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魂之刃we峰
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詩詞大全 » 正文

陳子昂的詩詞_陳子昂的詩詞翻譯_陳子昂的詩詞賞析

發布時間:2019-05-25     瀏覽次數:0
“星月開天陣,山川列地營。”陳子昂《和陸明府贈將軍重出塞》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忽聞天上將,關塞重橫行。

  始返樓蘭國,還向朔方城。

  黃金裝戰馬,白羽集神兵。

  星月開天陣,山川列地營。

  晚風吹畫角,春色耀飛旌。

  寧知班定遠,猶是一書生。


【譯文】

  忽聽得天上降下將軍,在邊塞再次縱橫馳騁。

  剛剛從樓蘭之國歸來,馬上又奔向朔方邊城。

  戰馬披掛上黃金鎧甲,白羽旗下召集了神兵。

  按星月分布擺開天陣,據山川形勢排列地營。

  晚風吹來軍中的號角,春光耀眼軍旗在飛動。

  哪里知道定遠侯班超,他原來還是一介書生。


【賞析一】

  《和陸明府贈將軍重出塞》是唐代詩人陳子昂的作品。此詩為送別唱和之作,贊頌了一位滿腹韜略的戍邊將軍的勇武,鼓勵他抵御突厥,安邊立功。全詩洋溢著慷慨豪邁、昂揚向上的樂觀情調,體現了初盛唐之交知識分子的積極進取的時代精神。

  由詩題可知,這是一首唱和之作。有位將軍再度出塞,姓陸的縣令寫詩贈別,詩人遵循該詩原韻,運用描寫、想象、夸張等多種藝術手段,熱烈頌揚了將軍的愛國精神。


【賞析二】

  此詩氣勢激昂雄健,體現出一種蒸蒸日上的初唐氣象。詩中多處用典,或暗或明,羚羊掛角,縱橫開闔,語出自然,渾然一體,實為大家手筆。宋人陳振孫《直齋書錄解題》中稱陳子昂“實是首起八代之衰者”,由此詩觀之,此言并不為過。


【賞析三】

  詩人一落筆就以“忽聞”兩字表達了意想不到的驚嘆,同時,又用“天上將”盛贊了將軍的神武智勇。為下文寫他再次馳騁疆場的壯舉作了鋪墊。三、四句,緊承第二句,以“始返”與“還向”相呼應,簡潔流暢地表現了將軍的西征北戰,奔馳不息。他剛從遙遠的“樓蘭國”返回,現在又要奔赴數千里之外的“朔方城”。但是為了安邦御敵,這個以赫赫戰功贏得天將之稱的將軍急國家之所急,不貪圖安逸享樂,品德非常高尚。

  “黃金裝戰馬”以下六句,是設想將軍再度出塞后的戰斗生活,詩中沒有表現軍旅的艱辛,也沒有渲染戰斗的激烈悲壯,而是突出表現了將軍的指揮才能,刻劃了一個威儀堂堂、諳熟六韜,足智多謀、善于用兵的統帥形象。他騎著黃金裝飾的戰馬,揮動系有白旄牛尾的令旗,調集威武神勇的士兵,排列成像星空一樣壯觀神秘的軍陣,又借山川之便巧妙地安置了營寨。接著,詩人又以“晚風吹畫角,春色耀飛旌”暗示征戰的必勝。嘹亮的號角聲和軍旗上閃耀的春色透露,全軍士氣十分高昂,大捷在望。將軍的神武,也借這兩句氛圍描寫得到了渲染烘托。在這六句中,詩人分別使用了“裝”、“集”、“開”、“列”、“吹”、“耀”六個動詞,把戰馬、令旗、神兵、星月、山川、畫角、軍旗、晚風、春色交織在一起,生動地再現了英勇雄壯、聲勢震天的軍陣場景,大大增強了全詩的形象性和藝術感染力。

  末二句:“寧知班定遠,猶是一書生”,借東漢班超投筆從戎,平寇立功,封定遠侯的事例,肯定書生出身的將軍定會建立名垂青史的功業。詩人先用反詰詞“寧知”領起,于后又以“猶是釋疑”,避免了平鋪直敘,表達了對將軍的殷切期望。


【賞析四】

  陳子昂,字伯玉,唐梓州射洪人,今屬四川。唐睿宗文明元年進士及第,曾兩度從軍北方邊塞。這是一首唱和之詩,詩人依照該詩原韻,調用多種藝術手段,熱烈頌揚了將軍的愛國行動,唱出了初盛唐之交知識分子積極進取的心聲。


【賞析五】

  陳子昂,公元661至702年①,字伯玉,是唐代詩歌發展過程中一個關鍵的人物。陳子昂的父親陳元敬早年以明經擢弟,但是后來隱居射洪東山,讀書求道。后舉家學神仙之術,這樣的家庭對于陳子昂的性格影響很大。在陳子昂十八歲之前,他任俠游弋,18歲折節讀書,數年間閱讀了經史百家之書,受到儒家思想的影響深刻。對于政治,陳子昂和很多的文人一樣,是熱衷的。他在24歲的時候在洛陽中了進士,未受官之前就上書柬唐高宗,任麟臺正字以后直到39歲辭官回家。期間做過衛率府胄參軍。右拾遺,隨軍到過西北、東北邊塞。武周圣歷元年(698年),陳子昂以父老為借口,表解官歸鄉里侍親,詔以官供養。此后4年,陳子昂一直居在鄉里,過著種樹采藥以為養的生活,直至武周長安二年(702年)下獄而卒。

“野樹蒼煙斷,津樓晚氣孤。”陳子昂《峴山懷古》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秣馬臨荒甸,登高覽舊都。

  猶悲墮淚碣,尚想臥龍圖。

  城邑遙分楚,山川半入吳。

  丘陵徒自出,賢圣幾凋枯!

  野樹蒼煙斷,津樓晚氣孤。

  誰知萬里客,懷古正躊躕。


【譯文】

  喂飽馬兒來到城郊野外,登上高處眺望古城襄陽。仍因墮淚碑而感到悲傷,又想起孔明的宏偉政綱。城邑從這里遠分為楚國,山川一半入吳到了江東。丘陵在平原上陡然顯現,圣人賢人幾乎凋亡一空。田野樹木斷于蒼茫煙霧,渡口亭樓在晚氣中孤聳。有誰知道我這萬里行客,緬懷古昔正在猶疑彷徨。


【賞析一】

  《峴山懷古》是唐代文學家陳子昂出蜀入京途中創作的一首詩。此詩抒發了詩人懷古之思,也是詩人對他所處的時代的含蓄抨擊。


【賞析二】

  這首詩當作于唐高宗調露元年(679年)陳子昂出蜀入京途中。當時作者登臨峴山,不覺發思古之幽情,寫下這首懷古詩。


【賞析三】

  此詩開頭二句“秣馬臨荒甸,登高覽舊都。”這兩句寫作者騎馬來遠郊,登上峴山,眺望襄陽城。外城為郭,郭外為郊,郊外為甸,秣馬于荒甸,說明峴山在襄陽郊外。建安十三年(208年),曹操平荊州,立襄陽郡,自此“冠蓋相望,一都之會也”。詩人登臨峴山,俯瞰襄陽,不禁想到晉朝的羊祜、三國的諸葛亮。羊祜喜游山,常登峴山,終日不倦,曾對從行者說過:“自有宇宙,便有此山,由來賢達勝士,登此遠望,如我與卿者多矣!皆湮滅無聞,使人悲傷,如百歲后有知,魂魄猶應登此也。”羊祜為太守,清名遠揚,很受百姓的愛戴,且有獻策平吳之功,終身清廉不營私,唯對峴山的青峰白云流連不已。羊祜病篤,薦杜預自代,年五十八卒。襄陽百姓在峴山、羊祜平生游憩之所,建碑立廟以紀念,望其碑者,無不流涕。杜預死后為碑起名曰“墮淚碑”,就是陳子昂詩中所說的“墮淚碣”。

  曹操伐劉表時,表已卒,劉備屯兵樊城,聞訊赴襄陽,曹操即派精銳緊緊追擊,劉備兵潰于當陽、長坂;諸葛受命于危難之間,東結孫吳,共御曹魏。赤壁之戰,奠定鼎足之勢,功蓋三分,名成八陣,登臨峴山,俯見襄樊,不能不緬懷以南陽布衣而名垂環宇的諸葛武侯。

  “猶悲”、“尚想”,點明“懷古”,也抒發詩人斯人雖逝,而憑吊彌深的感情。

  以下接諸葛功業回顧三國時代,古之楚地,魏、蜀、吳,各個分據;漢水入江處在夏口,夏口城為孫權所筑。《尚書禹貢》謂:“漢水南至大別入江。”大別山,《元和志》謂指漢陽縣東北之魯山,“南枕蜀江,北帶漢水”,孫吳據長江天險,因此詩中說:“城邑遙分楚,山川半入吳。”“遙”既表現楚地遼闊,又表現事已久遠,兼指時空。“山川”句,詩人于峴山之上,思緒萬千,見漢水曲流峴山之東,而想到滔滔東去的景象。

  三、四句詩人懷想羊祜、諸葛,五、六兩句則轉談三國事,并非僅就山川而言,其間包涵了“人謀勝天險”的寓意。羊祜獻平吳之策,晉滅東吳諸葛用聯吳之策,以抗曹魏;劉備因意氣用事,敗于夷陵;孫皓以殘暴多疑,終致亡國。面對四百多年前的歷史遺跡,詩人不禁發出慨嘆。

