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魂之刃we峰
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詩詞大全 » 正文

李頎的詩詞_李頎的詩詞翻譯_李頎的詩詞賞析

發布時間:2019-05-23     瀏覽次數:0
“主人有酒歡今夕,請奏鳴琴廣陵客。”李頎《琴歌》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主人有酒歡今夕,請奏鳴琴廣陵客。

  月照城頭烏半飛,霜凄萬樹風入衣。

  銅爐華燭燭增輝,初彈淥水后楚妃。

  一聲已動物皆靜,四座無言星欲稀。

  清淮奉使千馀里,敢告云山從此始。


【譯文】

  主人安排好了酒宴,請大家歡度今宵的時光。那位擅長琴藝的人,就要把鳴弦撥響。明月高照城頭,棲息的烏鴉半被驚飛。寒露凄冷草木凋零,秋風吹來寒沁人衣。堂上的銅爐生起融融炭火,華燭高燒增添了宴會的歡欣。那客人彈完著名的《淥水》,又彈了一曲美妙的《楚妃》。琴聲一響萬簌立刻歸于寂靜,大家屏息凝神,直聽到夜半星稀。我離鄉千里來到這淮北之地,琴聲引動我的鄉情,真想從此辭官歸去。


【賞析一】

  這首詩是詩人奉命出使清淮時,在友人餞別宴會上聽琴后所作。詩以酒詠琴,以琴醉人;聞琴懷鄉,期望歸隱。首二句以飲酒陪起彈琴;三、四句寫未彈時的夜景:月明星稀,烏鵲半飛,冷風吹衣,萬木肅煞。五、六句寫初彈情景;銅爐香繞,華燭齊輝,初彈《淥水》,后彈《楚妃》。七、八句寫琴歌動人;一聲撥出,萬籟俱寂,星星隱去,四座無言。后兩句寫聽琴聲之后,忽起鄉思:客去清淮,離家萬里,歸隱云山,此夜之思。全詩寫時,寫景,寫琴,寫人,步步深入,環環入扣,章法整齊,層次分明。描摹琴聲,重于反襯,使琴聲越發高妙、更加動人。


【賞析二】

  全詩寫時、寫景、寫琴、寫情,有條不紊,收放自然,“圓如貫珠”(《國雅品》卷二)。這首詩最值得賞玩的應該是詩人多方映襯、動靜結合,虛實相生的表現手法。誠如《詩筏》所言:“只第二句點出‘琴’字,其余滿篇霜月風星,烏飛樹響,銅爐華燭,清淮云山,無端點綴,無一字及琴,卻無非琴聲,移在箏笛琵琶觱篥不得也。”詩人通過營造意境、渲染氣氛、刻畫心理,生動形象地表現了琴歌之美。


【賞析三】

  唐詩中有不少涉及音樂的作品,其中寫聽琴的詩作尤多,往借詠琴而言志,或借寫聽琴而抒情。李頎的《琴歌》就是這樣的作品,它是詩人奉命出使清淮時,在友人餞別宴席上聽琴后所作。

  首二句交代聽琴的場合、時間、緣起以及演奏者。因酒興而鳴琴,可見其心情之暢達自適。著一“歡”字,渲染了賓主之間推杯換盞、其樂融融的熱鬧氣氛。“鳴琴”二字點題,提挈全篇。

  三、四句轉折一筆,不寫演奏,而寫夜景,描繪了一幅凄神寒骨、悄愴幽邃的深秋月色圖:月光如水傾瀉在靜默的城垣上,不時有烏鵲驚飛;銀霜滿樹,木葉蕭蕭,寒風吹衣,一派凄冷肅殺之氣。與前兩句所傳達的歡快融洽之情相比,這兩句則低沉壓抑,這是以哀景反襯樂情,即便秋氣凜然,但有酒有琴有知己就足以抵擋了。同時,它為下文寫彈琴作了鋪墊。

  五、六句寫初彈情景。“銅爐華燭燭增輝”這一句是陪襯,扣合首句“歡今夕”三字,表明酒宴已入高潮。銅爐熏染檀香,華燭閃爍生輝,在莊嚴華麗的氣氛中,廣陵客登場獻藝,格外引人注目。“初彈淥水后楚妃”,這一筆是直寫,交代演奏者所彈之曲的名稱,暗含其意。《淥水》是著名的古琴曲,此曲清空淡雅。杜甫《淥水曲》說“浩歌《淥水曲》,清絕聽者愁”,白居易《聽彈古淥水》中說“聞君古淥水,使我心和平。欲識慢流意,為聽疏泛聲。西窗竹陰下,竟日有余清”;這些都表明此曲有清心怡情之效。 “楚妃”,也是一首當時廣為流傳的名曲,屬于深情綿邈之曲。

  七、八句從聽者反應的角度寫演奏者的高超技巧。一聲琴弦撥動,頓時萬籟俱寂,滿座為之陶然沉醉。“皆靜”二字形象地寫出人們徹耳聆聽琴歌的專注著迷的神態。愈是言其靜,就愈突出琴音樂勾魂奪魄的心靈穿透力,就愈烘托出“廣陵客”出神入化的演奏技巧。在這曼妙琴音的洗滌下,人們似乎忘記了塵世的酸辛,漠然了黑夜的漫長。蒼茫的高天之上,星子越來越少,天將放白,他們還沉浸在優美的旋律中,恍然自失。良友佳朋相聚總是太短暫了,徜徉在琴歌中,這一夜是過得很快。“欲稀”二字巧妙地點明了演奏時間的持續,也照應了首句中的“歡”字,并為下文的直抒胸臆埋下伏筆。

  末尾兩句寫自己的感觸。詩人奉命出使清淮,別宴上縷縷琴音不禁牽動了他的無限鄉思。想到自己離家萬里,不知何日能還鄉,他必會暗自潸然垂淚。人生如白駒過隙,就不要如此奔波辛苦了,也許仕途之累使他深感厭倦了,他萌生了一種強烈的愿望——歸隱。“敢告云山從此始?”這個反問句是詩人的內心獨白,也是他聽了琴歌之后所得的人生啟悟。詩人曾在《不調歸東川別業》中說:“漸無匹夫志,悔與名山辭;紱冕謝知已,林園多后時。”《唐才子傳》中說李頎“性疏簡,厭薄世務”。性格疏放超脫的他,耐不得住官場的名韁利索的羈絆,爾虞我詐的算計,還不如這樣約三五知己飲酒鳴琴似閑云野鶴般的生活來得逍遙自在。


【賞析四】

  此詩是詩人奉命出使清淮時,在友人餞別宴會上聽琴后所作。詩以酒詠琴,以琴醉人;聞琴懷鄉,期望歸隱。

  這是一首聽琴的歌,寫了聽琴時被音樂所陶醉的感受,并由此而動了歸隱的念頭,覺得要去赴任是一種精神上的負擔。既入仕途,又向往在詩酒和音樂聲中怡然自得,表明了舊時代文人大都有的矛盾心情。


【賞析五】

  這首詩通過對美妙琴音的贊嘆,從而引起自己歸隱的情思。作者把“奉使”和“云山”對舉,顯然是對仕途的不滿。在描繪琴音效果上,此詩最大的特色就是借助環境描寫,進行側面烘托,從而在動靜形和室外的烏鴉紛飛、霜摧萬木的悲凄景狀進行鮮明對比,在極不協調的畫面構置中,寄寓隱隱的憂情。他在另一首《不調歸東川別業》詩中,一再表示:“慚無匹夫志,悔與名山辭。紱冕謝知已,林園多后的”,急欲棄官歸隱,都說明了他“厭薄世務”的人生態度。

“男兒事長征,少小幽燕客。”李頎《古意》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男兒事長征,少小幽燕客。

  賭勝馬蹄下,由來輕七尺。

  殺人莫敢前,須如猬毛磔。

  黃云隴底白云飛,未得報恩不能歸。

  遼東小婦年十五,慣彈琵琶解歌舞。

  今為羌笛出塞聲,使我三軍淚如雨。


【譯文】

  男子漢當以國事為重,從軍遠征,從小就在幽燕縱橫馳騁。

  經常與人在馬上比試勝負,從不珍惜七尺身軀。

  奮勇搏殺,沒人敢上前招應;氣宇軒昂,臉上的胡子像刺猬的毛叢生。

  隴下黃沙彌漫,上面白云飄飛,未報朝廷恩情怎能輕易言歸。

  遼東少婦年方十五,她彈熟了琵琶能歌善舞。

  今日用羌笛吹一支出塞樂曲,感動得全軍將士淚下如雨。


【賞析一】

  全詩十二句,奔騰頓挫而又飄揚含茹。首起六句,一氣貫注,到須如蝟毛磔“一句頓住,”黃云隴底白云飛“一句忽然飄宕開去,”未得報恩不得歸“一句,又是一個頓挫。以下擲筆凌空,忽現遼東小婦,一連兩句似與上文全無干涉,”今為羌笛出塞聲“一句用”今“字點醒,”羌笛“、”出塞“又與上文的”幽燕“、”遼東“呼應。最后用”使我三軍淚如雨“一句總結,把首句的少年男兒包涵在內,挽住上面的突接,全首血脈豁然貫通。寥寥短章之中,能有這樣尺幅千里之勢,這在李頎以前的七言古詩中是沒有的。


【賞析二】

  詩題為”古意“,標明是一首擬古詩。首六句寫戍邊豪俠的風流瀟灑,勇猛剛 烈。后六句寫見得白云,聞得羌笛,頓覺故鄉渺遠,不免懷思落淚。離別之情,征戰 之苦,躍然紙上。語言含蓄頓挫,血脈豁然貫通,跌宕起伏,情韻并茂。


【賞析三】

  此詩題為”古意“,標明是一首擬古詩。開始六句,把一個在邊疆從軍的男兒描寫得神形畢肖,栩栩如生,活躍在讀者眼前。第一句”男兒“兩字先給讀者一個大丈夫的印象。第二句”少小幽燕客“,交代從事長征的男兒是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的幽燕一帶人,為下面描寫他的剛勇獷悍張本。這兩句總領以下四句。他在馬蹄之下與伙伴們打賭比輸贏,從來就不把七尺之軀看得那么重,所以一上戰場就奮勇殺敵,殺得敵人不敢向前。”賭勝馬蹄下,由來輕七尺,殺人莫敢前“,這三句把男兒的氣概表現得淋漓盡致。這樣一個男兒,誰都想見識見識吧!可是詩不可能如畫那樣,通體寫出,只能抓特征。于是抓住胡須來描繪。然而三綹五綹長須,不但年齡不符合,而且風度也太飄逸了,因此詩人塑造了短須的形象。”須如蝟毛磔“五字,寫出須又短、又多、又硬的特征,那才顯出他勇猛剛烈的氣概和殺敵時須蝟怒張的神氣,簡潔、鮮明而有力地突出了這一從軍塞上的男兒的形象。這里為了與詩情協調,詩人采用簡短的五言句和短促扎實的入聲韻,加強了詩歌的藝術效果。

