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魂之刃we峰
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詩詞大全 » 正文

雍陶的詩詞_雍陶的詩詞翻譯_雍陶的詩詞賞析

發布時間:2019-05-20     瀏覽次數:0
“新水亂侵青草路,殘煙猶傍綠楊村。”雍陶《塞路初晴》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晚虹斜日塞天昏,一半山川帶雨痕。

  新水亂侵青草路,殘煙猶傍綠楊村。

  胡人羊馬休南牧,漢將旌旗在北門。

  行子喜聞無戰伐,閑看游騎獵秋原。


【賞析一】

  這首詩前四句平平敘起,在節奏上舒緩平穩。第三聯異峰突起,在內在旋律的起伏上,猛然形成高潮,給讀者以強烈印象,也使得全詩有了剛健挺拔的氣勢。然后,到尾聯又逐漸平穩,并且回復到前四句去。這樣,在起伏跌宕之中,顯出顯著的變化,在回環往復的結構上,渾然天成,表現了很高的藝術技巧。


【賞析二】

  “新水亂侵青草路,殘煙猶傍綠楊村。”的詩意:雨后新水在青草豐茂的路上到處亂流,裊裊炊煙正在被綠楊簇擁的村莊上盤繞不去,顯得依戀不舍。這兩句用了擬人的手法。用“侵”和“傍”字,將“新水”“殘煙”人格化,形象生動描繪了雨后黃昏時,積水在青草豐茂的路上自由地向低洼處流淌,裊裊的炊煙還盤旋在被綠楊簇擁的村莊上的情景,展示了一幅雨后塞外草原的壯觀圖景。


【賞析三】

  塞路初晴是一首邊塞詩。它以滿腔熱情,謳歌了邊塞初秋時節雨后新晴的明麗風光,使人感到清新、寧靜和安謐,洋溢著濃厚的詩情畫意,令人神往,從中寄寓著詩人希望和平的良好愿望。

  詩卻迥然而異,它以滿腔熱情,謳歌了邊塞初秋時節雨后新晴的明麗風光,使人感到清新、寧靜和安謐,洋溢著濃厚的詩情畫意,令人神往,從中寄寓著詩人希望和平的良好愿望。


【賞析四】

  前四句以簡練的筆墨和秾麗的色彩,寫作者在塞路上行進時的所見,為讀者展示了一幅饒有邊塞情趣的美好畫圖。在草原上,傍晚時分,大雨剛過,斜日反照,一道絢爛的彩虹橫跨天空,山嶺、川原在水汽迷蒙中,還殘留著大雨的痕跡。雨后新水在青草豐茂的路上到處亂流,裊裊炊煙正在被綠楊簇擁的村莊上盤繞不去,顯得依戀不舍。這一切,是無比動人的景象。作者是成都人,他以南方人的新奇的眼光,來審視這塞北的美景,字里行間充溢著歡悅、愉快的感情。

  這四句詩,第一、二句正面點題,時間、地都十分明確,特別是重點突出了初晴,具有統攝全詩的作用。第一句“晚虹斜日塞天昏”,乍看來,在點明時間上似乎疊床架屋,有些犯復,但仔細咀嚼,卻寄寓著作者深刻的用心。“晚虹”,亦即傍晚的彩虹,是作者在草原上行進時,最先映入眼簾的景物,這當空舞動的七色彩練,將作者的視線不由自主地引入廣闊的空間。一個“晚”字,點明了時間。在廣闊的天空中,與“晚虹”相對,正是那發射著光輝的“斜日”,唯其斜掛天際,才能與天邊彩虹遙相呼應,使得畫面極為開闊,表現出邊塞雄渾的特色。這里,“斜日”不是用來點明時間,而是用來描寫實有景象。“塞天昏”的“昏”字,也不是用以表明時近黃昏,而是用以形容草原上大雨剛歇,經強烈陽光的照射,水汽上升而形成的略帶迷蒙的景象,這是草原初晴時的顯著特征。這一句與下句“一半山川帶雨痕”,組成了一幅壯闊的圖景,是從遠處落筆。第三、四句由遠而近,寫詩人腳下之路,然后又稍稍推開去,寫附近散布在草原上的村莊。天上地下,遠處近處,景物富于變化,很有層次。