  峴山之南,有后漢襄陽侯習郁故居。習郁在此引水作養魚池,筑以高堤,間種楸、竹。秋來,楸絲垂垂,修竹亭亭,景致怡人。晉朝時的征南將軍山簡,都督荊、湘、交、廣四州,鎮守于襄陽,每過習郁園池,必痛飲至大醉方歸。常說:“此我高陽池。”

  劉景升治襄陽時,筑景升臺,常登層臺之上歌《野鷹來》曲,死后,葬襄陽城東門外二百步。杜甫十三世祖、鎮南大將軍,杜預,字元凱,曾在襄陽興水利,百姓稱之為“杜父”。元凱作兩碑,一碑沉萬山山下潭水中;另一沉峴山山下水中,碑文述己之功業。元凱沉碑時說:“百年之后,何知不深谷為陵也。”陳子在此即借杜元凱沉碑事,并引申其意,即使百年之后,深谷突起為丘陵,亦是徒然。空有丘陵出,無數英雄豪杰、古圣先賢,都已經凋零作古了。

  “野樹蒼煙斷,津樓晚氣孤。”沔水經過習郁的邑城,出安昌縣東北大父山,西南流,注于白水,南面有漢光武故宅,后漢人蘇伯阿曾在此“望氣”,稱白水鄉光武宅有郁郁蔥蔥的興旺佳氣。陳子昂借此慨嘆郁郁蔥蔥之氣已經中斷消失了。“蒼煙斷”、“晚氣孤”,詩人借景抒懷,表達他對時政的憂心焦慮。

  “誰知萬里客,懷古正躊躕。”詩人來自蜀山之中,所以自稱“萬里客”,“誰知”,表現了詩人孤寂落寞的心境,“躊躕”,指惆悵而徘徊。當詩人憑吊遺蹤的時候,緬懷治世良材,有為的將帥以及像羊祜、諸葛亮那樣永遠為百姓思念的賢臣良相,更希望這樣的賢圣,代代不絕。


【賞析四】

  陳子昂(約公元661——公元702),唐代文學家,初唐詩文革新人物之一。字伯玉,漢族,梓州射洪(今屬四川)人。因曾任右拾遺,后世稱為陳拾遺。光宅進士,歷仕武則天朝麟臺正字、右拾遺。受武三思所害,冤死獄中。其存詩共100多首,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感遇》詩38首,《薊丘覽古贈盧居士藏用》7首和《登幽州臺歌》。


【賞析五】

  陳子昂一直是一個孤獨者,此詩和《登幽州臺歌》所表達的情緒一脈相承。全詩既是一首高度濃縮,含義深長的山水詩,也是一首沉郁的政治抒情詩。

“峰嶺上崇崒,煙雨下微冥。”陳子昂《修竹篇》原文與賞析

【原文】

  龍種生南岳,孤翠郁亭亭。

  峰嶺上崇崒,煙雨下微冥。

  夜間鼯鼠叫,晝聒泉壑聲。

  春風正淡蕩,白露已清泠。

  哀響激金奏,密色滋玉英。

  歲寒霜雪苦,含彩獨青青。

  豈不厭凝冽?羞比春木榮。

  春木有榮歇,此節無凋零。

  始愿與金石,終古保堅貞。

  不意伶倫子,吹之學鳳鳴。

  遂偶云和瑟,張樂奏天庭。

  妙曲方千變,《簫韶》亦九成。

  信蒙雕斲美,常愿事仙靈。

  驅馳翠虬駕,伊郁紫鸞笙。

  結交嬴臺女,吟弄《升天行》。

  攜手登白日,遠游戲赤城。

  低昂玄鶴舞,斷續彩云生。

  永隨眾仙去,三山游玉京。


【賞析一】

  《修竹篇》初唐詩人陳子昂的作品之一。這是一首詠物抒懷之作。詩人巧妙地運用了比興寄托的手法,通過對修竹的品性、功用、及志向的生動描寫和豐富想象,贊頌了堅貞不屈的高潔情操,全詩造境壯美,基調樂觀豪放,語言質樸明快,洋溢著一股爽朗陽剛之氣,大有建安詩人的遺風。


【賞析二】

  這首《修竹篇》原詩前有一段近一百八十字的《序》文。它簡煉概括地闡述了詩人倡導詩歌革新的主張,指出齊梁詩風的痹病就在于“采麗競繁,而興寄都絕”,號召詩人們繼承和發揚建安風骨,創作內容充實,具有“骨氣端翔,音情頓挫,光英朗練,有金石聲”特色的詩篇。


【賞析三】

  全篇共三十六句,可分為兩大部分。

  第一部分

  即前十八句,主要介紹修竹的生長環境和優良質地。首二句,形象地概括了這一立意。“南岳”,即著名的五岳之一衡山。品質優良的修竹“龍種”產于此地。名山與物華聚集,一開篇就令人神往不已。“孤翠郁亭亭”,既從形色兩方面描繪了修竹優美動人的姿態,也頌揚了它的卓然不群。衡山是萬木蔥籠的,但是,在詩人看來,它們與修竹相較,卻有所遜色,所以特意以“孤翠”二字,以顯其精。接下去,詩人分別寫了修竹生長的自然條件和品性。“峰嶺上崇崒”以下八句,緊承首句,描繪了修竹“生南岳”的情景。上有崇山峻嶺,下有澗溪煙雨,突出了處境的幽僻;夜聞鼯叫,晝聽泉鳴,渲染了四周的清靜;春風舒緩,白露清涼,更襯出了氛圍的潔凈。正因為生長在這樣優越的自然環境,所以修竹的“哀響”如同鳴金奏樂,“密色”仿佛受到了美玉的滋潤。“歲寒霜雪苦”以下八句,上承第二句,表現修竹的品性。“含彩獨青青”,照應了上文的“孤翠”,突出了修竹雖受嚴冬霜雪折磨卻青綠如故的獨特品質。接著,詩人由表及里,以“豈不厭凝冽”的反詰,轉為深入析理。并繼而以“羞比春木榮”作了解答。春天風和日麗,一切草木皆應時而發,競相爭榮。“羞比”表明了修竹傲岸不群,不趨時爭榮,接著詩人通過“有榮歇”與“無凋零”的對比,揭示了修竹不屑與春木爭榮的實質,又探本溯源,表現了它的志向:“始愿與金石,終古保堅貞。”說明修竹的本性決定了它有如金石,堅貞不二,永不凋零。這段議論,詩人采用反詰、對比、比擬等手法,寓理于象,筆挾風力,使行文“結言端直”、“意氣駿爽”(劉勰《文心雕龍·風骨》),顯得尤為剛健有力。

  第二部分

  即后十八句,寫修竹被制成洞簫之后的功用及愿望。相傳黃帝派樂官伶倫從昆侖山北的峽谷選取了優的竹子,砍做十二竹筒,按照雌雄鳳凰的鳴叫聲,為人類創制了十二音律。“不意伶倫子,吹之學鳳鳴”,就是詩人大膽想象,對這一傳說的化用。學鳳鳴,《漢書·歷律志上》載:伶倫“自大夏之西,昆侖之陰,取竹之解谷生,其竅厚均者,斷兩節間而吹之,以為黃鐘之宮。制十二筩以聽鳳之鳴,其雄鳴為六,雌鳴亦六。”從而,發明了黃鐘十二律。“不意”,相對前面的“始愿”這兩字使全詩頓起波折,全篇的歌贊對象由修竹轉向了洞簫。由于得到黃帝樂官的雕琢,修竹的制成品——管樂洞簫,得到了配合弦樂“云和瑟”在朝廷演奏的機遇。詩人用“遂偶”、“張樂”修飾這一機遇,意態恣肆,語調輕松,暗示洞簫得到賞識器重甚為欣快。“妙曲方千變,簫韶亦九成”,生動地再現了它在朝廷的表演。能演奏“妙曲”和虞舜制作的《韶》樂,說明其音色優美動聽。“方千變”、“亦九成”,形容演奏的樂曲甚多。“方”(剛才)和“亦”(又)兩個副詞的使用透露出了演奏的頻繁忙碌。但是,洞簫并沒有滿足于此。“信蒙雕琢美,常愿事仙靈”,抒發了它報答知遇之恩,追求美好理想的心愿。從這兩句開始到全詩結束,一變前面的第三人稱,改用洞簫的口吻,繪聲繪色地闡述了它“事仙靈”的心愿:伴隨仙人駕翠虬,與仙女弄玉吟賞著美妙的樂曲《升天行》,攜手登白日,戲赤城,入三山,游玉京,玄鶴在身邊忽高忽低展翅起舞,彩云也在四周時斷時續飄來飛去。在這里,詩人融合想象、擬人、夸張等多種手法,描繪了一個自由歡樂、光明美好的理想境界。這個境界雖然是虛幻的,卻生動地表現了洞簫對美好理想的熱切追求和昂揚向上的精神。


【賞析四】

  詩篇運用擬人化的手法,賦予修竹、洞簫人的思想感情,既增強了詩歌的形象性和感染力,又避免了頻繁比興,失于晦澀的弊病,較為顯豁地透露了其中的寓意:名為詠物,實為抒懷。詩中修竹的品性、洞簫的理想和追求,實為詩人剛直不阿、不趨炎附勢、堅貞不二的品格、美好的人生理想和昂揚奮發的精神的寫照。


