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魂之刃we峰
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詩詞大全 » 正文

張喬的詩詞_張喬的詩詞翻譯_張喬的詩詞賞析

發布時間:2019-05-30     瀏覽次數:0
“十萬漢軍零落盡,獨吹邊曲向殘陽。”張喬《河湟舊卒》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少年隨將討河湟, 頭白時清返故鄉。

  十萬漢軍零落盡, 獨吹邊曲向殘陽。


【譯文】

  當我少年的時候就跟隨大軍去征討河潢(吐蕃占據的地方),到了頭發花白才返回故鄉,十萬將士都葬身邊陲,只剩下我獨自面對殘陽吹著邊塞的樂曲。


【賞析一】

  湟水源出青海,東流入甘肅與黃河匯合。湟水流域及與黃河合流的一帶地方稱“河湟”。詩中“河湟”指吐蕃統治者從唐肅宗以來所進占的河西隴右之地。

  宣宗大中三年(849),吐蕃以秦、原、安樂三州及石門等七關歸唐;五年,張義潮略定瓜、伊等十州,遣使入獻圖籍,于是河湟之地盡復。近百年間的戰爭給人民造成巨大痛苦。此詩所寫的“河湟舊卒”,就是當時久戍幸存的一個老兵。詩通過這個人的遭遇,反映出了那個動亂時代的影子。


【賞析二】

  首句言“隨將討河湟”似乎還帶點豪氣;次句說“時清返故鄉”似乎頗為慶幸;在三句所謂“十萬漢軍零落盡”的背景下尤見生還之難能,似乎更可慶幸。末了集中為人物造象,那老兵在黃昏時分吹笛,似乎還很悠閑自得呢。

  以上說的都是“似乎”如此,當讀者細玩詩意卻會發現全不如此。通篇詩字里行間、尤其是“獨吹邊曲向殘陽”的圖景中,流露出一種深沉的哀傷。“殘陽”二字所暗示的日薄西山的景象,會引起一位“頭白”老人什么樣的感觸?那幾乎是氣息奄奄、朝不慮夕的一個象征。一個“獨”字又交代了這個老人目前處境,暗示出他從軍后家園所發生的重大變故,使得他垂老無家。這個字幾乎抵得上古詩《十五從軍征》的全部內容:少小從軍,及老始歸,而園廬蒿藜,身陷窮獨之境。從“少年”到“頭白”,多少年的殷切盼望,俱成泡影。

  而此人畢竟是生還了,而更多的邊兵有著更其悲慘的命運,他們暴骨沙場,是永遠回不到家園了。“十萬漢軍零落盡”,就從側面落筆,反映了唐代人民為戰爭付出的慘重代價,這層意思卻是《十五從軍征》所沒有的,它使此絕句所表達的內容更見深廣。這層意思通過幸存者的傷悼來表現,更加耐人玩味。而這傷悼沒明說出,是通過“獨吹邊曲”四字見出的。邊庭的樂曲,足以勾起征戍者的別恨、鄉思,他多年來該是早已聽膩了。既已生還故鄉,似不當更吹。卻偏要吹,可見舊恨未消。這大約是回家后失望無聊情緒的自然流露吧!他西向邊庭(“向殘陽”)而吹之,又當飽含對于棄骨邊地的故人、戰友的深切懷念,這又是日暮之新愁了。“十萬漢軍零落盡”,而幸存者又陷入不幸之境,則“時清”二字也值得玩味了,那是應加上引號的。

  可見此詩句意深婉,題旨與《十五從軍征》相近而手法相遠。


【賞析三】

  此詩敘事簡淡,筆調亦閑雅平和,意味很不易一時窮盡。古詩鋪述豐富詳盡,其用意與好處都易看出;而“作絕句必須涵括一切,籠罩萬有,著墨不多,而蓄意無盡,然后可謂之能手,比古詩當然為難”(陶明濬《詩說雜記》),此詩即以含蓄手法抒情,從淡語中見深旨,故能短語長事,愈讀愈有味。

  全詩以含蓄手法抒情,從淡語中見深旨,故能短語長事,耐人尋味。


【賞析四】

  《河湟舊卒》是唐代詩人張喬的作品。此詩通過一個久戍幸存的老兵的遭遇,反映了唐朝末年那個動亂時代的景象。


【賞析五】

  唐代詩人。生卒年不詳,字伯遷,池州(今安徽貴池)人。咸通(860——874)年間游長安,與許棠等稱“咸通十哲”。其詩清淺小巧,五律稍勝。《全唐詩》存其詩二卷。

“春風對青冢,白日落梁州。”張喬《書邊事》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調角斷清秋,征人倚戍樓。

  春風對青冢,白日落梁州。

  大漠無兵阻,窮邊有客游。

  蕃情似此水,長愿向南流。


【譯文】

  號角劃斷寧靜清秋,

  征人獨自憑倚城樓。

  昭君青冢春風吹拂,

  夕陽西沉邊城梁州。

  廣袤荒漠無兵阻擾,

  邊疆重地有人旅游。

  蕃民之情長如此水,

  千秋萬代永向南流。


【賞析一】

  此詩是寫作者游歷邊塞的所見所聞。首聯寫邊塞軍旅生活和安寧,征人安閑無事;頷聯虛寫昭君墓秋來依然春風吹拂,梁州邊城一派日麗平和,再次伸述民族團結,邊防安定;頸聯極言廣漠邊塞無蕃兵阻擾,游客到這里觀光,反復渲染和平景象。尾聯抒寫作者“蕃情似此水,”“長向南流”,民族團結的心愿。全詩意境高闊而深遠,氣韻直貫而又抑揚頓挫,讀來回腸蕩氣,韻味無窮。