  接下去,詩人又用”黃云隴底白云飛“一句替詩的主人公布置了一幅背景。閉目一想,一個虬髯男兒,胯下是高頭戰馬,手中是雪亮單刀,背后是遼闊的原野,昏黃的云天,這氣象是何等的雄偉莽蒼。但這一句的妙處,還不僅如此。塞上多風沙,沙卷入云,所以云色是發黃的,而內地的云則是純白的。這一句中黃云白云表面似乎在寫景,實則兩兩對照,寓情于景,寫得極為精細。開首六句寫這男兒純是粗線條、硬作風,可是這遠征邊塞的男兒,難道竟無一些思鄉之念嗎?且看男兒在向前看一看那隴上黃云之后,也還不免回首一望故鄉。故鄉何在?但見一片白云,于是不能不引起思鄉之感。這一層意思,詩人以最精煉最含蓄的手法,表達在文字的空隙中,于無文字處見功夫。但如果接下去,寫思鄉念切,急于求歸,那又不象是這樣一個男兒的身份了,所以在這欲吐不吐、欲轉不轉之際,用”未得報恩不得歸“七個字一筆拉轉,說明這一男兒雖未免偶爾思鄉,但因為還沒有報答國恩,所以也就堅決不想回去。這兩個”得“字,都發自男兒內心,連用在一句之中,更顯出他斬釘截鐵的決心,同時又有意無意地與上句的連用兩個”云“字相互映帶。前六句節奏短促,寫這兩句時,景中含有情韻,所以詩人在這里改用了七言句,又換了平聲韻中調門低、尾聲飄的五微韻。但由于第八句中意旨還是堅決的,所以插用兩個入聲的”得“字,使悠揚之中,還有凜烈的勁道。

  一般想法,再寫下去,該是根據”未得報恩不得歸“而加以發揮了。然而,出乎意外,突然出現了一個年僅十五的”遼東小婦“,面貌身段不必寫,人們從她的妙齡和”慣彈琵琶能歌舞“,自可想象得出。隨著”遼東小婦“的出場,又給人們帶來了動人的”羌笛出塞聲“。前十句,有人物,有布景,有色彩,而沒有聲音:”今為羌笛出塞聲“這一句,少婦吹出了笛聲,于是乎全詩就有聲有色。”羌笛“是邊疆上的樂器,”出塞“又是邊疆上的樂調,與上文的”幽燕“、”遼東“貫串在一起。這笛聲是那樣的哀怨、悲涼,勾起征人思鄉的無限情思,聽了這一曲,不由”使我三軍淚如雨“了。這里,詩人實際上要寫這一個少年男兒的落淚,可是這樣一個硬漢,哪有一聽少婦羌笛就會激動的道理?所以詩人不從正面寫這個男兒的落淚,而寫三軍將士落淚,非但落,而且落得如雨一般多。在這樣盡人都受感動的情況下,這一男兒自不在例外,這就不用明點了。這種烘云托月的手法,含蓄而精煉,功力極深,常人不易做到。此外這四句采用了上聲的七麌韻,”五“、”舞“、”雨“三個字,收音都是向下咽的,因而收到了情韻并茂的藝術效果。


【賞析四】

  好男兒遠去從軍戍邊,他們從小就游歷幽燕。個個愛在疆場上逞能,為取勝不把生命依戀。廝殺時頑敵不敢上前,胡須象猬毛直豎滿面。隴山黃云籠罩白云紛飛,不曾立過戰功怎想回歸?有個遼東少婦妙齡十五,一向善彈琵琶又善歌舞。她用羌笛吹奏出塞歌曲,吹得三軍將士淚揮如雨。


【賞析五】

  李頎與王維、高適、王昌齡等著名詩人皆有來往,詩名頗高。其詩內容涉及較廣,尤以邊塞詩、音樂詩獲譽于世。擅長五、七言歌行體。趙郡(今河北趙縣)人,一說東川(今四川三臺一帶)人。少時家本富有,后結識富豪輕薄子弟,傾財破產。后刻苦讀書。隱居潁陽(今河北南許昌)苦讀10年,于唐玄宗開元二十三年(735年)考取進士,曾任新鄉縣尉。任職多年,沒有升遷,晚  李頎詩作年仍過隱居生活。他一生交游很廣,當時著名詩人王昌齡、高適、王維等都與他關系密切。李頎性格疏放超脫,厭薄世俗。他的詩以邊塞詩成就最大,奔放豪邁,慷慨悲涼,最著名的有《古從軍行》 、 《古意》 、 《塞下曲》等。李頎還善于用詩歌來描寫音樂和塑造人物形象。他以長歌著名,也擅長短詩,他的七言律詩尤為后人推崇。 《全唐詩》中錄存李頎詩三卷,后人輯有《李頎詩集》 。

“朝聞游子唱驪歌,昨夜微霜初度河。”李頎《送魏萬之京》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朝聞游子唱驪歌,昨夜微霜初度河。

  鴻雁不堪愁里聽,云山況是客中過。

  關城樹色催寒近,御苑砧聲向晚多。

  莫見長安行樂處,空令歲月易蹉跎。


【譯文】

  清晨聽到游子高唱離別之歌,

  昨夜下薄霜你一早渡過黃河。

  懷愁之人最怕聽到鴻雁鳴叫,

  云山冷寂更不堪落寞的過客。

  潼關晨曦催促寒氣臨近京城,

  京城深秋搗衣聲到晚上更多。

  請不要以為長安是行樂所在,

  以免白白地把寶貴時光消磨。


【賞析一】

  這是一首送別詩,意在抒發別離的情緒。魏萬曾求仙學道,隱居王屋山。天寶年間,因慕李白,南下吳越尋訪,行程三千余里,為李白所賞識。魏萬是比李頎晚一輩的詩人,然而兩人卻是十分密切的“忘年交”。故詩的結句含有對后輩叮囑勉勵的意思。


【賞析二】

  詩開首用倒戟法落筆,點出出發前,微霜初落,深秋蕭瑟。頷聯寫離秋,寫游子面對云山,黯然傷神。頸聯介紹長安秋色,暗寓此地不可長留。末聯以長者風度,囑咐魏萬,長安雖樂,不要虛擲光陰,要抓緊成就一番事業。

  全詩善于煉句,為后人所稱道,且敘事、寫景、抒情交織,由景生情,引人共鳴。但詩中有“朝、夜、曙、晚”四字重用,卻是一疵。胡應麟說:“惟其詩工,故讀之不覺,然一經點勘,即為白璧之瑕,初學首所當戒。”


【賞析三】

  “朝聞游子唱離歌,昨夜微霜初渡河。”游子,一般泛指出外遠游的人,這里指魏萬。這兩聯,先寫詩人清晨送魏萬啟程,后點出魏萬是昨夜才渡過黃河與詩人相見的。可見二人相會時間之短,魏萬赴京行路之急。“微霜”二字,既是寫景,又點明了時間,是在天降薄霜的深秋時節。首聯兩句融敘事與寫景為一體,十四個字就將事情的原由經過以及時間地點交待得清清楚楚,因此倍受后人贊賞。

  中間兩聯對仗極工,詩意也向前發展了一步。作者設想魏萬在途中可能遇到的各種情景和心中的感觸。“鴻雁不堪愁里聽,云山況是客中過。”秋去冬來,鴻雁南飛,間或有一兩只失群的孤雁,發出一聲聲嘹唳的哀鳴,響徹長空。在他鄉游子聽來,不禁觸景生情,倍感凄涼,鄉思之愁更加深切。仿佛那失散的鴻雁就是自己,到處漂泊游蕩。前途迷茫。作者用“不堪”來加重“愁里聽”,使讀者愈加感受到征人愁滿心胸、愁上加愁的心情。“云山”,在許多詩人的筆下,是那樣的蔥蔥郁郁,生機勃勃,富有大自然的魅力。而此刻,在作者的心目中,云山是那樣的凄冷,百草凋零,疾風落葉,這對一個失意的征人來說,怎能不倍感悵惘迷茫呢?更何況還將要一步步跋涉而過。這一聯,是泛指旅途中的景物,有天上的鴻雁,地上的云山等等。

  第三聯,由一般泛指變為具體帶有特色的景物。“關城樹色催寒近”,魏萬此去,途經函谷關和潼關。潼關是重要的軍事要塞,過了潼關,表明已走出很遠。作者這里使用擬人化手法。說“樹色催寒近”,似乎是說,城頭那已經開始枯黃的樹葉是在催促嚴寒快點到來。其實,詩人是利用了通常情況下客觀事物作用于人們感官所引起的錯覺。天氣冷了,樹葉黃了,樹葉的枯黃反襯出季節的變化。一般的說,天氣涼不易觀察,而樹葉黃卻是一目了然。樹葉的顏色成了天氣的測量表,它讓人們覺得,寒冬的到來,好像是由于枯黃的樹色不斷地催促所致。這句詩,充分表現出作者觀察事物的細致。“御苑砧聲向晚多”,李白曾有名句“長安一片月,萬戶搗衣聲”,可見借月色洗滌衣物是長安的習俗。同時,月夜里那咚咚的砧聲,又能引人產生一種幽怨惆悵的感覺,令他鄉游子的心中生出思鄉的淡淡哀愁。這兩句詩,于寫景中抒情,確實十分感人。

  最后一聯:“莫見長安行樂處,空令歲月易蹉跎。”這既是長輩對晚輩關心愛護的諄諄叮囑,又是過來人對后來者的勸勉。是啊,繁華熱鬧的長安,曾使一些意志脆弱者沉湎于行樂,一事無成。前車之鑒,后者當戒。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兩句詩,其中卻寄寓了多么深刻的道理和感情啊!

  后人評價這首詩,多是從作詩之法的角度。稱贊其語句凝煉、含蓄,言有盡而意無窮。如果將全詩細細體味,便不難發現,此詩更令人不忘的,是作者那溢滿全詩的真摯感情,以及對晚輩詩友殷切的希望和發自肺腑的囑托。李頎的其它送別詩。也多是充滿了真情實感,所以能恰到好處地表達出宦游人鮮為人知的孤苦景遇和悲涼心情。如“男兒在世無產業,行子出門如轉蓬”,“遠客坐長夜,雨聲孤寺秋。請量東海水,看取淺深愁”等等,成為人們傳頌的千古佳句。


【賞析四】

  在我國古代浩如煙海的詩作中,離別酬唱之作占有很大比重,但能夠千古流傳的名篇佳作,相對比較就不是很多了。盛唐詩人李頎的《送魏萬之京》以誠摯的感情,凝煉的詩句,響亮的音節,受到了后人的贊賞,并為明七子所師法,流傳至今。

  魏萬,又名魏顥,是李頎后一輩的詩人。魏萬的作品流傳下來的不多,《全唐詩》僅錄有一首,他不但同李頎情誼甚厚,還同李白等詩人也有交往。李白詩集中,就有《送王屋山人魏萬還王屋》的長詩。李頎的這首詩,是為送魏萬西赴長安而作。此時李頎已棄官歸隱,經后人考證,大概作于潁陽。


【賞析五】

  這是一首送別詩,寫的是詩人送一個叫魏萬的后輩進京趕考的,那自然少不了要表達親長的囑托與期待,或許還有告誡。在長幼之節嚴明有序的封建王朝,開口閉口都是制度的聲音。如果要把這種叮嚀和訓告直接寫到最為真摯樸素的詩里,那該是怎樣的一幅光景?