  同時,作者攝入詩中的景物,在顏色的搭配上,也很有特點。“晚虹”、“斜日”、“青草”、“殘煙”、“綠楊”,組合在一起,色彩異常艷麗,但秾麗中又有清新之感;風光宛如旖旎江南,但旖旎中又有北國的雄渾。顏色上的搭配,與空間位置上的變化結合在一起,從而將草原風光形象準確地傳達給了讀者,使人如身臨其境。

  第五、六句是作者在看到這一派大好風光時的感嘆,是全詩的主干。“胡人羊馬休南牧,漢將旌旗在北門。”賈誼《過秦論》:“胡人不敢南下而牧馬。”北方游牧民族常向南擴展勢力,故“南牧”實含有侵略的意味。“漢將”即指唐將,此是唐詩中的慣用法。

  “北門”,即北方門戶,《舊唐書·郭子儀傳》:“朔方,國之北門。”這兩句是警戒北方游牧民族,休得南下侵略,因為強大的唐軍正駐守在北方,是衛國的長城。詩句顯得義正辭嚴,有凜然不可侵犯之概。為了加強氣勢,作者使用因果倒裝法,將“胡人羊馬休南牧”的警告語前置,放在主導地位上,以逆筆取勢,顯得更為有力。這兩句初讀時似覺與前四句有些脫節,但細味詩意,不難看出,它是承上“新水亂侵青草路”而來,由于雨水充裕,草原上青草長勢茂盛,因而想到羊馬南牧。從內在聯系上看,非常自然,非常緊密,在突然的跳躍中,隱含著細針密線的連綴。

  最后兩句:“行子喜聞無戰伐,閑看游騎獵秋原。”前一句是緊承第三聯。如果說上一聯中還隱含著作者對戰爭的戒備心理的話,那么,經過打聽,證實此時確乎停止戰爭了,作者的戒備心理也就隨之消失,不禁欣然于懷了。一個“喜”字,生動地傳達出了作者此時的高興情懷。于是,他悠然地看著三三兩兩的游騎在草原上打獵,往來馳逐,心情輕松愉快。一個“閑”字,與上句“喜”字相對應,進一步表現了作者的愉快心情。“秋原”二字,又將讀者的想象引回到前四句,那雨后初晴的美景,又生動地展現在讀者面前。并且,在前四句靜景的描寫上,又增加了動態的游騎。動靜結合,使整個草原更富有生氣,把景色裝點得更加美好。于是,那明麗清爽的畫圖,愈益清晰地浮現在讀者眼前,那悠然綿邈的韻味情致,也令人回味無窮。


【賞析五】

  這首詩寫在邊塞途中乍雨初晴的景色,后四句表現了人民希望邊界安靜無征戰的心情。

  雍陶(約846年前后在世),字國鈞,成都(今四川成都)人。唐代詩人。

“門外晚晴秋色老,萬條寒玉一溪煙。”雍陶《韋處士郊居》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滿庭詩境飄紅葉,繞砌琴聲滴暗泉。

  門外晚晴秋色老,萬條寒玉一溪煙。


【譯文】

  紅葉在風中紛紛飄落,鋪滿了整個庭院,使人仿佛置身于詩的境界。步上臺階,只聽叮叮咚咚的琴聲在身畔繚繞,哦,原來正濺落著一道隱蔽的飛泉。走出門外,已是夕陽西下,秋天的景色也失去了平時的姿彩。只剩下冷森森的萬竿綠竹。沉沉的暮煙正從蜿蜒流淌的溪水上升騰起來。


【賞析一】

  《韋處士郊居》是唐代詩人雍陶所作的一首七絕小詩。此詩描寫了秋日晚景,詩人尋友人不遇,于院中觀奇景妙境所感。詩中運用了寒玉、溪煙等意象,表達了主人高雅的情趣、曠潔的品格,以景寫人,以物喻人。同時,此詩以眼前美景反襯了詩人尋人不遇的寂寞情懷,手法甚高,值得玩味。