【賞析五】

  這篇文章是對東方虬《詠孤桐篇》的評論,也是陳子昂對自己創作體會的總結,是他詩歌創作的理論綱領。陳子昂以漢魏詩歌為高標,痛責晉宋以來的浮靡文風,感嘆“風骨”和“興寄”的失落。令他驚喜的是,東方虬《詠孤桐篇》竟使漢魏詩歌的“風骨”與“興寄”重新得到復歸。他盛贊這篇作品“骨氣端翔,音情頓挫,光英朗練,有金石聲”,可謂風骨朗健的佳作。陳子昂抑制不住內心的激動,遂揮毫寫下《修竹篇》寄贈給東方虬。可惜,東方虬的《詠孤桐篇》今已失傳,但從陳子昂的行文來看,那自然是他詩作的同調,而且,陳子昂用以贈答的《修竹篇》的確也是一篇“風骨”與“興寄”兼備的作品。

“風泉夜聲雜,月露宵光冷。”陳子昂《酬暉上人秋夜山亭有贈》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皎皎白林秋,微微翠山靜。

  禪居感物變,獨坐開軒屏。

  風泉夜聲雜,月露宵光冷。

  多謝忘機人,塵憂未能整。


【譯文】

  月光照耀山林一片秋色,青翠山巒多么安謐幽靜。

  身居禪房感受萬物變化,一人獨坐不由打開窗門。

  風響泉鳴夜聲顯得嘈雜,月下的寒露使夜光清冷。

  向您忘機的人多多致意,塵世煩憂愧未清理干凈。


【賞析一】

  《酬暉上人秋夜山亭有贈》是唐代文學家陳子昂的詩作。此詩描繪了明凈如畫的山林秋夜景色,表現了作者希望自己的心情能入景清明,達到暉上人那樣的境界。全詩結構精巧,渾融一體,起承轉合,自然從容。


【賞析二】

  暉上人的贈詩內容不明,從此詩意推測應是與秋夜禪坐有關。因此,這首回贈詩開頭從山林的幽靜寫起。“皎皎白林秋,微微翠山靜”,秋夜的山林禪院充滿了幽寂的禪意。此詩中間兩聯寫景詠物。頷聯“禪居感物變,獨坐開軒屏”,住在這僧房里感到了景色的變化和季令的推移,由于心緒無比煩亂,不禁打開門扇,獨坐沉思幻想起來。這里點出了暉上人的禪悟境界。禪定使人心情平靜,從而智慧現前。頸聯“風泉夜聲雜,月露宵光冷”,描繪出一片清幽冷寂的境界,極具詩情畫意,也頗具禪意。最后“多謝忘機人,塵憂未能整”二句,感嘆世人不能如暉上人般忘卻機心,飽受塵世煩擾,實在是無奈又可憐,表達了詩人對暉上人入景清明那種境界的追求。


【賞析三】

  此詩結構極其精巧。起承轉合,自然從容。寫景寫人,渾融一體。陳子昂還有一首詩《同王員外雨后登開元寺南樓因酬暉上人獨坐山亭有贈》,內容與此詩相關,可以互相參照。


【賞析四】

  這首詩是為酬答暉上人的贈詩而作,當作于陳子昂中進士之前,陳子昂中進士的時間是唐高宗開耀二年(682年)。


【賞析五】

  風泉夜聲雜,月露宵光冷。這兩句寫秋夜山間的所見所聞——風聲泉聲夾雜在一起,像是在互訴衷腸;夜露降臨,月照露明,其光顯得冷峻。月夜景色,清幽妙麗。

“漢廷榮巧宦,云閣薄邊功。”陳子昂《贈喬侍郎》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漢廷榮巧宦,云閣薄邊功。

  可憐驄馬使,白首為誰雄?


【譯文】

  漢代朝廷中榮耀的是玩弄權術的奸狡之輩,立下赫赫戰功的邊境將領并不能得到君主的重視,最多把他們的畫像象征性地掛在云臺上、麒麟閣里罷了。可憐那位耿直廉明的驄馬使桓典,雖然做了一輩子公正不阿的御史,滿頭的白發又是為了誰而生的?


【賞析一】

  《贈喬侍郎》作者,陳子昂 字伯玉,唐代文學家 梓州射洪(今四川省射洪縣)人,主要描述詩人對唐代現實社會中不合理現象的憤怒。

  生于唐代的陳子昂和一般文人一樣,在寫作的時候也要遵循封建道德規范,作品里用到了暗喻等手法,對涉及君王的事情進行了避諱。這首詩中詩人就是借用漢代的事情來針砭時弊的。在這首詩里說的是漢代的典故,但是要表達的卻是詩人對唐代現實社會中不合理現象的憤慨。 詩人用這首作品贈給朋友,一方面是對朝政的議論,一方面也是對朋友傾訴自己的憂愁,可以看成是一種告誡,也可以看成是陳子昂在表露自己的骨氣,體現他自己的政見觀點。這首作品里其實正有記載中的陳子昂式的風格。喬侍郎,詩人的友人,侍郎是他的官名。


【賞析二】

  這首詩讀來最難的就是用到的典故,了解了這幾個典故的意思和來源就可以明白詩人所要表達的意思。這些典故,有代表意義,有說服力,在文章里起到畫龍點睛的效果。


【賞析三】

  詩里用到的幾個漢代典故有“云閣”,“驄馬使”。如果有的讀者說“榮巧宦”也是一個典故,其實也是可以的。榮巧宦是漢代朝政的一個現象,可以說是個典故。“云閣”中,云即指云臺,相傳漢明帝為了追悼漢室中興時期的功臣,將二十八位名將的畫像掛在南宮的云臺上。“云閣”中,閣即麒麟閣,漢初蕭何建造的,后來漢宣帝繪制了包括霍光在內的十一人的畫像懸在麒麟閣。于是“云閣”就成為后來懸掛有功臣畫像樓閣的代稱。詩人的觀點,這是一種虛偽的重視,甚至就是有名無實。至于“驄馬使”指漢代的忠臣桓典。恒典是御史(相當于現在的檢察官),因為他出行時常騎著青白色的馬,因此被稱為驄馬使。恒典執法嚴格,也許這樣使他并不被愛聽好聽話的君主倚賴,所以陳子昂將他的一生作為受不公平待遇的臣子的寫照。詩人認為他們的滿頭白發辛勞一生其實并沒有得到君主的賞識,甚至就是白忙碌了一輩子,是一種碌碌無為。


【賞析四】

  喬侍郎,詩人的友人,侍郎是他的官名。在這首詩里說的是漢代的典故,但是要表達的卻是詩人對唐代現實社會中不合理現象的憤慨。

  漢代朝廷中榮耀的是玩弄權術的奸狡之輩,立下赫赫戰功的邊境將領并不能得到君主的重視,最多把他們的畫像象征性得掛在云臺上,麒麟閣里罷了。可憐那位耿直廉明的驄馬使恒典,雖然做了一輩子公正不阿的御使,滿頭的白發又是為了誰而生的?


【賞析五】

  漢朝中多有鉆營之輩玩弄權術者卻得到了一生榮華,在邊境上浴血奮戰,為國為民立下戰功的將軍卻得不到君王的重視,頂多把他們的畫像掛在云臺上,麒麟閣里罷了。像驄馬使恒典一樣清正廉明的好官,滿頭秋霜了也依然得不到公平的待遇。

“海氣侵南部,邊風掃北平。”陳子昂《送別崔著作東征》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金天方肅殺,白露始專征。

  王師非樂戰,之子慎佳兵。

  海氣侵南部,邊風掃北平。

  莫賣盧龍塞,歸邀麟閣名。


【賞析一】

  送別崔著作東征詩題又作《送著作佐郎崔融等從梁王東征》,作于萬歲通天元年(696),這一年,由于唐朝將帥對邊事處置失宜,契丹孫萬榮、李盡忠發動叛亂,攻陷營州(《舊唐書·北狄傳》)。唐王朝于同年七月以梁王武三思為榆關道安撫大使,赴邊地以備契丹。契丹轄地在今河北、遼寧一帶,在帝都長安之東,因此稱東征。崔著作,指崔融,時任著作佐郎,以掌書記身份隨武三思出征。


【賞析二】

  全詩質樸自然,寫景議論不事雕琢,元方回評論說:“天下皆知其能為古詩,一掃南北綺靡,殊不知律詩極佳”。


【賞析三】

  “金天方肅殺,白露始專征”,首聯點明出征送別的時間。金天,指秋天,《禮記·月令》載:“孟春之月,涼風至,白露降,天子乃命將帥,選士厲兵,簡練俊杰,專任有功,以征不義。”詩人在序中也寫道,“古者涼風至,白露下,天子命將帥,訓甲兵”,大唐王朝這次東征平叛,選擇在秋氣肅殺的時候,正是為了“昭我王師,恭天討”。這兩句暗示唐軍乃正義之師,討伐不義,告捷指日可待。“肅殺”、“白露”勾劃出送別時的氣氛,使出征者那種莊重嚴肅的神情如在眼前。