  首聯兩句屬于時間的倒置,昨天夜里黃河北岸(魏萬號王屋山人,家在黃河北邊,去長安必須要渡過黃河)剛剛落霜,今天早上 就唱著驪歌與我們分別了。寫的是分別的季節、場景。從“霜”字上一般人會斷定分別的時間是在秋季,而且應該是深秋。這自然沒有錯, 為從后文的歸雁、“ 色催寒近”、“ 聲”等形象上可以得知。不過,需要注意的是,僅憑“霜”的意象斷定秋天是不全面的, 為早春時節亦可見落霜滿地,晚唐溫庭 《商山早行》中“雞聲茅店月,人跡板橋霜”的“霜”就是早春的霜, 為后面溫庭 還寫到了“槲葉”“枳花”等早春事物。

  李頎應該只算是個二流詩人。盡管他和高適、王維、王昌齡等名詩人混得很熟,但我們不能把結交名人的人也當成名人。盡管殷 在《河岳英靈集》中稱他的詩“頎詩發調既清,修辭也繡”,其實他的大多數詩作寫得并不咋的。就拿這一首的前兩句來說,第一句是寫事,寫離別,情感比較重,第二句是寫環境,明顯就覺得“輕”了許多。這種“輕”一是體現在語氣上,二是體現在內容上。也許李頎是想用“微霜”渲染離別的清苦吧。但是這種渲染被時間的安排搞壞了。今早分別,昨天夜里下了霜,實在淡得很。照理應該寫踩在霜葉上發出咯吱咯吱的單調的響聲才好一些,而不必突出“昨夜”這 的時間。 為倒置的時間往往呈現對比的功能,而非渲染。順置的時間才有發展與強化之意如“旦辭爺娘去,暮宿黃河邊”,“畫 朝飛南浦云, 簾暮卷西山雨”等。

  那么,這 的次序是不是后人 抄時弄錯了的呢?肯定不是。 為從 律上看,律詩的第二句和第三句的第二、第四、第六個字的平仄肯定一 ,從聲律上將兩聯連接起來。我們看這首詩的第三句,“二四六”三字 “雁”“ ”“里”是仄平仄的排列,再看第二句“夜”“霜”“渡”也是仄平仄的排列,可以斷定李頎確實就是這 寫的。不知道詩人究竟是怎么想的,反正我覺得挺奇怪。

  頷聯和頸聯主要是寫景,這里的寫景完全是虛寫,是詩人想象魏萬這個小朋友赴京路上的所見景象。通過這個景,還揣度魏萬的心情。那就是對家鄉的思念。離開家園,心里自然是愁苦的,又見鴻雁南歸,回家過冬,自然會再添一份憂愁。客居山中,寂清的氛圍也會徒增離鄉的寂寞。好不容易到了長安,又見落葉蕭蕭,冬寒迫近,那夜晚陣陣的棒槌聲,想必是思婦們為給遠方的征夫準備寒衣了吧。這四句寫景,骨子里還是凄冷的悲傷,是離開故園而思念故園的悲傷。從情感抒發的角度看,沒有什么新意,完全是老調重彈,而且是將自己的老調強 在年輕人魏萬的身上,顯得很不真誠。

  最后兩句屬于告誡了。年輕人嘛,浮躁,容易耽于享樂,所以李頎不忘叮囑兩句:不要 為看到長安這所不夜城國際大都會的繁華,就胡思亂想甚至胡作非為,要知道人的一輩子很短暫的,晃晃就過去了,再說 的使命是考取功名,所以千萬不能丟了底線,蹉跎人生啊。這也是 式化的感情,盡管可能是李頎最想說的,但是還是缺乏個性化的表達,讓人生厭。

“蔡女昔造胡笳聲,一彈一十有八拍。”李頎《聽董大彈胡笳兼寄語弄房給事》原文與賞析

【原文】

  蔡女昔造胡笳聲,一彈一十有八拍。

  胡人落淚沾邊草,漢使斷腸對歸客。

  古戍蒼蒼烽火寒,大荒陰沉飛雪白。

  先拂商弦后角羽,四郊秋葉驚摵摵。

  董夫子,通神明,深松竊聽來妖精。

  言遲更速皆應手,將往復旋如有情。

  空山百鳥散還合,萬里浮云陰且晴。

  嘶酸雛雁失群夜,斷絕胡兒戀母聲。

  川為凈其波,鳥亦罷其鳴。

  烏珠部落家鄉遠,邏娑沙塵哀怨生。

  幽音變調忽飄灑,長風吹林雨墮瓦。

  迸泉颯颯飛木末,野鹿呦呦走堂下。

  長安城邊東掖垣,鳳凰池對青瑣門。

  高才脫略名與利,日夕望君抱琴至。


【賞析一】

  這首詩也是寫聽琴的,從胡笳十八拍引起許多聯想,充滿邊塞風情和歷史回聲。以視覺來寫聽覺,借助許多形象來表達自己的主觀感受,是詩中常用的手法。因為詩是呈送房琯給事中的,所以結尾是對他的贊美,題雖云弄(戲)實際是借聽琴來稱贊房琯,表現了文人的心計。


【賞析二】

  這首七言古體長詩,通過董大彈奏《胡笳弄》這一歷史名曲,來贊賞他高妙動人的演奏技藝,也以此寄房給事(房琯),帶有為他得遇知音而高興的心情。


【賞析三】

  詩開首不提“董大”而說“蔡女”,起勢突兀。蔡女指東漢末年的蔡琰(文姬),文姬歸漢時,感笳之音,翻笳調入琴曲,作《胡笳十八拍》(拍,等于段)。三、四兩句,是說文姬操琴時,胡人、漢使悲切斷腸的場面,反襯琴曲的感人魅力。五、六兩句反補一筆,寫出文姬操琴時荒涼凄寂的環境,蒼蒼古戍、沉沉大荒、烽火、白雪,交織成一片黯淡悲涼的氣氛,使人越發感到樂聲的哀婉動人。以上六句為第一段,詩人對“胡笳聲”的來由和藝術效果作了十分生動的描述,把讀者引入了一個幽邃的藝術境界。讀者要問:如此深摯有情的《胡笳弄》,作為一代名師的董庭蘭又彈得如何呢?于是,詩人順勢而下,轉入正面敘述。從蔡女到董大,遙隔數百年,一曲琴音,把兩者巧妙地聯系起來。

  “先拂商弦后角羽”,至“野鹿呦呦走堂下”為第二段。董大彈琴,確實身手不凡。“先拂”句是寫彈琴開始時的動作。古琴七弦,配宮、商、角、徵、羽及變宮、變徽為七音。董大輕輕地拂拭琴弦,次序是由商弦到角弦,意為曲調開始時遲緩而低沉。琴聲一起,“四郊秋葉”被驚得摵摵(shè設)而下。一個“驚”字,出神入化,極為生動。詩人不由得贊嘆起“董夫子”來,說他的演奏簡直象是“通神明”,不只驚動了人間,連深山妖精也悄悄地來偷聽了!“言遲”兩句概括董大的技藝。“言遲更速”、“將往復旋”,指法是如此嫻熟,得心應手,那抑揚頓挫的琴音,漾溢著激情,象是從演奏者的胸中流淌出來。

  董大的指法使人眼花撩亂,那么琴聲究竟如何呢?詩人不從正面著手,卻以種種形象的描繪,來烘托那凄惻動聽的聲音。琴聲忽縱忽收時,就象空廓的山間,群鳥散而復聚。曲調低沉時,就象浮云蔽天;清朗時,又象云開日出。嘶啞的琴聲,仿佛是失群的雛雁,在暗夜里發出辛酸的哀鳴,嘶酸的音調,正是胡兒戀母聲的繼續。詩到此忽然宕開一筆,又聯想起當年文姬與胡兒訣別時的情景,照應了第一段蔡女琴聲,而且以雛雁喻胡兒,更使人感覺到琴音的悲切。接著二句,引自然界景物來反襯琴聲的巨大魅力。琴聲回蕩,河水為之滯流,百鳥為之罷鳴,世間萬物都為琴聲所感動了,這不是“通神明”了嗎?其實,川不會真靜,鳥不會罷鳴,只是因為琴聲迷住了聽者,“洋洋乎盈耳哉”,唯有琴聲而已。詩人接著指出,董大的彈琴不僅僅是動聽而已,他還能完美地傳遞出琴曲的神韻。側耳細聽,那幽咽的聲音,充滿著漢朝烏孫公主遠托異國、唐朝文成公主遠度沙塵到邏娑(拉薩的另一音譯)那樣的異鄉哀怨之情。這與蔡女造《胡笳弄》的心情是十分合拍的。

  直到“幽音”以下四句,詩人才從正面描寫琴聲,而且運用了許多形象的比喻。“幽音”是深沉的音,但一經變調,就忽然“飄灑”起來。忽而象“長風吹林”,忽而象雨打屋瓦,忽而象掃過樹梢的泉水颯颯而下,忽而象野鹿跑到堂下發出呦呦的鳴聲。輕快悠揚,變幻無窮,怎不使聽者心醉入迷呢?

  這一段,詩人洋洋灑灑,酣暢淋漓,從不同的角度表現董大彈奏《胡笳弄》的情景。由于董大爐火純青的技藝,蔡女“十八拍”豐富的琴韻得到充分的體現。詩人對董大的贊慕之情,自在不言之中。最后四句,是“兼寄房給事”的。唐朝帝都長安,皇宮面南坐北,禁中左右兩掖分別為門下、中書兩省。“鳳凰池”指的是中書省,青瑣門是門下省的闕門。給事中正是門下省之要職。詩沒有提人而人在其中,而且暗示其密邇宮庭,官位令人羨艷。最后,詩以贊語作結。房琯不僅才高,而且不重名利,超逸脫略。這樣的高人,正日夜盼望著你抱琴而去呢!這里也暗示董庭蘭得遇知音,可幸可羨。而李頎對董彈《胡笳弄》的欣賞,以及所作的傳神的描摹,自然也非知音莫能為。


【賞析四】

  李頎此詩,約作于天寶六、七載(747——748)間。董大即董庭蘭,是當時著名的琴師。所謂“胡笳聲”,也就是《胡笳弄》,是按胡笳聲調翻為琴曲的。所以董大是彈琴而非吹秦胡笳。


【賞析五】

  值得特別注意的是,這首詩關聯著三方面──董庭蘭、蔡琰和房琯。寫董庭蘭的技藝,要通過他演奏《胡笳弄》來寫。要寫《胡笳弄》,便自然和蔡琰聯系起來,既聯系她的創作,又聯系她的身世、經歷和她所處的特殊環境。全詩的特色就在于巧妙地把演技、琴聲、歷史背景以及琴聲所再現的歷史人物的感情結合起來,筆姿縱橫飄逸,忽天上,忽地下,忽歷史,忽目前。既周全細致又自然渾成。最后對房給事含蓄的稱揚,既為董庭蘭祝賀,也多少寄托著作者的一點傾慕之情。李頎此時雖久已去官,但并未忘情宦事,他是多么希望能得遇知音而一顯身手啊!