【賞析二】

  這首詩創作于晚唐時期,是一首描述友人韋處士郊外隱居環境之作。詩人在郊居中沒找到友人,就在院內繞了一圈,看到秋色甚美便寫下了這首七言絕句。


【賞析三】

  首聯寫韋處士郊居庭院景物,起句描寫整個庭院滿是飄飛飄落的紅葉,將深秋庭院裝點得色彩絢麗、紋飾斑斕,極富詩情畫境。所以,詩人以“詩境”二字贊嘆共庭院之奇景妙境,雖然抽象,但卻絕佳,堪稱微妙奪神。而韋處士并不去清掃地面的紅葉,順其自然,一任紅葉飄落,表現出韋處士喜愛、欣賞自然野趣的興致。次句寫韋處士室內彈琴,那清泠的琴聲在庭院臺階間繚繞回旋,從琴聲流蕩之間,不時地從暗處傳出泉水滴答的聲響,琴聲有暗泉的泉水滴答聲響陪伴,匯成自然美妙的音韻和旋律。古代彈奏琴聲,多有覓求知音的寓意。此處,寫琴聲有暗泉相伴,暗示出韋處士以自然天籟為知音的自得其樂的清高。

  次聯寫韋處士郊居門外的景物。三句寫門外正是秋晚黃昏晴好的天氣,放眼望去,滿目秋色,一個“老”字,點染出秋色的蒼翠濃深。末句以“寒玉”、“溪煙”之意象描摹秋色之“老”。“寒玉”,一般形容清冽雅潔的物象,如水、月、竹。此詩“萬條寒玉”,是形容、描摹韋處士門外生長了茂密的蒼翠挺拔的青竹,好像萬條寒洌的碧玉清高地聳立于塵世。“一溪煙”,是寫韋處士門外臨近一條溪流,那溪流從萬條寒玉之間穿過,水面上飄浮著如煙似霧的瀠漾水氣,更烘襯出韋處士郊居的清幽、雅潔,特別是“寒玉”意象更具隱喻意味,似乎襯托并象征著韋處士的人格與精神。全詩一句一景,按照“滿庭”與“門外”兩截描摹,借境寫入,見境知人,耐人尋味。


【賞析四】

  門外晚晴秋色老,萬條寒玉一溪煙。

  這兩句是說,深秋季節,雨后初晴,郊居庭院里萬竿翠竹隨風搖曳,溪上煙霧迷迷蒙蒙。詩句描繪出一派迷人的秋日景色。


【賞析五】

  雍陶(八○五——?),字國鈞,成都(今四川省成都市)人。大和(八二七——八三五)間進士,歷任侍御史、國子毛詩博士。大中八年(八五四)出任簡州(今四川省簡陽縣)刺史。《全唐詩》錄存其詩一卷。

  雍陶曾多次越秦嶺,穿三峽,到過塞北和今山東、湖南、湖北、福建等地,足跡遍及大半個中國,旅游之作成為他的詩的主要題材。他和張籍、王建、賈島、姚合、殷堯藩等關系密切。律詩語言精煉,工于對仗,是苦吟的結果。不過,他能注意全詩形象的完整性,并通過形象表達自己的感情,可能是從杜甫詩受到啟發。他的《哀蜀人為南蠻俘虜五章》對金代元好問的“喪亂詩”有直接的影響。據說雍陶常常自比謝眺、柳惲。殷堯藩也稱贊他的詩風“清婉逼陰(鏗),何(遜)”。六朝詩人謝、柳、陰,何雖然長于寫景,但很少反映社會生活,雍陶也是如此。

“津橋春水浸紅霞,煙柳風絲拂岸斜。”“津橋春水浸紅霞,煙柳風絲拂岸斜。”雍陶《天津橋春望》原文翻譯與賞析》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津橋春水浸紅霞, 煙柳風絲拂岸斜。

  翠輦不來金殿閉, 宮鶯銜出上陽花。


【賞析一】

  《天津橋春望》是創作于唐代的七言絕句,作者是雍陶。雍陶生活在晚唐。此時,唐王朝國勢日衰,社會危機日益嚴重。詩人來到天津橋畔,目睹宮闕殘破的景象,撫今思昔,不無盛衰興亡之感,于是,揮筆寫下了這首七絕。