  “王師非樂戰,之子慎佳兵”。統治者當垂恤生靈,“偃兵天下”(《序》),因此王師不喜戰伐,以仁義為本。之子,指崔融。佳兵,本指精良的軍隊。《老子》:“夫佳兵,本不祥物,或惡之,故有道者不處。”這里用“慎佳兵”來勸友人要慎重兵事,少殺戮,兩句表面歌頌王師,實則規諫崔融,顯得委婉、含蓄。五、六兩句借表現河北戰場的環境,來盛贊唐軍的兵威。梁王大軍兵多將良,軍容整肅,這次東征定能擊敗叛軍,大獲全勝。北平,郡名,在河北,初唐時稱平州。這里指孫、李叛軍的巢穴。“海氣”、“邊風”都是帶殺氣的物象,“侵”、“掃”來表現東征的氣勢。

  末二句進一步以古人的高風節義期許友人,呼應三、四兩句。盧龍塞,古代是河北通往東北的交通要道。公元207年(建安十二年),曹操北征烏丸,田疇獻計,引曹軍出盧龍塞,出敵不意,大敗烏丸。曹操欲對其行封,疇說:“豈可賣盧龍之塞,以易賞祿哉?”終不受封。(《魏志·田疇傳》)。麟閣,即麒麟閣。漢武帝時曾畫十一名功臣的形貌于其上。后來就以麒麟閣作為功成名就的象征。詩人用這兩個典故是有針對性的。武后臨朝稱制時,輕啟戰爭。公元687年(垂拱三年),鑿山開道,襲擊生羌、吐蕃,不但造成士卒的痛苦,也給中原和少數民族人民帶來了很大的災難。眼下,孫、李利用契丹人民的怨恨,大舉叛亂,燒殺擄掠,貽害河北人民。因此,陳子昂一方面力主平叛,在詩序中稱贊崔融等出征時“酒中樂酣,拔劍起舞”、“氣橫遼碣,志掃獯戎”的豪氣,后來自己也親隨武攸宜出征,參謀帷幕;另一方面,他又反對窮兵黷武,反對將領們為了貪功邀賞,迎得武后的歡心而擴大戰事,希望他們能像田疇那樣淡泊明志,以國家大義為重。這兩句的擔憂,希望友人能在這方面做出表率。表達了詩人出語堅決,正氣凜然,詞句鏗鏘,撼動人心。


【賞析四】

  陳子昂(661—702),字伯玉,梓州射洪(今屬四川)人。世為豪族,少以俠知名。后入長安游太學。文明初進士及第,拜麟臺正字。從征西域,至張掖而返。后轉右拾遺。又隨軍東征契丹,參謀軍事。返京后,仍為右拾遺。諫議多不合,因解官還鄉。為縣令誣陷,入獄,被迫害致死。其為詩力主恢復漢魏風骨,一變初唐浮靡詩風,或諷諫朝政,或感懷身世,落地作金石聲。他是唐代詩歌革新的先驅。


【賞析五】

  陳子昂(公元661——公元702),唐代文學家,初唐詩文革新人物之一。字伯玉,梓州射洪(今屬四川)人。因曾任右拾遺,后世稱為陳拾遺。

  陳子昂詩風骨崢嶸,寓意深遠,蒼勁有力,有《陳伯玉集》傳世。陳子昂青少年時家庭較富裕,輕財好施,慷慨任俠。成年后始發憤攻讀,博覽群書,擅長寫作。同時關心國事,要求在政治上有所建樹。24歲時舉進士,官麟臺正字,后升右拾遺,直言敢諫。時武則天當政,信用酷吏,濫殺無辜。他不畏迫害,屢次上書諫諍。武則天計劃開鑿蜀山經雅州道攻擊生羌族,他又上書反對,主張與民休息。他的言論切直,常不被采納,并一度因“逆黨”反對武則天的株連而下獄。垂拱二年(686),曾隨左補闕喬知之軍隊到達西北居延海、張掖河一帶。萬歲通天元年(696),契丹李盡忠、孫萬榮叛亂,又隨建安王武攸宜大軍出征。兩次從軍,使他對邊塞形勢和當地人民生活獲得較為深刻的認識。圣歷元年(698),因父老解官回鄉,不久父死。居喪期間,權臣武三思指使射洪縣令段簡羅織罪名,加以迫害。冤死獄中。

“故鄉杳無際。日暮且孤征。”陳子昂《晚次樂鄉縣》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故鄉杳無際。

  日暮且孤征。

  川原迷舊國。

  道路入邊城。

  野戍荒煙斷。

  深山古木平。

  如何此時恨。

  嗷嗷夜猿鳴。


【賞析一】

  陳子昂的詩,大多以素淡的筆墨抒寫真情實感,質樸明朗,蒼涼激越。而這首五律,無論從結構的嚴謹或情韻的悠長上說,都在陳詩中別具一格,值得重視。

  詩題中的樂鄉縣,唐時屬山南道襄州,故城在今湖北荊門北九十里。從詩中所寫情況看來,本篇是詩人從故鄉蜀地東行,途經樂鄉縣時所作。“次”是停留的意思。


【賞析二】

  縱觀全詩結構,是以時間為線索串連起來的。第二句的“日暮”,是時間的開始;中間“煙斷”“木平”的描寫,說明夜色漸濃;至末句,直接拈出“夜”字結束全詩。通篇又可以分成寫景與抒情兩個部分,前六句寫景,末兩句抒情。詩人根據抒情的需要取景入詩,又在寫景的基礎上進行抒情,所以彼此銜接,自然密合。再次,第七句插入一個設問句式,使詩作結構獲得了開合動蕩之美,嚴謹之中又有流動變化之趣。最后,以答句作結,粗粗看來,只是近承上一問句,再加推敲,又可發現,句中的“噭噭”“猿鳴”遠應前一句的“深山古木”,“夜”字關合篇首“日暮”,“夜猿鳴”的意境又與篇首的日暮鄉情遙相呼應。句句溝通,字字關聯,嚴而不死,活而不亂。

  綜上可見,此詩筆法細膩,結構完整,由于采用寓情于景的手法,又有含而不露的特點。這些,與筆法粗獷并與直抒見長的《登幽州臺歌》比較起來,自然是大相徑庭的。但也由此使我們能夠比較全面地窺見詩人豐富的個性與多方面的藝術才能。


【賞析三】

  首聯說,故鄉早已在遠方消失,暮色蒼茫之中自己還在孤獨地行進著。“杳”,遙遠。詩人從“故鄉”落筆,以“日暮”相承,為全詩定下了抒寫“日暮鄉關何處是”(崔顥《黃鶴樓》)的傷感情調。首句中的“杳無際”,聯系著回頭望的動作,雖用賦體,卻出于深情。次句以“孤征”承“日暮”,日暮時還在趕路,本已夠凄苦的了,何況又是獨自一人,更是倍覺凄涼。以下各聯層層剝進,用淡筆寫出極濃的鄉愁。

  第三句承第一句,第四句承第二句,把異鄉孤征的感覺寫得更具體。三句中的“舊國”,即首句中的“故鄉”。故鄉看不到了,眼前所見河流、平原無不是陌生的景象,因而行之若迷。四句中的“邊城”,意為邊遠之城。樂鄉縣在先秦時屬楚,對中原說來是邊遠之地。“道路”即二句中的“孤征”之路,暮靄之中終于來到了樂鄉城內。

  接著,詩人又放眼四圍:入城前見到過的野外戍樓上的縷縷荒煙,這時已在視野中消失;深山上參差不齊的林木,看上去也模糊一片。以“煙斷”、“木平”寫夜色的濃重,極為逼真。煙非自斷,而是被夜色遮斷;木非真平,而是被夜色蕩平。尤其是一個“平”字,用得出神入化。蕭梁時鐘嶸論詩,有所謂“自然英旨”的說法(見《詩品序》)。“平”字用得既巧密又渾成,可以說是深得自然英旨的詩家妙筆。頸聯這兩句的精彩處還在于,在寫景的同時,又將詩人的鄉愁剝進了一層。“野戍荒煙”與“深山古木”,原是孤征道路上的一點可憐的安慰,這時就要全部被夜色所吞沒,不用說,隨著夜的降臨,詩人的鄉情也愈來愈濃重了。

  寫完以上六句,詩人還一直沒有明白說出自己的感情。但當他面對寂寥夜幕時,隱忍已久的感情再也無法控制。一個抒情性的設問句“如何此時恨”,便在感情波濤的推掀下,從滿溢著的心湖中自然地汩汩流出。詩人覺得,最使他動情的,無過于深山密林中傳來的一聲又一聲猿鳴的“噭噭(jiào叫)”聲了。詩人自問自答,將蕩開的筆墨收攏,瀉情入景,以景寫情,寫出了情景交融的末一句。入暮以后漸入靜境,啼聲必然清亮而凄婉,這就使詩意更為深長悠遠,抒發了無盡的鄉思之愁。從全詩藝術形象來看,前面六句訴諸視覺,最后這一句則訴諸聽覺,在畫面之外復又響起聲音,從而使質樸的形象蘊有無窮的意味。前面說到,這首詩情韻悠長,正是表現在這寓情于景、以聲音作結的末一句中。需要順便指出的是,末一句詩出于南朝沈約的《石塘瀨聽猿》詩,字面全同,而所寫情景各異。由于陳子昂用人若己,妙過前人,因而這一詩句得以廣為流傳,沈約的原詩反倒少為人知了。