“南山截竹為觱篥,此樂本自龜茲出。”李頎《聽安萬善吹觱篥歌》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南山截竹為觱篥,此樂本自龜茲出。

  流傳漢地曲轉奇,涼州胡人為我吹。

  旁鄰聞者多嘆息,遠客思鄉皆淚垂。

  世人解聽不解賞,長飆風中自來往。

  枯桑老柏寒颼飀,九雛鳴鳳亂啾啾。

  龍吟虎嘯一時發,萬籟百泉相與秋。

  忽然更作漁陽摻,黃云蕭條白日暗。

  變調如聞楊柳春,上林繁花照眼新。

  歲夜高堂列明燭,美酒一杯聲一曲。


【譯文】

  從南山截段竹筒做成觱篥,這種樂器本來是出自龜茲。

  流傳到漢地曲調變得新奇,涼州胡人安萬善為我奏吹。

  座旁的聽者個個感慨嘆息,思鄉的游客人人悲傷落淚。

  世人只曉聽曲不懂得欣賞,樂人就像獨行于暴風之中。

  又像風吹枯桑老柏沙沙響,還像九只雛鳳鳴叫啾啾啼。

  好似龍吟虎嘯同時都爆發,又如萬籟齊響秋天百泉匯。

  忽然變作漁陽摻低沉悲壯,頓使白日轉昏暗烏云翻飛。

  再變如同楊柳枝熱鬧歡快,仿佛看到上林苑繁花似錦。

  除夕夜高堂上明燭放光芒,喝杯美酒再欣賞一曲觱篥。


【賞析一】

  這首詩與前兩首最大的不同,除了轉韻頻繁以外,主要的還是在末兩句詩人動人感情。琴歌中詩人只是淡淡地指出了別人的云山千里,奉使清淮,自己并未動情;胡笳歌中詩人也只是勸房給事脫略功名,并未觸及自己。這一首卻不同了。時間是除夕,堂上是明燭高燒,詩人是在守歲,一年將盡夜,哪有不起韶光易逝、歲月蹉跎之感!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作何排遣呢?“美酒一杯聲一曲”,正是“對此茫茫,不覺百感交集”之際,無可奈何之一法。這一意境是前二首中所沒有的,詩人只用十四個字在最后略略一提,隨即放下,其用意之隱,用筆之含茹,也是前兩首中所沒有的。

  后來李商隱曾有“一杯歌一曲,不覺夕陽遲”之句,北宋晏殊《浣溪沙》詞中也有“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臺,夕陽西下幾時回”之句,取材與用字,都和李頎這兩句相同。但同一惘惘不堪之情,李頎以高華的字面,挺健的句法暗表,李商隱則以舒徐的態度,感慨的口氣微吟,晏殊則以委婉的情致,搖曳的風調細說。風格不同,卻有一脈相通之處,可見李頎沾澤之遠。


【賞析二】

  觱篥的聲調是清凄的,聽后容易讓人傷感,詩人雖然在詩中極盡歡愉的句子,但主要的基調還是“遠客思鄉皆淚垂”的凄涼情緒。

  李頎最著名的詩有三類,一是送別詩,二是邊塞詩,三是音樂詩。李頎有三首涉及音樂的詩。一首寫琴(《琴歌》),以動靜二字為主,全從背景著筆;一首寫胡笳(《聽董大彈胡笳聲兼語弄寄房給事》),以兩賓托出一主,正寫胡笳;這一首寫觱篥,以賞音為全詩筋脊,正面著墨。三首詩的機軸,極容易相同,詩人卻寫得春蘭秋菊,各極一時之妙。這首詩的轉韻尤為巧妙,全詩共十八句,根據詩情的發展,變換了七個不同的韻腳,聲韻意境,相得益彰。


【賞析三】

  李頎有三首涉及音樂的詩。一首寫琴(《琴歌》),以動靜二字為主,全從背景著筆。一首寫胡笳(《聽董大彈胡笳弄兼寄語房給事》),以兩賓托出一主,正寫胡笳。這一首寫觱篥,以賞音為全詩筋脊,正面著墨。三首詩的機軸,極容易相同,詩人卻寫得春蘭秋菊,各極一時之妙。這首詩的轉韻尤為巧妙,一共只有十八句,依詩情發展,變換了七個不同的韻腳,聲韻意境,相得益彰。

  “南山截竹為觱篥”,先點出樂器的原材料,“此樂本自龜茲出”說明樂器的出處。兩句從來源寫起,用筆質樸無華、選用入聲韻,與琴歌、胡笳歌起筆相同,這是李頎的特點,寫音樂的詩,總是以板鼓開場。接下來轉入低微的四支韻,寫觱篥的流傳,吹奏者及其音樂效果,“流傳漢地曲轉奇,涼州胡人(指安萬善)為我吹,旁鄰聞者多嘆息,遠客思鄉皆淚垂”,寫出樂曲美妙動聽,有很強的感染力量,人們都被深深地感動了。下文忽然提高音節,用高而沉的上聲韻一轉,說人們只懂得一般地聽聽而不能欣賞樂聲的美妙,以致于安萬善所奏觱篥仍然不免寥落之感,獨來獨往于暴風之中。“長飆風中自來往”這一句中的“自”字,著力尤重。行文至此,忽然咽住不說下去,而轉入流利的十一尤韻描摹觱篥的各種聲音了。觱篥之聲,有的如寒風吹樹,颼飗作聲;樹中又分闊葉落葉的枯桑,細葉長綠的老柏,其聲自有區別,用筆極細。有的如鳳生九子,各發雛音,有的如龍吟,有的如虎嘯,有的還如百道飛泉和秋天的各種聲響交織在一起。四句正面描摹變化多端的觱篥之聲。接下來仍以生動形象的比擬來寫變調。先一變沉著,后一變熱鬧。沉著的以《漁陽摻》鼓來相比,恍如沙塵滿天,云黃日暗,用的是往下咽的聲音,熱鬧的以《楊柳枝》曲來相比,恍如春日皇家的上林苑中,百花齊放,用的是生氣盎然的十一真韻。接著,詩人忽然從聲音的陶醉之中,回到了現實世界。楊柳繁花是青春景象,而現在是什么季節呢?“歲夜”二字點出這時正是除夕,而且不是做夢,清清楚楚是在明燭高堂,于是詩人產生了“浮生若夢,為歡幾何”的想法。盡情地欣賞罷!“美酒一杯聲一曲”,寫出詩人對音樂的喜愛,與上文伏筆“世人解聽不解賞”一句呼應,顯出詩人與“世人”的不同,于是安萬善就不必有長飆風中踽踽涼涼自來往的感慨了。由于末了這兩句話是寫“汲汲顧影,惟日不足”的心情,所以又選用了短促的入聲韻,仍以板鼓收場,前后相應,見出詩人的著意安排。


【賞析四】

  這首詩與作者另外兩首寫音樂的詩(《琴歌》《聽董大彈胡笳聲兼語弄寄房給事》)最不一樣的地方,除了轉韻頻繁以外,主要的還是在末兩句詩人內心的思想感情。《琴歌》中詩人只是淡淡地指出了別人的云山千里,奉使清淮,自己并未動情;《聽董大彈胡笳聲兼語弄寄房給事》中詩人也只是勸房給事脫略功名,并未觸及自己。這一首卻不同了。時間是除夕,堂上是明燭高燒,詩人是在守歲,一年將盡夜,不能不起韶光易逝、歲月蹉跎之感。在這樣的情況之下,要想排遣這愁緒,只有“美酒一杯聲一曲”,正是“對此茫茫,不覺百感交集”之際,無可奈何之一法。這一意境是前二首中所沒有的,詩人只用十四個字在最后略略一提,隨即放下,其用意之隱,用筆之含茹,也是前兩首中所沒有的。

  后來李商隱曾有“一杯歌一曲,不覺夕陽遲”之句,北宋晏殊《浣溪沙·一曲新詞酒一杯》詞中也有“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臺,夕陽西下幾時回”之句,取材與用字,都和李頎這兩句相同。但同一惘惘不堪之情,李頎以高華的字面,挺健的句法暗表;李商隱則以舒徐的態度,感慨的口氣微吟;晏殊則以委婉的情致,搖曳的風調細說。風格不同,卻有一脈相通之處,可見李頎沾澤之遠。


【賞析五】

  “南山截竹為觱篥”,先點出樂器的原材料,“此樂本自龜茲出”說明樂器的出處。兩句從來源寫起,用筆質樸無華、選用入聲韻,與琴歌、胡笳歌起筆相同,這是李頎的特點,寫音樂的詩,總是以板鼓開場。接下來轉入低微的四支韻,寫觱篥的流傳,吹奏者及其音樂效果,“流傳漢地曲轉奇,涼州胡人(指安萬善)為我吹,旁鄰聞者多嘆息,遠客思鄉皆淚垂”,寫出樂曲美妙動聽,有很強的感染力量,人們都被深深地感動了。下文忽然提高音節,用高而沉的上聲韻一轉,說人們只懂得一般地聽聽而不能欣賞樂聲的美妙,以致于安萬善所奏觱篥仍然不免寥落之感,獨來獨往于暴風之中。“長飆風中自來往”這一句中的“自”字,著力尤重。行文至此,忽然咽住不說下去,而轉入流利的十一尤韻描摹觱篥的各種聲音了。觱篥之聲,有的如寒風吹樹,颼飗作聲;樹中又分闊葉落葉的枯桑,細葉長綠的老柏,其聲自有區別,用筆極細。有的如鳳生九子,各發雛音,有的如龍吟,有的如虎嘯,有的還如百道飛泉和秋天的各種聲響交織在一起。四句正面描摹變化多端的觱篥之聲。接下來仍以生動形象的比擬來寫變調。先一變沉著,后一變熱鬧。沉著的以《漁陽摻》鼓來相比,恍如沙塵滿天,云黃日暗,用的是往下咽的聲音;熱鬧的以《楊柳枝》曲來相比,恍如春日皇家的上林苑中,百花齊放,用的是生氣盎然的十一真韻。接著,詩人忽然從聲音的陶醉之中,回到了現實世界。楊柳繁花是青春景象,而此時卻不是這個季節。“歲夜”二字點出這時正是除夕,而且不是做夢,清清楚楚是在明燭高堂,于是詩人產生了“浮生若夢,為歡幾何”的想法:盡情地欣賞罷。“美酒一杯聲一曲”,寫出詩人對音樂的喜愛,與上文伏筆“世人解聽不解賞”一句呼應,顯出詩人與“世人”的不同,于是安萬善就不必有長飆風中踽踽涼涼自來往的感慨了。由于末了這兩句話是寫“汲汲顧影,惟日不足”的心情,所以又選用了短促的入聲韻,仍以板鼓收場,前后相應,見出詩人的著意安排。

“八月寒葦花,秋江浪頭白。”李頎《送劉昱》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八月寒葦花,秋江浪頭白。

  北風吹五兩,誰是潯陽客。

  鸕鶿山頭微雨晴,揚州郭里暮潮生。

  行人夜宿金陵渚,試聽沙邊有雁聲。


【譯文】

  八月的蘆葦和江邊的浪花都是白色的。北風吹著候風器,誰才是潯陽的客人呢?雨后天晴,鸕鶿在山頭停留,揚州的外城晚上生出潮水。行路之人晚上住在金陵的小島上,可以聽到沙灘邊大雁的鳴叫。