【賞析二】

  唐代的東都洛陽,是僅次于京都長安的大城市。它前當伊闕,后據邙山,洛水穿城而過,有“天漢之象”。城南洛水上的天津橋即據此而得名。天津橋一帶,高樓四起,垂柳成陰,景色宜人。唐朝帝王為了享樂,皆頻幸東都。高宗一生先后到洛陽七次。上元年間,他下令于天津橋北,跨洛水興建上陽宮,雕甍繡闥,金碧輝煌。武則天更改東都為神都。終其一朝,除回長安住過兩年外,均在此度過。她營造明堂,擴建宮苑,將上陽宮修葺得更加豪華富麗,作為自己的寢宮。開元年間,玄宗也曾五次來洛陽,每次至少住一年左右,可以說,洛陽城繁華熱鬧之際,正是唐帝國全盛之時。

  安史之亂,洛陽兩遭兵燹,破壞嚴重,而唐朝也自此一蹶不振。天寶以后,帝王不復東幸,舊日宮苑,遂日漸荒廢了。所以,洛陽城的興廢,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唐王朝的盛衰。


【賞析三】

  雍陶生活在晚唐。此時,唐王朝國勢日衰,社會危機日益嚴重。詩人來到天津橋畔,目睹宮闕殘破的景象,撫今思昔,不無盛衰興亡之感,于是,揮筆寫下了這首七絕。

  天津橋下,春水溶溶,絢爛的云霞倒映在水中;天津橋畔,翠柳如煙,枝枝柔條斜拂水面,縷縷游絲隨風飄揚。這自然界的美好春光,不減當年,令人心醉。

  然而,山河依舊,人事已非。透過茂密的樹叢向北望去,盡管昔日高大威嚴的宮殿至今猶存,可是,那千官扈從、群臣迎駕的盛大場面,已不能再見到了。宮殿重門緊閉,畫棟雕梁也失去了燦爛的色澤。當年曾經是日夜歡歌的上陽宮,而今一片寂寥,只有宮鶯銜著一片殘花飛出墻垣。面對著這番情景,詩人怎能不心潮起伏,感慨萬千!


【賞析四】

  詩的一、二兩句,作者先繪出一幅津橋春日圖,明媚綺麗,引人入勝;三、四句轉寫金殿閉鎖、宮苑寂寥,前后映襯,對照鮮明。

  人們從這種強烈的對比中,很自然地感受到自然界的春天歲歲重來,而大唐帝國的盛世卻一去不復返了。這正是以樂景寫哀,因而“倍增其哀”的手法,較之直抒胸臆,具有更強烈的藝術效果。全詩處處切合一“望”字。“金殿閉”是詩人“望”中所見,但苑內的荒涼之狀,畢竟是“望”不到的,于是第四句以宮鶯不堪寂寞,飛出墻外尋覓春光,從側面烘托出上陽宮里凄涼冷落的景象。這一細節,是詩人“望”中所見,因而落筆極為自然,但又曲折地表達了作者難以訴說的深沉感慨,含而不露,淡而有韻,堪稱全詩最精彩的一筆。


【賞析五】

  這首詩通篇寫景,不言史事,不發議論,靜觀默察,態度似乎很悠然。然而,正是在這種看似冷靜的描寫中,蘊藏著作者吊古傷今的沉郁的感情。

“村園門巷多相似,處處春風枳殼花。”雍陶《訪城西友人別墅》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澧水橋西小路斜, 日高猶未到君家。

  村園門巷多相似, 處處春風枳殼花。


【賞析一】

  這首詩為訪友詩,訪友詩一般把筆墨花在抵達友人居處的見聞上,或者是渲染與好友相見的情景上,

  但這首詩,詩題為《訪城西友人別墅》但詩中為何沒涉及友人和他的別墅,其實友人和他的別墅只是沒有直接出現而已。

  其實,從那門巷相似而又枳花滿村的環境中,從那樸素劃一、洋溢著閑野情趣的畫面中,多少可以看出友人及其別墅的投影,而且,在這投影之中,也包含著作者對于別墅主人恬然自得的高雅情懷的贊賞。


【賞析二】

  這首詩表現形式上的特點,是巧妙地運用以境寫人的烘托手法。詩人沒有象其他訪友篇什那樣,把主要筆墨花在描寫抵達友人居處后的見聞上,也沒有渲染好友相逢時的情景。

  在這首詩里,被訪的友人壓根兒沒有露面,他的別墅是什么樣子也沒有直接描寫,詩人寫到踏進友人村莊尋訪就戛然而止,然而,就從這個自然而優美的村野風光中,也能想象到這位友人的風采。這種寫法清新別致,更耐人尋味。