【賞析四】

  陳子昂(約659——702)字伯玉,射洪(今屬四川)人。唐睿宗文明元年(六八四)中進士,后升為右拾遺。而后隨武攸宜東征契丹,多次進諫,未被采納,卻被斥降職。陳子昂在政治上曾針對時弊,提過一些改革的建議。在文學方面針對初唐的浮艷詩風,力主恢復漢魏風骨,反對齊、梁以來的形式主義文風。他自己的創作,如《登幽州臺歌》、《感遇》等共三十八首詩,風格樸質而明朗,格調蒼涼激越,標志著初唐詩風的轉變。有《陳子昂集》,事見《舊唐書》卷一九○中、《新唐書》卷一○七有傳。


【賞析五】

  本詩是詩人從故鄉蜀地東行,途經樂鄉縣時所作。詩中以時間為主線,將行程所見的景象寫得古樸蒼涼,心情也隨著景色地不斷變化,一步步地更加沉郁起來。全詩結構嚴謹,寓情于景,語言質樸,情韻悠長,以素淡的筆墨寫出了極濃的鄉愁。

  前六句寫日暮時分,獨自一人遠行,征途中的景色令人倍覺凄涼:

  “故鄉杳無際,日暮且孤征。”故鄉早已在視線里消失,暮色蒼茫之中,自己一個人在孤獨地遠行。

  “川原迷舊國,道路入邊城。”眼前所見的河流、平原無不是陌生的景象,一點兒也沒有故鄉的影子。沿著道路,暮靄之中終于來到了樂鄉縣城。

  “野戍荒煙斷,深山古木平。”野外戍樓上的縷縷荒煙,遮住了視線;深山里參差不齊的古樹,也看不出高低,遠處望去只是模模糊糊一片。

  后兩句抒情,表達了詩人無盡的鄉思之苦:

  “如何此時恨,噭噭夜猿鳴。”此情此景,能讓人再有什么怨恨?最讓人動情的,無非是那深山密林中傳來的一聲又一聲“噭噭”地猿鳴聲了。

“南登碣石館,遙望黃金臺。”陳子昂《燕昭王》原文與賞析

【原文】

  南登碣石館,遙望黃金臺。

  丘陵盡喬木,昭王安在哉?

  霸圖今已矣,驅馬復歸來。


【賞析一】

  這篇覽古之詩,一無藻飾詞語,頗富英豪被抑之氣,讀來令人喟然生慨。杜甫說:“國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胡應麟《詩藪》說:“唐初承襲梁隋,陳子昂獨開古雅之源。”陳子昂的這類詩歌,有“獨開古雅”之功,有“始高蹈”的特殊地位。


【賞析二】

  萬歲通天二年(697),武后派建安郡王武攸宜北征契丹,陳子昂隨軍參謀。武攸宜出身親貴,全然不曉軍事。陳子昂屢獻奇計,不被理睬,剴切陳詞,反遭貶斥,徒署軍曹。作者有感于燕昭王招賢振興燕國的故事,寫下了這首詩歌。燕昭王,是戰國時并國的君主。公元前三一二年執政

  后,廣招賢士,使原來國勢衰敗的并國逐漸強大起來,并且打敗的當進的強國——齊國。


【賞析三】

  “南登碣石館,遙望黃金臺”。碣石館,即碣石宮。燕昭王時,梁人鄒衍入燕,昭王筑碣石親師事之。“黃金臺”也是燕昭王所筑。昭王置金于臺上,在此延請天下奇士。未幾,召來了樂毅等賢豪之士,昭王親為推轂,國勢驟盛。以后,樂毅麾軍伐齊,連克齊城七十余座,使齊幾乎滅亡。

  詩人寫兩處古跡,集中地表現了燕昭王求賢若渴禮賢下士的明主風度。從“登”和“望”兩個動作中,可知詩人對古人何等向往!當然,這里并不是單純地發思古之幽情,詩人如此強烈地推崇古人,是因為深深地感到現今世路的坎坷,其中有著深沉的自我感慨。

  次二句:“丘陵盡喬木,昭王安在哉?”抒發了世事滄桑的感喟。詩人遙望黃金臺,只見直人太不平的丘陵上長滿了喬木,當年置金的臺已不見,燕昭王到哪里去了呢?這表面上全是實景描寫,但卻寄托著詩人對現實的不滿。為什么樂毅事魏,未見奇功,在燕國卻做出了驚天動地的業績呢

  ?道理很簡單,是因為燕昭王知人善任。因此,這兩句明謂不見“昭王”,實是詩人以樂毅自比而發的這牢騷,也是感慨自己生不逢時,英雄無用武之地。作品雖為武攸宜“輕無將略”而發,但詩中卻將其置于不悄一顧的地位,從而顯示了詩人的豪氣雄風。作品最后以吊古傷今作結:“霸

  圖今已矣,驅馬復歸來。”詩人作此詩的前一年,契丹攻陷營州,并威脅檀州諸郡,而朝廷派來征戰的將領卻昏庸,這怎么不叫人為國運而擔憂?因而詩人只好感慨“霸圖”難再,國事日非了。同時,面對危局,詩人的安邦經世之策又不被納用,反遭武攸宜的壓抑,更使人感到前路茫茫。

  “已能”二字,感慨至深。這“驅馬復歸來”,表面是寫覽古歸營,實際上也暗示了歸隱之意。神功元年(697),唐結束了對契丹的戰爭,此后不久,詩人也就解官歸里了。


【賞析四】

  陳子昂(約公元661——公元702),唐代文學家,初唐詩文革新人物之一。字伯玉,漢族,梓州射洪(今屬四川)人。因曾任右拾遺,后世稱為陳拾遺。光宅進士,歷仕武則天朝麟臺正字、右拾遺。受武三思所害,冤死獄中。其存詩共100多首,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是《感遇》詩38首,《薊丘覽古贈盧居士藏用》7首和《登幽州臺歌》。


【賞析五】

  陳子昂在政治上曾針對時弊,提過一些改革的建議。在文學方面針對初唐的浮艷詩風,力主恢復漢魏風骨,反對齊、梁以來的形式主義文風。他自己的創作,如《登幽州臺歌》、《感遇》等共三十八首詩,風格樸質而明朗,格調蒼涼激越,標志著初唐詩風的轉變。

  有《陳子昂集》,事見《舊唐書》卷一九○中、《新唐書》卷一○七有傳。

  陳子昂的《登幽州臺歌》被收錄為滬教版六年級第二學期第四單元(唐詩精華上)第十三課。

  被后人稱為詩骨。

“銀燭吐青煙,金樽對綺筵。”陳子昂《春夜別友人》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銀燭吐青煙,金樽對綺筵。

  離堂思琴瑟,別路繞山川。

  明月隱高樹,長河沒曉天。

  悠悠洛陽道,此會在何年。


【譯文】

  明亮的蠟燭吐著縷縷青煙,高舉金杯面對精美豐盛的席宴。餞別的廳堂里回憶著朋友的情意融洽,分別后要繞山過水,路途遙遠。宴席一直持續到明月隱蔽在高樹之后,銀河消失在拂曉之中。走在這悠長的洛陽道上,不知什么時候才能相會?


【賞析一】

  這首詩中作者沒有套用長吁短嘆的哀傷語句,卻在沉靜之中見深摯的情愫。而要達到這樣的境界,應不溫不火。“火”則悲吟太過而感情淺露;“溫”則缺乏蘊藉而情致不深。此詩寫離情別緒意態從容而頗合體度,有如琵琶弦上的淙淙清音,氣象至為雍雅,不作哀聲而多幽深的情思。


【賞析二】

  陳子昂《春夜別友人》共有兩首,這里所選的是其中的第一首。詩約作于武則天光宅元年(684)春。這時年方二十六歲的陳子昂告別家鄉四川射洪,奔赴東都洛陽,準備向朝廷上書,求取功名。臨行前,友人在一個溫馨的夜晚設宴歡送他。席間,友人的一片真情觸發了作者胸中的詩潮。面對金樽美酒。他不禁要歌唱依依不舍的離情,抒發自己的遠大懷抱。這首離別之作,就從眼前宴會的情景落筆。“銀燭吐青煙,金樽對綺筵”。首聯用對起格,不但語言富有對稱美,而且使得眼前景物形象鮮明,在對比中顯出色彩美。銀燭,晶瑩潔白的蠟燭。金樽,形容酒杯華貴,考究。綺筵,華美的筵席。這一聯用詞比較華麗,目的在于通過對宴會隆重熱鬧場面的由衷贊美,來烘托出友情的深厚。


【賞析三】

  這首律詩一開頭便寫別筵將盡,分手在即的撩人心緒和寂靜狀態。作者抓住這一時刻的心理狀態作為詩意的起點,徑直但卻自然地進入感情的高潮,情懷頗為深摯。“銀燭吐青煙”,著一“吐”字,使人想見離人相對無言,悵然無緒,目光只是凝視著銀燭的青煙出神的神情。“金樽對綺筵”,用一“對”字,其意是面對華筵,除卻頻舉金樽“勸君更盡一杯酒”的意緒而外,再也沒有什么可以勉強相慰的話了。此中境界,于沉靜之中更見別意的深沉。

  頷聯“離堂思琴瑟,別路繞山川”,“琴瑟”指朋友宴會之樂,源出《小雅·鹿鳴》“我有嘉賓,鼓瑟鼓琴”,是借用絲弦樂器演奏時音韻諧調來比擬情誼深厚的意思。“山川”表示道路遙遠,與“琴瑟”作為對仗,相形之下,不由使人泛起內心的波瀾:“離堂”把臂,傷“琴瑟”之分離;“別路”迢遙,恨“山川”之繚繞。這兩句著意寫出了離情的纏綿,令人感慨欷歔。