【賞析一】

  《送劉昱》是唐代詩人李頎創作的一首古體詩。全詩共八句,可以分成兩個部分。前四句為第一部分,以寫景起興,抒寫離情別緒;后四句是第二部分,在設想的景況中,寄寓一腔深情厚誼。這首詩以臨風寒葦輕點別緒,以秋江白浪,抒發豪情,描寫肅殺而又雄壯的分別場景和離別氛圍。


【賞析二】

  首聯為我們描繪了一幅冷清寂寥蕭瑟的八月江邊秋景圖。在瑟瑟秋風中,江中白色的浪花涌向岸邊潔白的葦花,素凈蕭疏潔白一片。交代了送別的時間和地點,以景襯情,借助景物的蕭瑟慘淡襯托離情依依;同時渲染了朋友間離別時的哀愁氣氛。


【賞析三】

  詩一開頭,就以景襯情,渲染了離別的氣氛:“八月寒葦花,秋江浪頭白。”八月秋意涼,岸邊的葦花是白色的,江中的浪頭也是白色的,再加上秋風瑟瑟,于是,浪花借助風力打濕葦花,葦花則隨風而撲向浪花,兩者似乎渾然一“白”了。這“白”,不是嚴冬霜雪之白,也不是三春柳絮梨花之白,而是涼秋八月之白,既不絢爛,也不凜烈,而是素凈蕭疏。此詩將蘆花與秋江浪花聯想在一起,讓人感受到一片雪白的情境之中,純潔的友情之愛白浪滔天——那種“蘆花一白萬頃雪”的情景之美,也就構成了雪花一樣翻騰的江水了。其時,北風吹動船桅上的“五兩”,似乎在催趕著離客。“潯陽客”,表明了船的去處。潯陽,在鎮江的西南方,北風恰是順風。看來,船就要趁好風而開動了。那么,“誰是潯陽客?”當然是劉昱,這一點,詩人明白,讀者也明白。然而詩卻故意用設問句式,使文氣突起波瀾,增強了韻味。八月風高,葦寒浪白,誰也不會愿意風行水宿。眼前劉昱偏偏要冒風波而遠去潯陽,因而“誰是”一問,言外之意,還是希望劉昱且住為佳。詩心至此而更曲,詩味至此而更永。

  可是劉昱究竟是留不住的。北風吹著五兩,何況雨止潮生,又具備了揚帆啟碇的條件。“鸕鶿山頭微雨晴,揚州郭里暮潮生”,這兩句并不是泛泛寫景,而是既暗示離客之將行,又補點出啟行的地點(鸕鶿山當在鎮江一帶,其地已不可考)。而詩由此也已從前面的入聲十一陌韻而轉用八庚韻,給人以清新之感,與這兩句所表現的秀麗景色是十分和諧的。于是,劉昱在這風高潮漲雨霽天晴之時走了。詩人佇立凝望著遠去的客船,不禁想道:今宵客船會在哪里夜泊呢?“行人夜宿金陵渚,試聽沙邊有雁聲。”一般送客詩,往往易落入送別時依依不舍,分別后惆悵獨歸這一窠臼,而李頎卻把豐富的想象力運用到行客身上,代行人設想。身在此,而心隨友人遠去。后來北宋柳永《雨霖鈴》詞中的“今宵酒醒何處?楊柳岸,曉風殘月”,用的也是這種手法。詩人推想劉昱今夜大概可以停泊金陵江邊了,那時,耳邊會傳來一陣陣凄涼的雁叫聲。葦中有雁,這是常見的,因而詩人由鎮江江邊的蘆葦,很容易聯想到雁。但僅僅這樣理解還不夠。雁是合群性的禽鳥,夜宿葦中也是群棲的,群棲時一般不發聲,如果發出鳴聲,那一定是失群了。劉昱單身往潯陽,無異于孤雁離群,那么夜泊聞雁,一定會聯想到鎮江的那些朋友,甚或深悔此行。“試”字,即暗含比意。反過來,留著的人都思念劉昱,這就不必說了。末句既以“雁”字呼應蘆葦,又從雁聲發生聯想,委婉蘊藉,毫無顯豁呈露之氣,別有一番情味,開后來神韻之風。


【賞析四】

  運用了虛寫的手法作者目送離去的友人,心中推想他今夜大概可以停泊在金陵江邊了,那時耳邊會傳來一陣陣 凄涼的失群大雁的叫聲。

  詩人沒有直接寫自己送別時依依不舍,分別后惆悵獨歸,而是從友人的角度含蓄委婉地表達了詩人對離別的擔憂、對友人的不舍以 及深深眷戀之情。


【賞析五】

  這是一首送別詩。詩在有情無情之間,著筆淡永,但也并不是敷衍應酬。

“鴻雁不堪愁里聽,云山況是客中過。”李頎《送魏萬之京》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朝聞游子唱驪歌,昨夜微霜初度河。

  鴻雁不堪愁里聽,云山況是客中過。

  關城曙色催寒近,御苑砧聲向晚多。

  莫是長安行樂處,空令歲月易蹉跎。


【譯文】

  清晨聽到游子高唱離別之歌, 昨夜下薄霜你一早渡過黃河。

  懷愁之人最怕聽到鴻雁鳴叫, 云山冷寂更不堪落寞的過客。

  潼關樹色催促寒氣臨近京城, 京城深秋搗衣聲到晚上更多。

  請不要以為長安是行樂所在, 以免白白地把寶貴時光消磨。


【賞析一】

  這是一首送別詩,被送者為詩人晚輩。詩中一、二兩句想象魏萬到京城沿途所能見的極易引起羈旅鄉愁的景物。中間四句或在抒情中寫景敘事,或在寫景敘事中抒情,層次分明。最后兩句勸勉魏萬到了長安之后,不要只看到那里是行樂的地方而沉溺其中,蹉跎歲月,應該抓住機遇成就一番事業。這表達了詩人對魏萬的深情厚意,情調深沉悲涼,但卻催人向上。

  魏萬后改名魏顥。他曾求仙學道,隱居王屋山。天寶十三載,因慕李白名,南下到吳、越一帶訪尋,最后在廣陵與李白相遇,計程不下三千里。李白很賞識他,并把自己的詩文讓他編成集子。臨別時,還寫了一首《送王屋山人魏萬還王屋》的長詩送他。魏萬比李頎晚一輩,然而從此詩看,兩人象是情意十分密切的「忘年交」。李頎晚年家居潁陽而常到洛陽,此詩可能就寫于洛陽。


【賞析二】

  一開首,“朝聞游子唱離歌”,先說魏萬的走,后用“昨夜微霜初渡河”,點出前一夜的景象,用倒戟而入的筆法,極為得勢。“初渡河”,把霜擬人化了,寫出深秋時節蕭瑟的氣氛。

  秋夜微霜,摯友別離,自然地逗出了一個“愁”字。“鴻雁不堪愁里聽”,是緊接第二句,渲染氛圍。“云山況是客中過”,接寫正題,照應第一句。大雁,秋天南去,春天北歸,飄零不定,有似旅人。它那嘹唳的雁聲,從天末飄來,使人覺得悵惘凄切。而抱有滿腹惆悵的人,當然就更難忍受了。云山,一般是令人向往的風景,而對于落寞失意的人,坐對云山,便會感到前路茫茫,黯然神傷。他鄉游子,于此為甚。這是李頎以自己的心情來體會對方。“不堪”、“況是”兩個虛詞前后呼應,往復頓挫,情切而意深。

  五、六兩句,詩人對遠行客又作了充滿情意的推想:“關城樹色催寒近,御苑砧聲向晚多”。從洛陽西去要經過古函谷關和潼關,涼秋九月,草木搖落,一片蕭瑟,標志著寒天的到來。本來是寒氣使樹變色,但寒不可見而樹色可見,好象樹色帶來寒氣,見樹色而知寒近,是樹色把寒催來的。一個“催”字,把平常景物寫得有情有感,十分生動,傍晚砧聲之多,為長安特有,“長安一片月,萬戶搗衣聲”。然而詩人為什么不用城關雄偉、御苑清華這樣的景色來介紹長安,卻只突出了“御苑砧聲”,發人深想。魏萬前此,大概沒有到過長安,而李頎已多次到過京師,在那里曾“傾財破產”,歷經辛酸。兩句推想中,詩人平生感慨,盡在不言之中。“催寒近”、“向晚多”六個字相對,暗含著歲月不待,年華易老之意,順勢引出了結尾二句。

  “莫見長安行樂處,空令歲月易蹉跎”,純然是長者的語氣,予魏萬以親切的囑咐。這里用“行樂處”三字虛寫長安,與上二句中的“御苑砧聲”相應,一虛一實,恰恰表明了詩人的旨意。他諄諄告誡魏萬:長安雖是“行樂處”,但不是一般人可以享受的。不要把寶貴的時光,輕易地消磨掉,要抓緊時機成就一番事業。可謂語重心長。


【賞析三】

  這首詩以長于煉句而為后人所稱道。詩人把敘事、寫景、抒情交織在一起。如次聯兩句用了倒裝手法,加強、加深了描寫。

  先出“鴻雁”、“云山”──感官接觸到的物象,然后寫“愁里聽”、“客中過”,這就由景生情,合于認識規律,容易喚起人們的共鳴。同樣,第三聯的“關城樹色”和“御苑砧聲”,雖是記憶中的形象,聯系氣候、時刻等環境條件,有聲有色,非常自然。而“催”字、“向”字,更見推敲之功。


【賞析四】

  李頎(約690——約751)東川(今四川三臺)人,居河南潁陽(今河南登封西)。玄宗開元十三年(725)中進士,曾任新鄉縣尉,因久未升調,遂棄官歸隱。擅長五、七言歌行體,氣勢奔放、跌宕多姿。其詩內容豐富,以邊塞詩、音樂詩獲譽于世,格調高昂,風格豪放,慷慨悲涼。與王維、高適、王昌齡等著名詩人皆有來往,詩名頗高。有《李頎集》,《全唐詩》存詩三卷。

  魏萬,又名魏顥,是李頎后一輩的詩人。魏萬的作品流傳下來的不多,《全唐詩》僅錄有一首,他不但同李頎情誼甚厚,還同李白等詩人也有交往。李白詩集中,就有《送王屋山人魏萬還王屋》的長詩。李頎的這首詩,是為送魏萬西赴長安而作。此時李頎已棄官歸隱,經后人考證,大概作于潁陽。

  “朝聞游子唱離歌,昨夜微霜初渡河。”首聯倒戟入筆,渲染離情。游子,一般泛指出外遠游的人,這里指魏萬。;“離歌”,一作驪歌,離別時唱的歌;“河”,指黃河,魏萬家住黃河北岸,去長安必須渡過黃河。友人冒著秋霜的寒意連夜趕來,天剛亮卻又要告別離開。聚短離長的無奈自在其中矣。詩人先寫友人的走而后寫其來,倒裝而出,有先聲奪人的效果:哀婉的離歌、凄寒的秋霜、夜來晨去短暫的相聚,將離愁別緒渲染得更加凄傷、愁苦,令人自然而然地想見出他們之間友情的深厚。這兩句,先寫詩人清晨送魏萬啟程,后點出魏萬是昨夜才渡過黃河與詩人相見的。可見二人相會時間之短,魏萬赴京行路之急。“微霜”二字,既是寫景,又點明了時間,是在天降薄霜的深秋時節。首聯兩句融敘事與寫景為一體,十四個字就將事情的原由經過以及時間地點交待得清清楚楚,因此倍受后人贊賞。