【賞析三】

  “澧水橋西小路斜”,扣緊詩題,展開情節。“澧水橋西”交代詩題中的“城”,是指唐代的澧州城(今湖南北部的澧縣),“澧水”就從城旁流過。句中省略了主人公的動作,通過對“橋西小路”的描繪,告訴我們,詩人已經出了城,過了橋,緩步走在向西曲折延伸的鄉間小路上。

  “日高猶未到君家”,緊承上句,表現他訪友途中的心情。“日高”兩個字,寫出旅人的體會,表現了詩人的奔波和焦急。詩人趕路時間之長、行程之遠,連同他不辭勞頓地彳亍在鄉間小路上的情景,都濃縮在“日高”二字中,足見詩人用字的精煉。接著又用了“猶未”二字,更把他會友急切的心情突出地刻畫了出來。

  全詩已寫了一半,還沒有涉及友人的住所,似乎有點讓人著急。接下去最后兩句:“村園門巷多相似,處處春風枳殼花”,依然沒有提到“君家”,而是一味地表現進入友人居住的村莊后,一邊尋訪,一邊張望的所見、所感。這就不能不引起人們的疑惑:訪城西友人別墅,該不是擬錯了題吧?

  原來詩人注意的是一座座帶有圍籬庭院的村舍,連同它們座落其中的一條條村巷,想從中尋到友人的別墅,可是,它們形狀如此相似,竟然象一個模子刻出來似的!“多相似”,并不是純客觀的描述,而是包含了觀察、判斷,甚至還充滿了新奇和驚訝。這意味著作者是初次接觸這種類型的農村,并且是初次拜訪這位深居農村的友人。他并不熟悉這里的環境,也不知道“友人別墅”的確切位置。從“多相似”的感嘆聲中,還可以想象出作者穿村走巷、東張西望的模樣,和找不到友人別墅時焦急與迷惘的神情。

  雖然由于尋友心切,首先注意的是“門巷”,可是張望之中,一個新的發現又吸引了他的視線:真美啊!家家戶戶的籬邊屋畔,到處都種植著城里罕見的枳樹,潔白而清香的枳樹花正在春風的吹拂下,盛開怒放!

  現在,不知是春風催發了枳花的生機,還是枳花增濃了春意。久居城市的作者,在訪友過程中,意外地欣賞到這種自然脫俗的村野風光,怎么能不被它吸引呢?

  三、四兩句寫得曲折而有層次,反映了作者心情的微妙轉換:由新奇、迷惘變成驚嘆、贊美。一種從未領略過的郊園春景展現在他眼前,使他忘掉了一切—他陶然心醉了,完全沉浸在美好的遐想之中。

  那么,詩中難道真的絲毫沒有涉及友人和他的別墅?當然不是,只是沒有直接出現而已。其實,從那門巷相似而又枳花滿村的環境中,從那樸素、劃一、洋溢著閑野情趣的畫面中,不是也多少可以看出友人及其別墅的投影么!而且,在這投影之中,誰能說,它沒有包含作者對于別墅主人恬然自適的高雅情懷的贊賞?


【賞析四】

  這首隨筆式的小詩,寫的是春郊訪友的感受。作者從平常的題材中,發掘出不平常的情致;用新鮮的構思,揭示了村園春色特有的美。作品本身就象詩中寫到的枳樹花,色彩淡素而又清香襲人,不失為一篇別具風姿的佳品。


【賞析五】

  這首詩表現形式上的特點,就是巧妙地運用以境寫人的烘托手法。在這首詩里,被訪的友人的確沒有直接露面,他的別墅是什么樣子也沒有直接描寫,詩人寫到踏進友人村莊尋訪就戛然而止,然而,就從這個自然而優美的村野風光中,也能想象到這位友人的風采。

“從來只有情難盡,何事名為情盡橋。”雍陶《題情盡橋》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從來只有情難盡, 何事名為情盡橋。

  自此改名為折柳, 任他離恨一條條。


【譯文】

  自古以來,人生最難了斷的就是濃濃的真情,

  橋,怎么能以“情盡”來命名呢?!