【賞析二】

  唐朝自肅宗以后,河西、隴右一帶長期被吐蕃所占。公元851年(宣宗大中五年)沙州民眾起義首領張議潮,在出兵收取瓜、伊、西、甘、肅、蘭、鄯、河、岷、廓十州后,派遣其兄張議潭奉沙、瓜等十一州地圖入朝,宣宗因以張議潮為歸義軍節度使;公元857年(大中十一年),吐蕃將尚延心以河湟降唐,其地又全歸唐朝所有。自此,唐代西部邊塞地區才又出現了一度和平安定的局面。此詩的寫作背景大約是在上述情況之后。


【賞析三】

  這是一首描寫唐朝四北邊塞和平景象的詩,唐肅宗之后,吐蕃占領了唐朝疆域河西、隴右一帶宣,宣宗大中五年(851年),沙州張議潮帶領民眾出兵起義,收復了瓜、伊、西、甘、肅、蘭、鄯、河、岷、廓十州后,又派人將沙、瓜等十一州地圖上呈朝廷。宣宗大喜,任命張議潮為歸義軍節度使。大中十一年,吐蕃降唐。從此,唐朝西部邊塞地區才再次出現和平安定的局面。本詩正是寫于上述情況之后,詩人游歷邊塞,本詩即是他的所見所聞及親身感受。

  首聯寫戍邊將士安寧的軍旅生活。“調角斷清秋,征人倚戍樓”:清秋的邊地聽不到號角的聲響,征人悠閑地倚著哨樓向遠處眺望。頷聯“春風對青冢,白日落梁州”二句,寫邊塞的景色。“春風”,不是實指,而是虛寫;“青冢”,是漢代昭君墓。頸聯“大漠無兵阻,窮邊有客游”,寫出邊塞的遼闊與和平。尾聯是詩人對民族團結的良好祝愿,寓意高闊而深遠。


【賞析四】

  全詩抒寫詩人于邊關的所聞、所見、所望、所感,意境高闊而深遠,氣韻直貫而又有抑揚頓挫,運筆如高山流水,奔騰直下,而又回旋跌宕,讀來回腸蕩氣,韻味無窮。


【賞析五】

  詩篇一展開,呈現在讀者面前的就是一幅邊塞軍旅生活的安寧圖景。首句“調角斷清秋”,“調角”即吹角,角是古代軍中樂器,相當于軍號;“斷”是盡或占盡的意思。這一句極寫在清秋季節,萬里長空,角聲回蕩,悅耳動聽。而一個“斷”字,則將角聲音韻之美和音域之廣傳神地表現出來;“調角”與“清秋”,其韻味和色調恰到好處地融而為一,構成一個聲色并茂的清幽意境。這一句似先從高闊的空間落筆,勾勒出一個深廣的背景,渲染出一種宜人的氣氛。次句展現“征人”與“戍樓”所組成的畫面:那征人倚樓的安閑姿態,像是在傾聽那悅耳的角聲和欣賞那迷人的秋色。不用“守”字,而用“倚”字,微妙地傳達出邊關安寧、征人無事的主旨。

  頷聯“春風對青冢,白日落梁州”,“春風”,并非實指,而是虛寫。“青冢”,是漢朝王昭君的墳墓。這使人由王昭君和親的事跡聯想到目下邊關的安寧,體會到民族團結正是人們長期的夙愿,而王昭君的形象也會像她墓上的青草在春風中搖蕩一樣,長青永垂。“梁州”,當指“涼州”。唐梁州為今陜西南鄭一帶,非邊地,而曲名《涼州》也有作《梁州》的,故云。涼州,地處今甘肅省內,曾一度被吐蕃所占。王昭君的墓在今內蒙古呼和浩特市南,與涼州地帶一東一西遙遙相對。傍晚時分,當視線從王昭君的墓地又移到涼州時,夕陽西下,余輝一片,正是一派日麗平和的景象。令人想見,即使在那更為遙遠廣闊的涼州地帶,也是十分安定的。

  頸聯“大漠無兵阻,窮邊有客游”,“大漠”和“窮邊”,極言邊塞地區的廣漠;而“無兵阻”和“有客游”,在“無”和“有”、“兵”和“客”的對比中,寫明邊關地區,因無蕃兵阻撓,所以才有游客到來。這兩句對于前面的景物描寫起到了點化作用。

  末聯兩句“蕃情似此水,長愿向南流”,運用生動的比喻,十分自然地抒寫出了作者的心愿,使詩的意境更深化一步。“此水”不確指,也可能指黃河。詩人望著這滔滔奔流的河水,思緒聯翩。他想:蕃情能像這大河一樣,長久地向南流入中原該多好啊!這表現出詩人渴望民族團結的愿望。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英魂之刃we峰 518电玩城 网上押龙虎怎么才能赢 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 pk10五码45678不定位法 2019重庆时时采彩开奖时间 求时时彩qq群 极速赛车预测计划软件 手机怎么玩快速时时 重庆时时开奖直播视频 伯爵在线娱乐 百人炸金花怎么制作 琼海龙寿洋网红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