  頸聯“明月隱高樹,長河沒曉天”,承上文寫把臂送行,從室內轉到戶外的所見。這時候,高高的樹蔭遮掩了西向低沉的明月;耿耿的長河淹沒在破曉的曙光中。這里一個“隱”字,一個“沒”字,表明時光催人離別,不為離人暫停須臾,難舍難分時刻終于到來了。

  結尾兩句寫目送友人沿著這條悠悠無盡的洛陽古道踽踽而去,不由興起不知何年何月再能相聚之感。末句著一“何”字,強調后會難期,流露了離人之間的隱隱哀愁。


【賞析四】

  華美的筵席固然令人興奮,但它是為送行而設,所以不免又籠罩上一層離別氣氛,使在座的人于歡聲笑語之外漸漸產生惆悵與傷感之意。“離堂思琴瑟,別路繞山川”一聯,即景傳情。承首聯而引出寓別的主題。這一聯從謝眺《離夜》詩的“離堂華燭盡,別幌清琴哀”二句化出,但比謝詩更顯得出語自然和意境深遠,確切地表達出此時此地惜別的情景。

  第三聯“明月隱高樹,長河沒曉天”,把筆觸從室內移向戶外,描寫夜空的景色。詩人為什么這樣變換描寫角度呢?原來這里并不是泛泛寫景,而是借背景的擴展和時間的推移來進一步映襯別情。長河沒曉天,指銀河消失在曙色之中。這一聯好象專寫夜空,實則關合夜宴。由于主賓雙方不愿分離,遂使宴會從夜晚延續到拂曉,時間在悄悄逝去,月亮已隱沒到高樹之后,銀河也消失在曙色之中了,人卻沒有散去。通過飲宴之長,暗示別情之深,這種以景襯情的含蓄手法,比正面抒寫離情更加耐人尋味。

  篇末以“悠悠洛陽道,此會在何年”的問句作結。悠悠,遙遠,洛陽道,通往洛陽的路。這兩句說;此去洛陽的道路十分遙遠,這一分手,誰能預期到何年何月才能見面呢?這個結尾,感情真摯,語言質樸,具有沉郁厚重之美。全詩因反復渲染離情而帶上了一層淡淡的愁緒。但作者此行本是為了政治事業,在《春夜別友人》的第二首中,他就自豪地向友人宣告:“懷君欲何贈?愿上大臣書。”他對友人,沒有什么世俗禮品可贈,只愿他們理解和支持自己的這次遠行。由于有這樣的思想基礎,因而詩篇雖略有感傷色彩,但基調卻高昂明快,并不給人以任何低徊悲抑之感。


【賞析五】

  陳子昂(約659——約700),梓州射洪(今四川射洪縣)人,字伯玉。唐代詩人,初唐詩文革新人物之一。因曾任右拾遺,后世稱陳拾遺。青少年時輕財好施,慷慨任俠。24歲舉進士,以上書論政得到武則天重視,授麟臺正字。后升右拾遺,直言敢諫。曾因“逆黨”反對武后而株連下獄。在26歲、36歲時兩次從軍邊塞,對邊防頗有些遠見。38歲(圣歷元年698)時,因父老解官回鄉,不久父死。居喪期間,權臣武三思指使射洪縣令段簡羅織罪名,加以迫害,冤死獄中。其存詩共100多首,其詩風骨崢嶸,寓意深遠,蒼勁有力。其中最有代表性的有組詩《感遇》38首,《薊丘覽古》7首和《登幽州臺歌》、《登澤州城北樓宴》等。

“匈奴猶未滅,魏絳復從戎。”陳子昂《送魏大從軍》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匈奴猶未滅,魏絳復從戎。

  悵別三河道,言追六郡雄。

  雁山橫代北,狐塞接云中。

  勿使燕然上,惟留漢將功。


【賞析一】

  這是一首贈別詩,出征者是陳子昂的友人魏大(姓魏,在兄弟中排行第一,故稱)。此詩不落一般送別詩纏綿于兒女情長、凄苦悲切的窠臼,從大處著眼,激勵出征者立功沙場,并抒發了作者的慷慨壯志。


【賞析二】

  全詩一氣呵成,充滿了奮發向上的精神,表現出詩人“感時思報國,拔劍起蒿萊”(《感遇》詩之三十五)的思想情操。感情豪放激揚,語氣慷慨悲壯,英氣逼人,讀來如聞戰鼓,有氣壯山河之勢。


【賞析三】

  首二句“匈奴猶未滅,魏絳復從戎”,讀來震撼人心。借此,我們可以清楚地意識到邊境上軍情的緊急,也可以感覺到詩人激烈跳動的脈搏。首句暗用漢代威鎮敵膽的驃騎將軍霍去病“匈奴未滅,無以家為”的典故,抒發了以天下為己任的豪情。此處“匈奴”二字,是以漢代唐,借指當時進犯邊境的少數民族統治集團。詩人又把春秋時曾以和戎政策消除了晉國邊患的魏絳比作魏大,變“和戎”為“從戎”,典故活用,鮮明地表示出詩人對這次戰爭的看法,同時也從側面說明,魏大從戎,是御邊保國的壯舉。

  三四兩句中,“三河道”點出送別的地點。古稱河東、河內、河南為三河,大致指黃河流域中段平原地區。《史記·貨殖列傳》說:“夫三河在天下之中,若鼎足,王者所更居也”,此處概指在都城長安送客的地方。“六郡”,指金城、隴西、天水、安定、北地、上郡。“六郡雄”,原指上述地方的豪杰,這里專指西漢時在邊地立過功的趙充國。兩句的旨意是:與友人分別于繁華皇都,彼此心里總不免有些悵惘;但為國效力,責無旁貸,兩人執手相約:要象漢代名將、號稱六郡雄杰的趙充國那樣去馳騁沙場,殺敵立功。此二句雖有惆悵之感,而氣概卻是十分雄壯的。

  “雁山橫代北,狐塞接云中。”這兩句是寫魏大從軍所往之地。一個“橫”字,寫出雁門山地理位置之重要,它橫亙在代州北面;一個“接”字,既逼真地描繪出飛狐塞的險峻,又點明飛狐塞是遙接云中郡,連成一片的。它們組成了中原地區(三河道)的天然屏障。此處的景物并不在眼前,而是在詩人的想象之中,它可以是實寫,也可以是虛寫。地理位置的重要,山隘的險峻,暗示魏大此行責任之重大。這就為結句作了鋪墊。

  因此,“勿使燕然上,惟留漢將功”二句作結,便如瓜熟蒂落,極其自然。此處運用的典故,說的是東漢時的車騎將軍竇憲,他曾經以卓越的戰功,大破匈奴北單于,又乘勝追擊,登上燕然山(今蒙古人民共和國境內的杭愛山),刻石紀功而還。作者又一次激勵友人希望他揚名塞外,不要使燕然山上只留漢將功績,也要有我大唐將士的赫赫戰功。這在語意上,又和開頭二句遙相呼應。


【賞析四】

  說起初唐詩人陳子昂,人們往往會想起《登幽州臺歌》這首以慷慨悲涼的調子表現詩人失意的境遇、寂寞苦悶的情懷,語言蒼勁奔放、富有感染力的短詩。其實,作為一位邊塞詩人,陳子昂的詩作大多風格雄渾、意境闊大。《送魏大從軍》是一首贈別詩,該詩不落一般送別詩纏綿于兒女情長、凄苦悲切的窠臼,從大處著眼,激勵出征者立功沙場,并抒發了作者的慷慨壯志。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該詩在用典上極有特色。懂得詩人怎樣化用前人詩文,是理解這首贈別詩的關鍵。


【賞析五】

  陳子昂借用四個歷史上的抗敵名將來比喻魏大,以此激勵友人,更表現了詩人自己一片忠心報國的情懷,因此全詩的格調才會如此慷慨激昂。同時詩人在使用四個典故時注意變化,將歷史人物、眼前景物和臨別情懷完全交融在一起,又表現出作者純熟的技藝。難怪韓愈高度評價說:“國(唐)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

  

“南登碣石館,遙望黃金臺。”陳子昂《燕昭王》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南登碣石館, 遙望黃金臺。

  丘陵盡喬木, 昭王安在哉?