  今后它就改名為“折柳橋” 吧,

  盡管人間的離愁別恨就像千絲萬縷的柳絲一樣,飄蕩在人們的心中。


【賞析一】

  雍陶在唐宣宗大中八年(854)出任簡州刺史。簡州的治所在陽安(今四川簡陽西北)。

  據說一天他送客到城外情盡橋,向左右問起橋名的由來。回答說:“送迎之地止此。”雍陶聽后,很不以為然,隨即在橋柱上題了“折柳橋”三字,并寫下了這首七言絕句。


【賞析二】

  雍陶,字國鈞,四川成都(今成都市)人,當生于唐順宗永貞元年(805)或之前,卒年不詳。是晚唐時期較有成就的詩人,為時人推崇。出身貧寒,文宗大和八年(834)登進士第。曾任侍御史、國子毛詩博士。大中八年(854)任簡州(今四川簡陽縣)刺史,世稱雍簡州。曾多次穿越三峽,度過秦嶺,游歷過江南塞北許多地方。寫過不少游記詩作。晚年辭官,閑居于雅州盧山,不知所終。

  雍陶工詩,善于描景抒情,擅長律詩,絕句更佳。與王建、賈島、姚和等人交往唱和。《全唐詩》存詩一卷,收詩131首。


【賞析三】

  這詩即興而作,直抒胸臆,筆酣墨暢,一氣流注。第一句“從來只有情難盡”,即從感情的高峰上瀉落。詩人以一種無可置疑的斷然口氣立論,道出了萬事有盡情難盡的真諦。“從來”二字似不經意寫出,含蘊卻極為豐富,古往今來由友情、愛情織成的種種悲歡離合的故事,無不囊恬其中。第二句“何事名為情盡橋”,順著首句的勢頭推出。難盡之情猶如洪流淹過橋頭,順勢將“情盡橋”三字沖刷而去。

  前兩句是“破”,后兩句是“立”。前兩句過后,詩勢略一頓挫,好象見到站在橋頭的詩人沉吟片刻,很快唱出“自此改名為折柳”的詩句來。折柳贈別,是古代習俗。詩人認為改名為折柳橋,最切合人們在此橋送別時的情景了。接著,詩又從“折柳”二字上蕩開,生出全詩中最為痛快淋漓、也最富于藝術光彩的末句—“任他離恨一條條”。“離恨”本不可見,詩人卻化虛為實,以有形之柳條寫無形之情愫,使人想見一個又一個河梁送別的纏綿悱惻的場面。

  詩的發脈處在“情難盡”三字。由于“情難盡”,所以要改掉“情盡橋”的名稱,改為深情的“折柳橋”;也是由于“情難盡”,所以寧愿他別情傷懷,離恨條條,也勝于以“情盡”名橋之使人不快。“情難盡”這一感情線索貫穿全篇,故給人以一氣呵成的和諧的美感。


【賞析四】

  首聯“從來只有情難盡,何事名為情盡橋。”首句在感情的最高處落筆,以毋容置疑的口氣,斷然指出,世界萬事都有完了,結束,而情意卻無盡頭。用人間綿綿不盡的真情為自己的判斷立論。“從來”二字極為確切、深刻,蘊含極為豐富。古今中外,無論親情、愛情、還是友情,所演繹出來的那些悲歡離合、纏綿悱惻的故事,都被“從來”二字包含其中。第二句“何事名為情盡橋”,乘上句的勢頭,表達了作者與世人不同的看法,古往今來人們之間的感情是沒有窮盡的。這里使用了反詰句,更增加了肯定的意思。“情難盡”的氣勢,把“情盡橋”狹隘、膚淺、世俗的認識,沖刷得干干凈凈。