  頷聯設想友人在途中的苦況,對仗極工,詩意也向前發展了一步。作者設想魏萬在途中可能遇到的各種情景和心中的感觸。“鴻雁不堪愁里聽,云山況是客中過。”秋去冬來,鴻雁南飛,間或有一兩只失群的孤雁,發出一聲聲嘹唳的哀鳴,響徹長空。在他鄉游子聽來,不禁觸景生情,倍感凄涼,鄉思之愁更加深切。仿佛那失散的鴻雁就是自己,到處漂泊游蕩。前途迷茫。作者用“不堪”來加重“愁里聽”,使讀者愈加感受到征人愁滿心胸、愁上加愁的心情。“云山”,云霧繚繞的群山,在許多詩人的筆下,是那樣的蔥蔥郁郁,生機勃勃,富有大自然的魅力。哀婉的雁鳴本就讓人心生孤單飄零之意,在心懷愁苦的遠行人聽來,自然更顯凄苦憂傷;云霧繚繞的群山本就使人感到路途杳渺、心中惆悵,對客路遠行的人來說,自然更顯孤獨迷惘。而此刻,在作者的心目中,云山是那樣的凄冷,百草凋零,疾風落葉,這對一個失意的征人來說,怎能不倍感悵惘迷茫呢?更何況還將要一步步跋涉而過。這一聯,是泛指旅途中的景物,有天上的鴻雁,地上的云山等等。

  第三聯,由一般泛指變為具體帶有特色的景物。推想友人接近和到達長安后的凄情:“關城”,指潼關;“曙色”,黎明前的天色,一作“樹色”;“御苑”,皇宮的庭苑,這里借指京城長安;“砧聲”,搗衣聲,一作“鐘聲”;“向晚多”,愈接近傍晚愈多。詩人繼續沿著友人的行程進一步推想——捱過漫長的孤旅,到了接近長安的潼關,在晨光熹微中繼續前行,走一步便覺更冷一層,好像是黎明的天色在催促著寒氣越來越重;所以,別高興得太早,即使到了向往已久的京城長安,別人都換上了厚厚的寒衣,他們的妻女在傍晚時分浣洗換下的單衫,那此起彼伏的搗衣聲,怎能不讓人想念自己的故鄉、親人……詩人將心比心,替友人描繪出前路上的景象,意在提醒他此番遠行的艱難。一個“催”字,生動形象地寫出了日寒一日的天氣變化;“砧聲多”,既反襯出身處繁華都市的寂寞,又暗示獨居異鄉的凄涼(若作“鐘聲”,思鄉之意就難以體現了)。言外之意是:年輕人,理想是美好的,現實卻很殘酷。千萬不要異想天開地認為,到了理想之地就可以高枕無憂了。不露痕跡的擔憂、提醒,為后文直言勸誡作鋪墊。

  “關城樹色催寒近”,魏萬此去,途經函谷關和潼關。潼關是重要的軍事要塞,過了潼關,表明已走出很遠。作者這里使用擬人化手法。說“樹色催寒近”,似乎是說,城頭那已經開始枯黃的樹葉是在催促嚴寒快點到來。其實,詩人是利用了通常情況下客觀事物作用于人們感官所引起的錯覺。天氣冷了,樹葉黃了,樹葉的枯黃反襯出季節的變化。一般的說,天氣涼不易觀察,而樹葉黃卻是一目了然。樹葉的顏色成了天氣的測量表,它讓人們覺得,寒冬的到來,好像是由于枯黃的樹色不斷地催促所致。這句詩,充分表現出作者觀察事物的細致。“御苑砧聲向晚多”,李白曾有名句“長安一片月,萬戶搗衣聲”,可見借月色洗滌衣物是長安的習俗。同時,月夜里那咚咚的砧聲,又能引人產生一種幽怨惆悵的感覺,令他鄉游子的心中生出思鄉的淡淡哀愁。這兩句詩,于寫景中抒情,確實十分感人。

  最后一聯:“莫見長安行樂處,空令歲月易蹉跎。”尾聯諄諄告誡作結:“莫是”,不要以為,一作“莫見”;“行樂”,享樂;“蹉跎”,虛度年華。長安雖然是“行樂”的好地方,但你不要以此為是(若作“莫見”,則表明友人是個隨波逐流、容易被誘惑的人,仿佛他一定會在行動上及時行樂、沉溺其中似的;作“莫是”,則有勸友人不要在思想上有所動搖、不要以行樂的方式為對的意味,更顯出對友人的理解和信任),不要忘了自己一路而來的艱辛苦痛,如果沉溺享樂,只會白白消磨大好的光陰而理想無成。語氣近乎嚴厲,完全是長者口氣。一個“莫”字,不容友人置疑;一個“易”字,足教友人深思。語諄情切,勸勉之意如警鐘長鳴,令人不敢忘懷。這既是長輩對晚輩關心愛護的諄諄叮囑,又是過來人對后來者的勸勉。是啊,繁華熱鬧的長安,曾使一些意志脆弱者沉湎于行樂,一事無成。前車之鑒,后者當戒。看上去普普通通的兩句詩,其中卻寄寓了多么深刻的道理和感情啊!

  全詩敘事、寫景、抒情融為一體,層次分明;虛實結合,手法高妙;語言質樸懇切,情感委婉細膩。對友人依依惜別的深情、對知己無微不至的體貼、對晚輩言辭諄諄的勸誡,詩中都表達得淋漓盡致,不僅啟人聯想,更能催人奮進。明代七子將李頎的這首詩“奉為圭臬”,清代著名詩人王士禎也說:“盛唐七言律,老杜(杜甫)外,王維、李頎、岑參耳”,信矣!


【賞析五】

  《送魏萬之京》是唐代詩人李頎的作品。此詩意在抒發別離的情緒。首聯用倒戟法落筆,點出出發前,微霜初落,深秋蕭瑟;頷聯寫離秋,寫游子面對云山,黯然傷神;頸聯介紹長安秋色,暗寓此地不可長留;末聯以長者風度,囑咐魏萬,長安雖樂,不要虛擲光陰,要抓緊成就一番事業。

  詩人把敘事、寫景、抒情融合在一起,以自己的心情來設想、體會友人跋涉的艱辛,表現了詩人與友人之間深切的友情,抒發了詩人的感慨,并及時對友人進行勸勉。全詩自然真切,情深意長,遣詞煉句尤為后人所稱道。

“枯桑老柏寒颼遛,九雛鳴鳳亂啾啾。”李頎《聽安萬善吹篳篥歌》全詩翻譯賞析

【原文】

  南山截竹為觱篥,此樂本自龜茲出。

  流傳漢地曲轉奇,涼州胡人為我吹。

  傍鄰聞者多嘆息,遠客思鄉皆淚垂。

  世人解聽不解賞,長飚風中自來往。

  枯桑老柏寒颼遛,九雛鳴鳳亂啾啾。

  龍吟虎嘯一時發,萬籟百泉相與秋。

  忽然更作漁陽摻,黃云蕭條白日暗。

  變調如聞楊柳春,上林繁花照眼新。

  歲夜高堂列明燭,美酒一杯聲一曲。


【譯文】

  南山截來的竹子做成了觱篥, 這種樂器本來出自西域龜茲。

  它傳入中原后曲調更為新奇, 涼州胡人安萬善為我們奏吹。

  鄰近的人聽了樂曲人人嘆息, 離家游子生起鄉思個個垂淚。

  世人只曉聽聲而不懂得欣賞, 它恰如那狂飆旋風獨來獨往。

  象寒風吹搖枯桑老柏沙沙響, 象九只雛鳳繞著老母啾啾喚。

  象龍吟虎嘯一齊迸發的吼聲, 象萬籟百泉相雜咆哮的秋音。

  忽然聲調急轉變作了漁陽摻, 有如黃云籠罩白日昏昏暗暗。

  聲調多變仿佛聽到了楊柳春, 真象宮苑繁花令人耳目一新。

  除夕之夜高堂明燭排排生輝, 美酒一杯哀樂一曲心胸欲碎。


【賞析一】

  這首詩是寫聽了胡人樂師安萬善吹奏篳篥,稱贊他高超的演技,同時寫篳篥之聲凄清,聞者悲涼。前六句先敘篳篥的來源及其聲音的凄涼;

  中間十句寫其聲多變,為春為秋,如鳳鳴如龍吟。末兩句寫作者身處異鄉,時值除夕,聞此尤感孤寂凄苦。詩在描摹音樂時,不但以鳥獸樹木之聲作比,同時采用通感手法,以“黃云蔽日”“繁花照眼”來比喻音樂的陰沉和明快,表現手法自有獨到之處。


【賞析二】

  《聽萬安善吹篳篥歌》是唐代詩人李頎的詩詞作品。記述的是當時自西域傳入的新聲,可以看出唐朝文化藝術的多方面發展。

  李頎(690——75),東川人(今四川三臺),少年時曾寓居河南登封。開元十三年進士,做過新鄉縣尉的小官,詩以寫邊塞題材為主,風格豪放,慷慨悲涼,七言歌行尤具特色。

  足以表現李頎的詩歌成就的大致有這樣三個方面:一是邊塞詩,如《古意》、《古從軍行》,以豪邁的語調寫塞外的景象,揭露封建帝王開邊黷武的罪惡,情調悲涼沉郁。二是描寫音樂的詩篇,如《聽董大彈胡笳弄兼寄語房給事》、《聽安萬善吹篳篥歌》,記述的是當時自西域傳入的新聲,可以看出唐朝文化藝術的多方面發展。三是寄贈友人之作,有《送陳章甫》、《別梁?》、《送康洽入京進樂府歌》、《贈張旭》等,著力描敘一些不得施展懷抱的,有才能的人物。詩中刻畫人物栩栩如生,發展了古典詩歌的藝術技巧。


【賞析三】

  李頎有三首涉及音樂的詩。一首寫琴(《琴歌》),以動靜二字為主,全從背景著筆。一首寫胡笳(《聽董大彈胡笳弄兼寄語房給事》),以兩賓托出一主,正寫胡笳。這一首寫觱篥,以賞音為全詩筋脊,正面著墨。三首詩的機軸,極容易相同,詩人卻寫得春蘭秋菊,各極一時之妙。

  這首詩的轉韻尤為巧妙,一共只有十八句,依詩情發展,變換了七個不同的韻腳,聲韻意境,相得益彰。


【賞析四】

  這首詩與前兩首最大的不同,除了轉韻頻繁以外,主要的還是在末兩句詩人動人感情。琴歌中詩人只是淡淡地指出了別人的云山千里,奉使清淮,自己并未動情;胡笳歌中詩人也只是勸房給事脫略功名,并未觸及自己。這一首卻不同了。時間是除夕,堂上是明燭高燒,詩人是在守歲,一年將盡夜,哪有不起韶光易逝、歲月蹉跎之感!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作何排遣呢?“美酒一杯聲一曲”,正是“對此茫茫,不覺百感交集”之際,無可奈何之一法。這一意境是前二首中所沒有的,詩人只用十四個字在最后略略一提,隨即放下,其用意之隱,用筆之含茹,也是前兩首中所沒有的。