  霸圖今已矣, 驅馬復歸來。


【譯文】

  從南面登上碣石宮,望向遠處的黃金臺。丘陵上已滿是喬木,燕昭王到哪里去了?宏圖霸業今已不再,我也只好騎馬歸營。


【賞析一】

  這篇覽古之詩,一無藻飾詞語,頗富英豪被抑之氣,讀來令人喟然生慨。杜甫說:“國朝盛文章,子昂始高蹈。”

  胡應麟《詩藪》說:“唐初承襲梁隋,陳子昂獨開古雅之源。”陳子昂的這類詩歌,有“獨開古雅”之功,有“始高蹈”的特殊地位。


【賞析二】

  這詩乍讀平淡無奇,細想卻含蘊深廣。

  萬歲通天二年(697),武后派建安郡王武攸宜北征契丹,陳子昂隨軍參謀。武攸宜出身親貴,全然不曉軍事。陳子昂屢獻奇計,不被理睬,剴切陳詞,反遭貶斥,徙署軍曹。作者有感于燕昭王招賢振興燕國的故事,寫下了這首詩歌。燕昭王,是戰國時燕國的君主。公元前三一二年執政后,廣招賢士,使原來國勢衰敗的燕國逐漸強大起來,并且打敗了當時的強國──齊國。


【賞析三】

  “南登碣石館,遙望黃金臺”。碣石館,即碣石宮。燕昭王時,梁人鄒衍入燕,昭王筑碣石宮親師事之。“黃金臺”也是燕昭王所筑。昭王置金于臺上,在此延請天下奇士。未幾,召來了樂毅等賢豪之士,昭王親為推轂,國勢驟盛。以后,樂毅麾軍伐齊,連克齊城七十余座,使齊幾乎滅亡。詩人寫兩處古跡,集中地表現了燕昭王求賢若渴禮賢下士的明主風度。從“登”和“望”兩個動作中,可知詩人對古人何等向往!當然,這里并不是單純地發思古之幽情,詩人如此強烈地推崇古人,是因為深深地感到現今世路的坎坷,其中有著深沉的自我感慨。

  次二句:“丘陵盡喬木,昭王安在哉?”抒發了世事滄桑的感喟。詩人遙望黃金臺,只見起伏不平的丘陵上長滿了喬木,當年置金的臺已不見,燕昭王到哪里去了呢?這表面上全是實景描寫,但卻寄托著詩人對現實的不滿。為什么樂毅事魏,未見奇功,在燕國卻做出了驚天動地的業績呢?道理很簡單,是因為燕昭王知人善任。因此,這兩句明謂不見“昭王”,實是詩人以樂毅自比而發的牢騷,也是感慨自己生不逢時,英雄無用武之地。作品雖為武攸宜“輕無將略”而發,但詩中卻將其置于不屑一顧的地位,從而更顯示了詩人的豪氣雄風。作品最后以吊古傷今作結:“霸圖今已矣,驅馬復歸來。”詩人作此詩的前一年,契丹攻陷營州,并威脅檀州諸郡,而朝廷派來征戰的將領卻如此昏庸,這怎么不叫人為國運而擔憂?因而詩人只好感慨“霸圖”難再,國事日非了。同時,面對危局,詩人的安邦經世之策又不被納用,反遭武攸宜的壓抑,更使人感到前路茫茫。“已矣”二字,感慨至深。這“驅馬歸來”,表面是寫覽古歸營,實際上也暗示了歸隱之意。神功元年(697),唐結束了對契丹的戰爭,此后不久,詩人也就解官歸里了。


【賞析四】

  陳子昂(661—702 ),字伯玉,梓州射洪(今四川射洪西北)人。年少時就富于浪漫的豪俠性格。武則天光宅元年(684 )舉進士,因上《大周受命頌》受武則天賞識,拜麟臺正字,后遷右拾遺。陳子昂敢于針砭時弊, 不避權貴。萬歲通天元年(696)隨從武攸宜征伐契丹。后因痛感自己的政治抱負和許多進步主張不能實現,便于圣歷初(698)辭官返鄉。武三思縣令段簡誣陷他,因此入獄,后憂憤而死。終年僅四十二歲。


【賞析五】

  陳子昂為初唐后期才智志向過人的詩人,在詩歌的理論與創作上都表現出大膽的創新精神。他于詩標舉漢魏風骨,強調風雅比興,反對形式主義的齊梁詩風。

  他是倡導唐代詩歌革新的先驅,對唐詩發展影響很大。他的散文取法古代,摒棄浮艷之風,反對駢文,獨具清峻的風格。著有《陳伯玉集》。

“野戍荒煙斷,深山古木平。”陳子昂《晚次樂鄉縣》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故鄉杳無際, 日暮且孤征。

  川原迷舊國, 道路入邊城。

  野戍荒煙斷, 深山古木平。

  如何此時恨, 噭噭夜猿鳴。


【譯文】

  故鄉已經遙遠的看不到邊際,太陽西垂暮色來臨時,我一個人在征途。(這里的)山川原野使我迷失了故鄉,(一個人走的)道路終于進入邊遠的小城。

  城外戍樓上的縷縷荒煙已(在視野中)消失,深山上的林木看上去也模糊一片

  為何此時心中充滿無限惆悵,(只聽見)猿猴在夜色里嗷嗷的鳴叫。


【賞析一】

  全詩緊扣詩題中“晚”來行文。由“日暮”時分,一直到“夜”深,詩人寫征途所見,“川原迷”“荒煙斷”“古木平”都突出傍晚時分光線漸暗,視野模糊的特點,同時營造出凄涼孤寂的氛圍,靜中有情。

  尾聯借寂靜的深夜,猿猴一聲聲凄厲的啼鳴,來抒發詩人漂泊異鄉的愁怨。


【賞析二】

  《晚次樂鄉縣》是唐代詩人陳子昂由蜀入楚途中所作。首聯寫故鄉已逝而孤征未止,已作鄉思伏筆;頷聯以“迷”、“入”二字點明身在異鄉之處境;頸聯寫異鄉日暮之景,并以荒冷氛圍進而逗生鄉愁;尾聯先以此恨如何設問,旋又以夜猿長鳴而結,使鄉思旅愁更為凄婉悠長,質樸的情思也就具有了無窮韻味。陳子昂的詩,大多以素淡的筆墨抒寫真情實感,質樸明朗,蒼涼激越。

  而這首五律,無論從結構的嚴謹或情韻的悠長上說,都在陳詩中別具一格。


【賞析三】

  詩題中的樂鄉縣,唐時屬山南道襄州,故城在今湖北荊門北九十里。從詩中所寫情況看來,本篇是詩人從故鄉蜀地東行,途經樂鄉縣時所作。“次”是停留的意思。

  首聯說,故鄉早已在遠方消失,暮色蒼茫之中自己還在孤獨地行進著。“杳”,遙遠。詩人從“故鄉”落筆,以“日暮”相承,為全詩定下了抒寫“日暮鄉關何處是”(崔顥《黃鶴樓》)的傷感情調。首句中的“杳無際”,聯系著回頭望的動作,雖用賦體,卻出于深情。次句以“孤征”承“日暮”,日暮時還在趕路,本已夠凄苦的了,何況又是獨自一人,更是倍覺凄涼。以下各聯層層剝進,用淡筆寫出極濃的鄉愁。

  第三句承第一句,第四句承第二句,把異鄉孤征的感覺寫得更具體。三句中的“舊國”,即首句中的“故鄉”。故鄉看不到了,眼前所見河流、平原無不是陌生的景象,因而行之若迷。四句中的“邊城”,意為邊遠之城。樂鄉縣在先秦時屬楚,對中原說來是邊遠之地。“道路”即二句中的“孤征”之路,暮靄之中終于來到了樂鄉城內。

  接著,詩人又放眼四圍:入城前見到過的野外戍樓上的縷縷荒煙,這時已在視野中消失;深山上參差不齊的林木,看上去也模糊一片。以“煙斷”、“木平”寫夜色的濃重,極為逼真。煙非自斷,而是被夜色遮斷;木非真平,而是被夜色蕩平。尤其是一個“平”字,用得出神入化。蕭梁時鐘嶸論詩,有所謂“自然英旨”的說法(見《詩品序》)。“平”字用得既巧密又渾成,可以說是深得自然英旨的詩家妙筆。頸聯這兩句的精彩處還在于,在寫景的同時,又將詩人的鄉愁剝進了一層。“野戍荒煙”與“深山古木”,原是孤征道路上的一點可憐的安慰,這時就要全部被夜色所吞沒,不用說,隨著夜的降臨,詩人的鄉情也愈來愈濃重了。

  寫完以上六句,詩人還一直沒有明白說出自己的感情。但當他面對寂寥夜幕時,隱忍已久的感情再也無法控制。一個抒情性的設問句“如何此時恨”,便在感情波濤的推掀下,從滿溢著的心湖中自然地汩汩流出。詩人覺得,最使他動情的,無過于深山密林中傳來的一聲又一聲猿鳴的“噭噭(jiào叫)”聲了。詩人自問自答,將蕩開的筆墨收攏,瀉情入景,以景寫情,寫出了情景交融的末一句。入暮以后漸入靜境,啼聲必然清亮而凄婉,這就使詩意更為深長悠遠,抒發了無盡的鄉思之愁。從全詩藝術形象來看,前面六句訴諸視覺,最后這一句則訴諸聽覺,在畫面之外復又響起聲音,從而使質樸的形象蘊有無窮的意味。前面說到,這首詩情韻悠長,正是表現在這寓情于景、以聲音作結的末一句中。需要順便指出的是,末一句詩出于南朝沈約的《石塘瀨聽猿》詩,字面全同,而所寫情景各異。由于陳子昂用人若己,妙過前人,因而這一詩句得以廣為流傳,沈約的原詩反倒少為人知了。


【賞析四】

  縱觀全詩結構,是以時間為線索串連起來的。第二句的“日暮”,是時間的開始;中間“煙斷”“木平”的描寫,說明夜色漸濃;至末句,直接拈出“夜”字結束全詩。通篇又可以分成寫景與抒情兩個部分,前六句寫景,末兩句抒情。詩人根據抒情的需要取景入詩,又在寫景的基礎上進行抒情,所以彼此銜接,自然密合。

  再次,第七句插入一個設問句式,使詩作結構獲得了開合動蕩之美,嚴謹之中又有流動變化之趣。最后,以答句作結,粗粗看來,只是近承上一問句,再加推敲,又可發現,句中的“噭噭”“猿鳴”遠應前一句的“深山古木”,“夜”字關合篇首“日暮”,“夜猿鳴”的意境又與篇首的日暮鄉情遙相呼應。句句溝通,字字關聯,嚴而不死,活而不亂。


【賞析五】

  此詩筆法細膩,結構完整,由于采用寓情于景的手法,又有含而不露的特點。

  這些,與筆法粗獷并與直抒見長的《登幽州臺歌》比較起來,自然是大相徑庭的。但也由此使我們能夠比較全面地窺見詩人豐富的個性與多方面的藝術才能。

“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陳子昂《登幽州臺歌》全詩翻譯賞析

【原文】

  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

  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淚下。


【譯文】

  見不到往昔招賢的英王,

  看不到后世求才的明君。

  想到歷史上的那些事無限渺遠,我深感人生無奈,

  獨自憑吊,我眼淚縱橫凄惻悲愁!