  首聯兩句是“破”。“情盡橋”的觀點不合于人情、道義和社會現實,從而進行了否定;尾聯兩句“自此改名為折柳,任他離恨一條條”,這就是“立”,而且立得有理有據。古人有折柳送別的習俗,“柳”、“留”語音相諧,故而詩人唱出“自此改名為折柳”情意深沉的詩句。橋名改得合情合理,精辟,恰當。人間盡管有離情別恨的惆悵,不管是親朋好友,或是紅顏知己,折柳相送,雖然天南地北,海角天涯,人各一方,但胸中情誼卻永生難忘,盡管有時間、空間的阻隔,這份情永遠不會消失,這正是送別雙方共同的心愿,社會人情的共鳴和心聲。此外這里還蘊含著一個更深層的境界:“情盡橋”的氣氛是悲苦的、凄楚的、無奈的,給人一種凄涼的感覺,好像是過了此橋,親人朋友之間,情誼已斷,生離死別,永無再見之期,這是何等的傷感和不幸;而“折柳橋”的意蘊卻不然,即使折柳送別,天各一方甚至是海角天涯,但分別或許是暫時的,說不定很快就會再見面的。送別不是永別,更不是訣別;起碼還有一種再見面的機會和希望,給人一種后會有期的可能和期冀。氣氛是平和的、沉穩的、溫情的;營造了一種既纏綿繾綣的離愁別緒,而又衷情堅定地相信后會有期的樂觀境界。“情”是人一生永遠懷念,不能忘卻的,分離是暫時的,于是心里永遠升騰著永恒的情誼。而絕不是“情盡橋”那樣消極的傷感和冷峻的氛圍。

  于是末句“任他離恨一條條”,用了借喻的方法,抒發了折柳相送,離人之間的綿綿深情。“離恨”是一種摸不到的、無形的情愫,情感是抽象的,但詩人用條條柳絲來描繪折柳贈別的離情別緒,使人聯想到古往今來一個個纏綿悱惻、揮淚而別的動人場面,同時亦可見離別之情是多么深沉和厚重。

  把傷感、凄涼的“情盡橋”改為深情、溫馨的“折柳橋”是符合世情和社會現實的。“情難盡”是貫穿全詩的中心和主旨,作品如行云流水,首尾呼應,結構嚴謹,給讀者以和諧溫情的美感,引人深思。

  雍陶的絕句清新淡雅,意象明快疏朗,行文自然、流暢,語意清淺而寓意深沉,韻味濃郁,言有盡而意無窮,使人百讀不厭。

  雍陶改橋名的故事傳為歷史佳話,膾炙人口,人們離別時,往往會吟詠這首詩,以表示珍重深厚的離別情意。


【賞析五】

  雍陶于唐宣宗大中八年(854)出任簡州刺史。簡州城外有一座橋,名為“情盡橋”,據說人們送別時,就要在此分別,不再相送。一次雍陶送友人來到城外橋邊,左右人竟告訴他,送行于此停步,因為已經到了“情盡橋”。

  雍陶聞聽很納悶,不以為然。他覺得不管是親情、友情、還是愛情,都是沒有窮盡的,難道走到“情盡橋”情感就完結了、沒有了?實在不妥。他想到古代樂府詩《折楊柳》送別的習俗,當即就把橋的名字,改為“折柳橋”,還把這個想法寫成這首絕句“題折柳橋”,一并題寫在橋柱上。這是首即興作品,直抒胸臆,筆觸酣暢淋漓,一氣呵成。

“煙波不動影沉沉,碧色全無翠色深。”雍陶《題君山》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煙波不動影沉沉,碧色全無翠色深。

  疑是水仙梳洗處,一螺青黛鏡中心。


【譯文】

  八百里洞庭風平浪靜,君山的側影深深地映在水中, 彷佛看不見那碧綠的湖水,只有青翠的山色顯得更加鮮明, 我忽然想起住在君山的湘君姐妹,這里莫非是這些仙女梳洗的地方?你看那一螺畫眉的青黛,正放在明亮的鏡中央。


【賞析一】

  八百里洞庭,煙波浩渺。歷來詩人都寫它的闊大壯盛的氣象,留下了“氣蒸云夢澤,波撼岳陽城”、“吳楚東南坼,乾坤日夜浮”等名句。

  而雍陶的這首絕句,卻別出心裁,以纖巧輕柔的筆觸,描繪了一幅“澄泓湛凝綠,物影巧相映”(韓愈《岳陽樓別竇司直》)的精細圖景,并融入美麗的神話傳說,構成新巧而又清麗的篇章。


