈,山勢逶迤,群峰錯列,峻峭插天。


【賞析五】

  一二句初入山之景,流露作者對石邑山雄偉高峻的驚愕與贊嘆;三四句曉行幽靜清冷的畫面,展現了“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溫庭筠《商山早行》)式的意境,表達了詩人羈旅辛苦,孤獨凄清的況味。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英魂之刃we峰 复式6码二中二 精准计划软件手机版 快3彩票计划软件 足彩预测 龙虎和时时彩骗局 最精准三肖六码3肖6码 彩友网6 篮球投注 京东小店加盟条件 pk10全天计划稳定版 pk10计划软件哪个好用啊? 闲1庄0.95刷反水怎么刷龙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