  后來李商隱曾有“一杯歌一曲,不覺夕陽遲”之句,北宋晏殊《浣溪沙》詞中也有“一曲新詞酒一杯,去年天氣舊亭臺,夕陽西下幾時回”之句,取材與用字,都和李頎這兩句相同。但同一惘惘不堪之情,李頎以高華的字面,挺健的句法暗表,李商隱則以舒徐的態度,感慨的口氣微吟,晏殊則以委婉的情致,搖曳的風調細說。風格不同,卻有一脈相通之處,可見李頎沾澤之遠。


【賞析五】

  “南山截竹為觱篥”,先點出樂器的原材料,“此樂本自龜茲出”說明樂器的出處。兩句從來源寫起,用筆質樸無華、選用入聲韻,與琴歌、胡笳歌起筆相同,這是李頎的特點,寫音樂的詩,總是以板鼓開場。接下來轉入低微的四支韻,寫觱篥的流傳,吹奏者及其音樂效果,“流傳漢地曲轉奇,涼州胡人(指安萬善)為我吹,旁鄰聞者多嘆息,遠客思鄉皆淚垂”,寫出樂曲美妙動聽,有很強的感染力量,人們都被深深地感動了。

  下文忽然提高音節,用高而沉的上聲韻一轉,說人們只懂得一般地聽聽而不能欣賞樂聲的美妙,以致于安萬善所奏觱篥仍然不免寥落之感,獨來獨往于暴風之中。“長飆風中自來往”這一句中的“自”字,著力尤重。行文至此,忽然咽住不說下去,而轉入流利的十一尤韻描摹觱篥的各種聲音了。觱篥之聲,有的如寒風吹樹,颼飗作聲;樹中又分闊葉落葉的枯桑,細葉長綠的老柏,其聲自有區別,用筆極細。有的如鳳生九子,各發雛音,有的如龍吟,有的如虎嘯,有的還如百道飛泉和秋天的各種聲響交織在一起。四句正面描摹變化多端的觱篥之聲。接下來仍以生動形象的比擬來寫變調。先一變沉著,后一變熱鬧。沉著的以《漁陽摻》鼓來相比,恍如沙塵滿天,云黃日暗,用的是往下咽的聲音,熱鬧的以《楊柳枝》曲來相比,恍如春日皇家的上林苑中,百花齊放,用的是生氣盎然的十一真韻。接著,詩人忽然從聲音的陶醉之中,回到了現實世界。楊柳繁花是青春景象,而現在是什么季節呢?“歲夜”二字點出這時正是除夕,而且不是做夢,清清楚楚是在明燭高堂,于是詩人產生了“浮生若夢,為歡幾何”的想法。盡情地欣賞罷!“美酒一杯聲一曲”,寫出詩人對音樂的喜愛,與上文伏筆“世人解聽不解賞”一句呼應,顯出詩人與“世人”的不同,于是安萬善就不必有長飆風中踽踽涼涼自來往的感慨了。由于末了這兩句話是寫“汲汲顧影,惟日不足”的心情,所以又選用了短促的入聲韻,仍以板鼓收場,前后相應,見出詩人的著意安排。

“古戍蒼蒼烽火寒, 大荒沉沉飛雪白。”李頎《聽董大彈胡笳聲兼寄語弄房給事》全詩翻譯賞析

【原文】

  蔡女昔造胡笳聲, 一彈一十有八拍。

  胡人落淚沾邊草, 漢使斷腸對歸客。

  古戍蒼蒼烽火寒, 大荒沉沉飛雪白。

  先拂商弦后角羽, 四郊秋葉驚摵摵。

  董夫子,通神明, 深山竊聽來妖精。

  言遲更速皆應手, 將往復旋如有情。

  空山百鳥散還合, 萬里浮云陰且晴。

  嘶酸雛雁失群夜, 斷絕胡兒戀母聲。

  川為凈其波, 鳥亦罷其鳴。

  烏孫部落家鄉遠, 邏娑沙塵哀怨生。

  幽音變調忽飄灑, 長風吹林雨墮瓦。

  迸泉颯颯飛木末, 野鹿呦呦走堂下。

  長安城連東掖垣, 鳳凰池對青瑣門。

  高才脫略名與利, 日夕望君抱琴至。


【譯文】

  當年蔡琰曾作胡笳琴曲, 彈奏此曲總共有十八節。

  胡人聽了淚落沾濕邊草, 漢使對著歸客肝腸欲絕。

  邊城蒼蒼茫茫烽火無煙, 草原陰陰沉沉白雪飄落。

  先彈輕快曲后奏低沉調, 四周秋葉受驚瑟瑟凋零。

  董先生通神明琴技高妙, 深林鬼神也都出來偷聽。

  慢揉快撥十分得心應手, 往復回旋仿佛聲中寓情。

  聲如山中百鳥散了又集, 曲似萬里浮云暗了又明。

  象失群的雛雁夜里嘶叫, 象胡兒戀母痛絕的哭聲。

  江河聽曲而平息了波瀾, 百鳥聞聲也停止了啼鳴。

  仿佛烏孫公主遠懷故鄉, 宛如文成公主之怨吐蕃。

  幽咽琴聲忽轉輕松瀟灑, 象大風吹林如大雨落瓦。

  有如迸泉颯颯射向樹梢, 有如野鹿呦呦鳴叫堂下。

  長安城比鄰給事中庭院, 皇宮門正對中書省第宅。

  房才高不為名利約束, 晝夜盼望董大抱琴來奏。


【賞析一】

  “蔡女昔造胡笳聲”至“大荒沉沉飛雪白。”六句單寫《胡笳十八拍》曲子本身的精妙之處。“漢使斷腸對歸客。”一句,有言“歸客”即蔡文姬,取文姬歸漢之故。細想之似為不妥:文姬歸漢,“漢使”有何斷腸之處?施同以為,此“漢使”“歸客”都應同前句之“胡人”是虛指。即言:胡人聞《胡笳十八拍》而落淚,漢朝在胡的使臣們看見他人歸漢,聞之更加思鄉斷腸。

  “先拂商弦后角羽”至“野鹿呦呦走堂下。”十八句寫董大撫琴之高技。“董夫子,通神明,深山竊聽來妖精。”兩句為因果關系,后句是“深山妖精來竊聽”的倒裝。“嘶酸雛雁失群夜,斷絕胡兒戀母聲。”兩句直寫琴聲,其聲如“夜失群雛雁之酸嘶,胡兒之斷絕戀母聲。”“烏孫部落家鄉遠,邏娑沙塵哀怨生。”兩句用典,是寫琴意。更多唐詩欣賞敬請關注“習古堂國學網”的唐詩三百首欄目。

  “長安城連東掖垣,鳳凰池對青瑣門。高才脫略名與利,日夕望君抱琴至。”是“寄房給事語”。前兩句突寫房琯位高權重,后兩句與前語構成轉折關系。“日夕望君抱琴至”的原因有二:一是董大琴技神妙;二是“高才脫略名與利”。是繼續對董大的肯定,更是對房琯人品的贊美。


【賞析二】

  這首詩是董大以琴彈奏《胡笳弄》這一歷史名曲,意在描摹琴聲,明以贊董大,暗以頌房琯。

  全詩巧妙地把董大之演技、琴聲,以及歷史背景、歷史人物的感情結合起來,既周全細致又自然渾成。最后稱頌房琯,也寄托自身的傾慕之情。詩以驚人的想象力,把風云山川,鳥獸迸泉,以及人之悲泣,人為描摹琴聲的各種變化,使抽象的琴聲變成美妙具體的形象,使讀者易于感受。是一首較早描寫音樂的好詩。


【賞析三】

  李頎此詩,約作于天寶六、七載(747——748)間。董大即董庭蘭,是當時著名的琴師。所謂“胡笳聲”,也就是《胡笳弄》,是按胡笳聲調翻為琴曲的。所以董大是彈琴而非吹秦胡笳。

  這首七言古體長詩,通過董大彈奏《胡笳弄》這一歷史名曲,來贊賞他高妙動人的演奏技藝,也以此寄房給事(房琯),帶有為他得遇知音而高興的心情。


【賞析四】

  《聽董大彈胡笳聲兼寄語弄房給事》是唐朝李頎創作的七言古詩,全詩寫董大以琴彈奏《胡笳弄》這一名曲,意在描摹琴聲。

  全詩的特色就在于巧妙地把演技、琴聲、歷史背景以及琴聲所再現的歷史人物的感情結合起來,筆姿縱橫飄逸,既周全細致又自然渾成。最后對房給事含蓄的稱揚,既為董庭蘭祝賀,也多少寄托著作者的一點傾慕之情。


【賞析五】

  詩開首不提“董大”而說“蔡女”,起勢突兀。蔡女指東漢末年的蔡琰(文姬),文姬歸漢時,感笳之音,翻笳調入琴曲,作《胡笳十八拍》(拍,等于段)。三、四兩句,是說文姬操琴時,胡人、漢使悲切斷腸的場面,反襯琴曲的感人魅力。五、六兩句反補一筆,寫出文姬操琴時荒涼凄寂的環境,蒼蒼古戍、沉沉大荒、烽火、白雪,交織成一片黯淡悲涼的氣氛,使人越發感到樂聲的哀婉動人。以上六句為第一段,詩人對“胡笳聲”的來由和藝術效果作了十分生動的描述,把讀者引入了一個幽邃的藝術境界。讀者要問:如此深摯有情的《胡笳弄》,作為一代名師的董庭蘭又彈得如何呢?于是,詩人順勢而下,轉入正面敘述。從蔡女到董大,遙隔數百年,一曲琴音,把兩者巧妙地聯系起來。

  “先拂商弦后角羽”,至“野鹿呦呦走堂下”為第二段。董大彈琴,確實身手不凡。“先拂”句是寫彈琴開始時的動作。古琴七弦,配宮、商、角、徵、羽及變宮、變徽為七音。董大輕輕地拂拭琴弦,次序是由商弦到角弦,意為曲調開始時遲緩而低沉。琴聲一起,“四郊秋葉”被驚得摵摵(shè設)而下。一個“驚”字,出神入化,極為生動。詩人不由得贊嘆起“董夫子”來,說他的演奏簡直象是“通神明”,不只驚動了人間,連深山妖精也悄悄地來偷聽了!“言遲”兩句概括董大的技藝。“言遲更速”、“將往復旋”,指法是如此嫻熟,得心應手,那抑揚頓挫的琴音,漾溢著激情,象是從演奏者的胸中流淌出來。

  董大的指法使人眼花撩亂,那么琴聲究竟如何呢?詩人不從正面著手,卻以種種形象的描繪,來烘托那凄惻動聽的聲音。琴聲忽縱忽收時,就象空廓的山間,群鳥散而復聚。曲調低沉時,就象浮云蔽天;清朗時,又象云開日出。嘶啞的琴聲,仿佛是失群的雛雁,在暗夜里發出辛酸的哀鳴,嘶酸的音調,正是胡兒戀母聲的繼續。詩到此忽然宕開一筆,又聯想起當年文姬與胡兒訣別時的情景,照應了第一段蔡女琴聲,而且以雛雁喻胡兒,更使人感覺到琴音的悲切。接著二句,引自然界景物來反襯琴聲的巨大魅力。琴聲回蕩,河水為之滯流,百鳥為之罷鳴,世間萬物都為琴聲所感動了,這不是“通神明”了嗎?其實,川不會真靜,鳥不會罷鳴,只是因為琴聲迷住了聽者,“洋洋乎盈耳哉”,唯有琴聲而已。詩人接著指出,董大的彈琴不僅僅是動聽而已,他還能完美地傳遞出琴曲的神韻。側耳細聽,那幽咽的聲音,充滿著漢朝烏孫公主遠托異國、唐朝文成公主遠度沙塵到邏娑(拉薩的另一音譯)那樣的異鄉哀怨之情。這與蔡女造《胡笳弄》的心情是十分合拍的。

  直到“幽音”以下四句,詩人才從正面描寫琴聲,而且運用了許多形象的比喻。“幽音”是深沉的音,但一經變調,就忽然“飄灑”起來。忽而象“長風吹林”,忽而象雨打屋瓦,忽而象掃過樹梢的泉水颯颯而下,忽而象野鹿跑到堂下發出呦呦的鳴聲。輕快悠揚,變幻無窮,怎不使聽者心醉入迷呢?