【賞析二】

  這首描繪洞庭君山的詩,起筆就很別致。詩人不是先正面寫君山,而是從君山的倒影起筆。“煙波不動”寫湖面風平浪靜;“影”,是寫那倒映在水中的君山之影;“沉沉”,是寫山影的凝重。“碧色全無翠色深”,碧是湖色,翠是山色,凝視倒影,詩人是只見翠山不見碧湖了。這兩句以波平如鏡的湖水,以淺碧與深翠色彩的對比,映襯出君山倒影的鮮明突出。這是一幅靜謐的湖山倒影圖。這種富有神秘色彩的寧靜,很容易引發出詩人的遐想。所以三、四句筆鋒一轉,將湘君、湘夫人的神話傳說,融合在湖山景物的描繪中。古代神話傳說,舜妃湘君姊妹化為湘水女神而遨游于洞庭湖山之上。君山又名湘山,就是得名于此。所以“疑是水仙梳洗處”這一句,詩人在仿佛之間虛寫一筆:“洞庭君山大概是水中女仙居住梳洗的地方吧?”再以比擬的手法輕輕點出:“一螺青黛鏡中間。”這水中倒影的君山,很像鏡中女仙青色的螺髻。

  洞庭君山以它的秀美,吸引著不少詩人為之命筆。“遙望洞庭山水翠,白銀盤里一青螺。”劉禹錫這兩句詩,同樣也是以螺髻來形容,不過這是刻畫了遙望水面白浪環繞之中的君山的情景。雍陶這一首,則全從水中的倒影來描繪,來生發聯想,顯得更為輕靈秀潤。起筆兩句,不僅湖光山色倒影逼真,而且筆勢凝斂,重彩描畫出君山涵映水中的深翠的倒影。繼而詩情轉向虛幻,將神話傳說附會于君山倒影之中,以意取勝,寫得活脫輕盈。這種“鏡花水月”、互相映襯的筆法,構成了這首小詩新巧清麗的格調,從而使君山的秀美,形神兩諧地呈現在讀者的面前。


【賞析三】

  雍陶,字國鈞,成都人。唐代詩人,生卒年不詳,工于詞賦。少年時家境貧寒,遭遇蜀中動亂后,四處漂泊,曾作詩:“貧當多病日,閑過少年時。”834年(大和八年)中進士,852年(大中六年),授國子毛詩博士。他的詩作被當時的很多名家稱贊,但由于恃才傲物,他也受到不少人的疏遠。雍陶與賈島、殷堯藩、無可、徐凝、章孝標友善,以琴樽詩翰相互娛樂,居住在長安城中。后出任簡州刺史,寫下名作《題情盡橋》,一時廣為流傳。晚年閑居廬山養病,過著隔絕塵世的隱居生活。有《唐志集》五卷傳世。


【賞析四】

  洞庭湖中有一座奇秀的青山,傳說它是湘君曾游之地,故名君山,又名湘山、洞庭山。由于美麗的湖光山色與動人的神話傳說,它激發過許多詩人的想象,寫下許多美麗篇章,如“遙望洞庭山水色,白銀盤里一青螺”(劉錫《望洞庭》),“疑是水仙梳洗處,一螺青黛鏡中心”(雍陶《題君山》)等等,這些為人傳誦的名句,巧比妙喻,盡態極妍,異曲同工。


【賞析五】

  此詩一名《洞庭湖》。洞庭湖的美麗景色使歷代詩人寫下優美詩歌,雍陶描寫君山的這首絕句與眾不同。他從山影寫起,選擇風平浪靜的最佳時機,表現了氣象萬千的洞庭湖平靜安詳的另一面。

  波浪不驚、一碧萬頃的洞庭湖水面上,一動不動倒映著君山之影,沉沉的山影渾厚、凝重。湖光山色翠微碧染,色澤鮮明。好一幅靜謐的湖山倒影圖畫!

  不由令人翩翩聯想起美妙古老的神話傳說,這里肯定就是仙女梳洗化妝的地方。你看君山如仙女青色的螺髻,倒影在如鏡的湖水中心。

  這首詩比喻貼切,想象新奇,用鏡花水月互相映襯的筆法,使君山形神兩諧地呈現在讀者面前。詩人用渾厚瀟灑的筆觸,給人新巧清麗之感。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英魂之刃we峰 北京快车pk10官方网站 胜负彩比分直播 快乐时时是国家 pt电子游戏官网 胜负彩 快乐十分技巧计划软件 极速赛车软件怎么下载 山东十一选五推荐 安徽时时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二八杠有哪些作弊法 MG娱乐登录 重庆时时计划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