【賞析一】

  先介紹一下此詩創作的背景,當時陳子昂隨武攸宜討伐契丹,屢出奇計而不被采納,故登臺悲歌。

  相信各位讀者讀到這首詩,都有很深的感觸。整首詩雖然寥寥二十來字,但氣勢雄偉悲愴,能給人帶來強烈的共鳴,內心深處的共鳴。深層次挖掘一下,我覺得表達了個人的孤獨感及整個人生價值的空沒感。

  先看前兩句,“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此時此刻,只有我獨立高臺,往前看,沒有古時的賢人能給予指點,往后看,沒有后進之輩給予支持。只有我一個人在奮斗拼搏,太孤獨,太凄涼。回想我們現實的生活中的狀況,何嘗不是這樣呢?每個人都要靠自己來走好腳下的每步路,沒有誰能真正的幫助你,即使是你的家人和最好的朋友。有時候想想,自己確實很孤獨,周國平說人人其實都是孤兒,人人都是孤獨的。當你真正遇到重大災難的時候,沒有人能保護你,一切都得靠自己。而且這個世界也沒有一個人能真正的了解另外一個人,真正的深入到另一個人的內心深處。

  再看后兩句,“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這兩句更加雄偉,境界上升到了另外一個層次。個人與天地相比,作者不由愴然而淚下。中國古文化講究人與自然界的和諧統一,認為人道只是初級的,低下的,而天道是至上的。宇宙茫茫,天地幽幽,個人與天地、與宇宙相比顯得多么的渺小。即使你個人在人群中卓越不凡,自己內心深處還洋洋得意,很有成就感,但又如何呢?當你遠離喧囂的人群,站在大江東去的長江邊上,你是不是想到了孔子的名言“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呢?有沒有想到《春江花月夜》里的名句“江畔何人初見月,江月何年初照人。人生代代無窮己,江月年年只相似。不知江月待何人,但見長江送流水”呢?原來自己所忙碌的是不是正確的呢?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自己到底有沒有追求過內心深處的不變的東西。


【賞析二】

  《登幽州臺歌》這首短詩,深刻地表現了詩人懷才不遇、寂寞無聊的情緒。語言蒼勁奔放,富有感染力,成為歷來傳誦的名篇。

  “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這里的古人是指古代那些能夠禮賢下士的賢明君主。但是,像燕昭王那樣前代的賢君既不復可見,后來的賢明之主也來不及見到,自己真是生不逢時;當登臺遠眺時,只見茫茫宇宙,天長地久,不禁感到孤單寂寞,悲從中來,愴然流淚了。這首詩以慷慨悲涼的調子,表現了詩人失意的境遇和寂寞苦悶的情懷。這種悲哀常常為舊社會許多懷才不遇的人士所共有,因而獲得廣泛的共鳴。

  這首詩沒有對幽州臺作一字描寫,而只是登臺的感慨,卻成為千古名篇。全詩語言奔放,富有感染力,雖然只有短短四句,卻在人們面前展現了一幅境界雄渾,浩瀚空曠的藝術畫面。詩的前三句粗筆勾勒,以浩茫寬廣的宇宙天地和滄桑易變的古今人事作為深邃、壯美的背景加以襯托。第四句飽蘸感情,凌空一筆,使抒情主人公——詩人慷慨悲壯的自我形象站到了畫面的主位上,畫面頓時神韻飛動,光彩照人。從結構脈絡上說,前兩句是俯仰古今,寫出時間的綿長;第三句登樓眺望,寫空間的遼闊無限;第四句寫詩人孤單悲苦。


【賞析三】

  一個“念”字,表現了詩人包括宇宙古今、寬廣無垠的精神境界;一個“獨”字,又渲染了詩人心中不可名狀的孤獨悲涼之感。

  這首詩通過抒發詩人登樓遠眺、憑今吊古所引起的無限感慨,深刻地揭示了封建社會中正直、多才而遭遇困厄的知識分子遭受壓抑的境遇,表達了他們在理想破滅時孤寂郁悶的心情,具有深刻的典型社會意義。

  這首詩歌風格明朗剛健,是具有“漢魏風骨”的唐代詩歌的先驅之作,對掃除齊梁浮艷纖弱的形式主義詩風具有拓疆開路之功。在藝術上,其意境雄渾、視野開闊,使得詩人的自我形象更加鮮亮感人。雖然只有短短四句,卻在我們面前展現了一幅境界雄渾、浩瀚空曠的藝術畫面:樓臺高聳,詩人獨立,臨風遠眺,面對雄偉壯麗的祖國山川,激情滿懷,思緒萬千。詩的前三句粗筆勾勒,以浩茫寬廣的宇宙天地和滄桑易變的古今人事作為深邃壯美的背景加以襯托,第四句飽蘸感情,凌空一筆,使抒情主人公—— 詩人慷慨悲壯的自我形象站到了畫面的主位,畫面頓時神韻飛動、光彩照人。念這首詩,我們會深刻地感受到一種倉涼悲壯的氣氛,面前仿佛出現了一幅北方原野的蒼茫廣闊的圖景,而在這個圖景面前,兀立著一位胸懷大志卻因報國無門而感到孤獨悲傷的詩人形象,因而深深為之激動。


【賞析四】

  陳子昂最負盛名的作品,是他的《登幽州臺歌》。該詩是他隨建安王武攸宜東征時所作。由于武攸宜的輕率和無能,致使東征軍前軍陷沒,陳子昂兩次進諫,并自告奮勇,“乞分麾下兩萬人以為前驅”,結果武攸宜惱羞成怒,反將他貶為軍曹。陳子昂滿懷悲憤,“因登薊北樓,感昔樂生、燕昭之事,賦詩數首,乃泫然  流涕而歌曰:‘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念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

  該詩的審美內涵十分豐富,作者的孤獨與悲憤在詩中強烈地反射出來。詩中盡管沒有提到什么具體環境,卻創造一種遼闊幽遠、空曠蒼茫的意境。“前不見古人,后不見來者。”表現了主人公在時間上的孤獨,無論在前朝,還是后代,都無與我相知的人。“念天地之悠悠,獨滄然而涕下。”表現了主人公在空間上的孤獨,縱有天地之闊,依然沒有能與我相知之人。于是,在時間仿佛凝固的、寥闊無限的大地上,寂寞地站著一位詩人,感嘆著滄涼與孤獨,潸然淚下。這是一種絕對的孤獨,是時間和空間的交匯處一個孤獨的點,這個點以浩瀚的天宇和滄茫的原野的渾然交融為背景,無限遼闊且滄涼。

  人是孤獨的,能面對孤獨的人的內心是充實的,狂歡放縱是對孤獨的逃避與慌張。面對孤獨會體悟到人生的另一種真諦:超然物外,敢問蒼天。人的尊嚴不是身居高官要職的顯赫,也不是名利雙收后他人的青眼,人的尊嚴是孤獨地展現自我。

  在天地無窮而人生有限的悲歌中,回蕩著目空一切的孤傲之氣,形成反差強烈的情感跌宕。自悠悠天地而言,將與英雄業績同其長久;而自己人生有限,一旦抱負落空,只能空留遺憾而已,于是產生了愴然涕下的巨大悲哀。這種一己的悲哀里,蘊涵著風氣之先的偉大孤獨感,透露出英雄無用武之地、撫劍四顧茫茫而慷慨悲歌的豪俠氣概。

  陳子昂感念天地,愴然涕下,他的背景浩瀚遼遠,這使得陳子昂給人一個并非一般意義上的文人形象,其大氣超然,更象一個仰天長嘆的孤獨的英雄。


【賞析五】

  公元696年,契丹攻陷了營州,陳子昂奉命出征,帶兵的將領是個草包,接連打了幾次敗仗,陳子昂提了很多建議,也未被采納,眼看著報國的良策無法實現。

  有一天他登上了幽州臺,想起了戰國時廣招天下的燕昭王,悲憤之極,寫下了這首《登幽州臺歌》。詩人俯仰古今,深感人生短暫,宇宙無限,不覺中流下熱淚。這是詩人空懷抱國為民之心不得施展的吶喊。細細讀來,悲壯蒼涼之氣油然而生,而長短不齊的句法,抑揚變化的音節,更增添了藝術感染力。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英魂之刃we峰 一分彩大小单双玩法说明 双色球复式胆拖投注表 买幸运28的方法 北京pk赛车开奖历史 高博电子娱乐 八人牛牛名牌抢庄技巧 福彩3d走势图彩经网 彩发发时时彩软件 不限ip注册优惠体验金 复式投注价目表 注册送38彩金满100提 重庆组选包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