  這一段,詩人洋洋灑灑,酣暢淋漓,從不同的角度表現董大彈奏《胡笳弄》的情景。由于董大爐火純青的技藝,蔡女“十八拍”豐富的琴韻得到充分的體現。詩人對董大的贊慕之情,自在不言之中。最后四句,是“兼寄房給事”的。唐朝帝都長安,皇宮面南坐北,禁中左右兩掖分別為門下、中書兩省。“鳳凰池”指的是中書省,青瑣門是門下省的闕門。給事中正是門下省之要職。詩沒有提人而人在其中,而且暗示其密邇宮庭,官位令人羨艷。最后,詩以贊語作結。房琯不僅才高,而且不重名利,超逸脫略。這樣的高人,正日夜盼望著你抱琴而去呢!這里也暗示董庭蘭得遇知音,可幸可羨。而李頎對董彈《胡笳弄》的欣賞,以及所作的傳神的描摹,自然也非知音莫能為。

  值得特別注意的是,這首詩關聯著三方面──董庭蘭、蔡琰和房琯。寫董庭蘭的技藝,要通過他演奏《胡笳弄》來寫。要寫《胡笳弄》,便自然和蔡琰聯系起來,既聯系她的創作,又聯系她的身世、經歷和她所處的特殊環境。全詩的特色就在于巧妙地把演技、琴聲、歷史背景以及琴聲所再現的歷史人物的感情結合起來,筆姿縱橫飄逸,忽天上,忽地下,忽歷史,忽目前。既周全細致又自然渾成。最后對房給事含蓄的稱揚,既為董庭蘭祝賀,也多少寄托著作者的一點傾慕之情。李頎此時雖久已去官,但并未忘情宦事,他是多么希望能得遇知音而一顯身手啊!

“月照城頭烏半飛,霜凄萬樹風入衣。”李頎《琴歌》全詩翻譯賞析

【原文】

  主人有酒歡今夕,請奏鳴琴廣陵客。

  月照城頭烏半飛,霜凄萬樹風入衣。

  銅爐華燭燭增輝,初彈淥水后楚妃。

  一聲已動物皆靜,四座無言星欲稀。

  清淮奉使千余里,敢告云山從此始。


【譯文】

  今夜主人有酒,我們暫且歡樂;

  敬請彈琴高手,把廣陵曲輕彈。

  城頭月明星稀,烏鵲紛紛飛散;

  嚴霜寒侵樹木,冷風吹透外裝。

  銅爐薰燃檀香,華燭閃爍光輝;

  先彈一曲淥水,然后再奏楚妃。

  一聲琴弦撥出,頓時萬籟俱寂。

  星星為之隱去,四座沉默陶醉。

  奉命出使清淮,離家千里萬里;

  告歸四川云山,是夜萌生此意。


【賞析一】

  《琴歌》是唐代詩人李頎創作的一首七言古詩。這首詩記一次宴會聽琴的情景。

  前六句以室外凄清的秋景來反襯華堂上爐火融融、紅燭高燒的溫暖歡樂。后四句以琴聲一響萬簌俱靜,聽者沉醉無言,并且引動詩人辭官歸隱的念頭,來表現音樂神奇的感染力量。


【賞析二】

  這首詩通過對美妙琴音的贊嘆,從而引起自己歸隱的情思。

  作者把“奉使”和“云山”對舉,顯然是對仕途的不滿。在描繪琴音效果上,此詩最大的特色就是借助環境描寫,進行側面烘托,從而在動靜形和室外的烏鴉紛飛、霜摧萬木的悲凄景狀進行鮮明對比,在極不協調的畫面構置中,寄寓隱隱的憂情。他在另一首《不調歸東川別業》詩中,一再表示:“慚無匹夫志,悔與名山辭。紱冕謝知已,林園多后的”,急欲棄官歸隱,都說明了他“厭薄世務”的人生態度。


【賞析三】

  全詩寫時、寫景、寫琴、寫情,有條不紊,收放自然,“圓如貫珠”(《國雅品》卷二)。這首詩最讓人賞玩不已的應該是詩人多方映襯、動靜結合,虛實相生的表現手法。誠如《詩筏》所言:“只第二句點出‘琴’字,其余滿篇霜月風星,烏飛樹響,銅爐華燭,清淮云山,無端點綴,無一字及琴,卻無非琴聲,移在箏笛琵琶觱篥不得也。”詩人通過營造意境、渲染氣氛、刻畫心理,使讀者生動形象地感受到了琴歌之美。

    此詩是詩人奉命出使清淮時,在友人餞別宴會上聽琴后所作。詩以酒詠琴,以琴醉人;聞琴懷鄉,期望歸隱。首二句以飲酒陪起彈琴;三、四句寫未彈時的夜景:月明星稀,烏鵲半飛,冷風吹衣,萬木肅煞。五、六句寫初彈情景;銅爐香繞,華燭齊輝,初彈《淥水》,后彈《楚妃》。七、八句寫琴歌動人;一聲撥出,萬籟俱寂,星星隱去,四座無言。后兩句寫聽琴聲之后,忽起鄉思:客去清淮,離家萬里,歸隱云山,此夜之思。

    全詩寫時,寫景,寫琴,寫人,步步深入,環環入扣,章法整齊,層次分明。描摹琴聲,重于反襯,使琴聲越發高妙、更加動人。


【賞析四】

  此詩是詩人奉命出使清淮時,在友人餞別宴會上聽琴后所作。詩以酒詠琴,以琴醉人;聞琴懷鄉,期望歸隱。

  這是一首聽琴的歌,寫了聽琴時被音樂所陶醉的感受,并由此而動了歸隱的念頭,覺得要去赴任是一種精神上的負擔。既入仕途,又向往在詩酒和音樂聲中怡然自得,表明了舊時代文人大都有的矛盾心情。


【賞析五】

  唐詩中有不少涉及音樂的作品,其中寫聽琴的詩作尤多,往借詠琴而言志,或借寫聽琴而抒情。李頎的《琴歌》就是這樣的作品,它是詩人奉命出使清淮時,在友人餞別宴席上聽琴后所作。

  首二句交代聽琴的場合、時間、緣起以及演奏者。因酒興而鳴琴,可見其心情之暢達自適。著一“歡”字,渲染了賓主之間推杯換盞、其樂融融的熱鬧氣氛。“鳴琴”二字點題,提挈全篇。

  三、四句轉折一筆,不寫演奏,而寫夜景,描繪了一幅凄神寒骨、悄愴幽邃的深秋月色圖:月光如水傾瀉在靜默的城垣上,不時有烏鵲驚飛;銀霜滿樹,木葉蕭蕭,寒風吹衣,好一派凄冷肅殺之氣!與前兩句所傳達的歡快融洽之情相比,這兩句則低沉壓抑,這是以哀景反襯樂情,即便秋氣凜然,但有酒有琴有知己就足以抵擋了!同時,它為下文寫彈琴作了鋪墊。

  五、六句寫初彈情景。“銅爐華燭燭增輝”這一句是陪襯,扣合首句“歡今夕”三字,表明酒宴已入高潮。銅爐熏染檀香,華燭閃爍生輝,在莊嚴華麗的氣氛中,廣陵客登場獻藝,格外引人注目。“初彈淥水后楚妃”,這一筆是直寫,交代演奏者所彈之曲的名稱,讓人聯想其意。《淥水》是著名的古琴曲,為蔡邕《蔡氏五弄》之一,此曲清空淡雅。杜甫《淥水曲》說“浩歌《淥水曲》,清絕聽者愁”,白居易《聽彈〈古淥水〉》中說“聞君古淥水,使我心和平。欲識慢流意,為聽疏泛聲。西窗竹陰下,竟日有余清”;這些都表明此曲有清心怡情之效。“楚妃”即《楚妃嘆》,也是一首當時廣為流傳的名曲(《樂府詩集》卷29之引《古今樂錄》),屬于深情綿邈之曲。

  七、八句從聽者反應的角度寫演奏者的高超技巧。一聲琴弦撥動,頓時萬籟俱寂,滿座為之陶然沉醉。“皆靜”二字形象地寫出人們徹耳聆聽琴歌的專注著迷的神態。愈是言其靜,就愈突出琴音樂勾魂奪魄的心靈穿透力,就愈烘托出“廣陵客”出神入化的演奏技巧。在這曼妙琴音的洗滌下,人們似乎忘記了塵世的酸辛,漠然了黑夜的漫長。蒼茫的高天之上,星子越來越少,天將放白,他們還沉浸在優美的旋律中,恍然自失。良友佳朋相聚總是太短暫了,徜徉在琴歌中,這一夜是過得那么快。“欲稀”二字巧妙地點明了演奏時間的持續,也照應了首句中的“歡”字,并為下文的直抒胸臆埋下伏筆。

  末尾兩句寫自己的感觸。詩人奉命出使清淮,別宴上縷縷琴音不禁牽動了他的無限鄉思。想到自己離家萬里,不知何日能還鄉,他怎不暗自潸然垂淚?人生如白駒過隙,何苦要如此奔波辛苦呢?也許仕途之累使他深感厭倦了,他萌生了一種強烈的愿望——歸隱。“敢告云山從此始?”這個反問句是詩人的內心獨白,也是他聽了琴歌之后所得的人生啟悟。詩人曾在《不調歸東川別業》中說:“漸無匹夫志,悔與名山辭;紱冕謝知已,林園多后時。”《唐才子傳》中說李頎“性疏簡,厭薄世務”。性格疏放超脫的他,怎耐得住官場的名韁利索的羈絆,爾虞我詐的算計!還不如這樣約三五知己飲酒鳴琴似閑云野鶴般的生活來得逍遙自在!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英魂之刃we峰 时时彩大小历史数据 pk10全天在线计划 北京pk是最稳全天计划 抢庄牌九官网 pt游戏平台 11选五计划软件app E尊娱乐国际 新时时二星缩水软件 抢庄牛牛牌九 赛车6码倍投方案 pk10五码一把中的方法 北京pk赛车7码计划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