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魂之刃we峰
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詩詞大全 » 正文

曹鄴的詩詞_曹鄴的詩詞翻譯_曹鄴的詩詞賞析

發布時間:2019-05-19     瀏覽次數:1
“天子好年少,無人薦馮唐。”曹鄴《捕魚謠》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天子好征戰,百姓不種桑。

  天子好年少,無人薦馮唐。

  天子好美女,夫婦不成雙。


【譯文】

  天子喜歡打仗,百姓不事農桑。

  天子喜歡少年,無人舉薦馮唐。

  天子喜歡美女,夫婦不能成雙。


【賞析一】

  至于題作《捕漁謠》,而詩卻無相關內容,或以為怪異。蓋民歌民謠向有特殊調名,如近世“楊柳青”“馬燈調”“蓮花落”“無錫景”可以推知;起先可能抒寫直接內容,后來漸漸失去聯系。水路山歌,漁夫樵子,“牧笛無心信口吹”,只取其自由灑脫。文人詞原亦由民間詞發展而來。其詞調最初大抵有來歷,爾后創作漸多,遂與內容分離;猶如時新名酒仍以百年老窖陳釀作商標,示其古樸醇正而已。順便再說一說章法,前兩章如正形方陣,縱橫悉成對襯;第三章奇數陡起,便覺欹兀,戛然而止,銳其鋒芒。


【賞析二】

  此詩作于唐朝末年。當時朝廷腐敗,黨爭不斷,政局動蕩不安,軍閥混戰,兵火遍地,社會經濟遭到嚴重破壞。曹鄴于是借民間歌謠以諷刺時局。


【賞析三】

  《捕漁謠》是唐代詩人曹鄴的作品。此詩以民歌形式,三章六句分述三個并不相關的內容,通過對比手法諷刺時局,矛頭直指最高統治階級,鞭笞了皇帝的種種罪行,道出了人民的強烈呼聲。


【賞析四】

  以“官倉老鼠大如斗”著稱的曹鄴,如果生于現代,很可能是個優秀的雜文家。他的詩從民間歌謠吸取營養,美刺比興。此詩從表面看,似是漢樂府《城中謠》(“城中好高髻,四方高一尺;城中好大袖,四方全疋帛”)仿作,但兩者只有形式的似點。

  《城中謠》是順向推導,把同類現象從外部加倍放大,產生正比的諷諭效果;《捕漁謠》則為逆向反諷,突出相反事物之間的內在因果關系。《城中謠》批評“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競尚效仿的奢靡風氣,矛頭向下;《捕漁謠》則鋒芒指向最高統治者“天子”,揭露社會禍亂所由因。《城中謠》富于喜劇色彩;《捕漁謠》則充滿悲劇意味。在封建社會,作為“大中進士,官祠部中,洋州刺史”的曹鄴,竟敢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韙,也可說是石破天驚了。

  《捕漁謠》共三章六句,分述三個并不相關的內容,用兩種方式組合:一是不同內容的排比,拓寬外延;二是同一內容的對比,深化內涵,并集中在一個焦點(主題)曝光。豐茸其辭而凝煉其意,正是民間歌謠的普遍特色。遠者漢桓靈時童謠:“舉秀才,不知書;舉孝廉,父別居。寒素清白濁如泥,高第良將怯如黽。”近者如民歌:“種田郎,吃米糠;紡織娘,沒衣裳;賣鹽的老婆喝淡湯,編涼席的睡光床。”其語雖淺顯,事雖明了,作者僅僅作客觀敘寫,不加褒貶,而事實提供的強烈對比,卻表達了深刻的思想內容與鮮明的憎愛態度。

  進一步考察,《捕漁謠》所列舉三端,非同泛泛。首句寫農桑為立國之本,廢于征戰;人才為興邦之道,囿于偏見;夫婦為人倫之先,亂由上作。天子所好雖不過爾爾,其影響卻至巨至大。誠如司馬遷言:“其稱文小,而所指極大,舉類邇而見義遠。”(《屈原列傳》)即以馮唐而論,馮唐向以不遇于時作為典故人物流傳,在漢時尚數次有人舉薦,如今竟至于薦引無人,可悲可嘆。曹鄴對晚唐社會的病態癥結作了深刻揭露,既具有針對的時事性,又有深厚的歷史感。


【賞析五】

  曹鄴(816——?),字鄴之,桂州(桂林)陽朔人,與晚唐著名詩人劉駕、聶夷中、于濆、邵謁、蘇拯齊名,而以曹鄴才穎最佳。曹鄴曾擔任吏部郎中(唐)、洋州刺史(唐)、祠部郎中(唐)等職務。

“雪過藍關寒氣薄,雁回湘浦怨聲長。”曹鄴《送進士下第歸南海》原文與賞析

【原文】

  數片紅霞映夕陽,攬君衣袂更移觴。

  行人莫嘆碧云晚,上國每年春草芳。

  雪過藍關寒氣薄,雁回湘浦怨聲長。

  應無惆悵滄波遠,十二玉樓非我鄉。


【賞析一】

  《送進士下第歸南海》一詩是曹鄴送別詩的名作,晚唐詩人韋莊在他的著名唐詩選本《又玄集》中,選錄了這首詩。可見這首詩在當時就受到人們的歡迎。景色明麗的初冬傍晚,夕陽斜照,天邊飄著幾片紅霞,和夕陽相互映襯著。詩人和即將南歸的朋友,手挽著手,在路邊設酒宴送別。他們飲了一杯又一杯,送了一程又一程。在輕快明麗的景色襯托下,友朋宴別的感情顯得深情而明朗。


【賞析二】

  詩的后三聯是關懷勸勉友人的詩句。“行人莫嘆碧云晚”借江淹“日暮碧云”之語,一是表示惜別,一是勸勉友人不必因為下第而感嘆。語氣委婉舒緩,使失意的朋友感到友誼的溫情。“上國每年春草芳”承接前一句,進一步鼓勵朋友,詩意仍然是委婉含蓄。“上國”是京城的代語,“每年春草芳”用暗喻手法,意思是京中每年都舉行科舉考試,中舉的機會很多,正不必為一次失敗而消沉。這一句描繪了明麗美好的春光,對前途充滿信心,給友人更大的鼓勵與安慰。

  頸聯中詩人轉而想念友人此行之前途。“雪過藍關寒氣薄,雁回湘浦怨聲長”不僅對仗工整,而且情意深長。南海,今廣州、佛山一帶,藍關、湘浦是友人前往南海必經之地。遙想友人經過藍關之后,寒氣減弱,衣著須注意;湘浦雁回,思念之情當會萌生。這里既關懷友人漫長途程,又以體察入微的態度理解友人心情,給人如獲知音的親切感。

  尾聯以更深一層的勸勉作結。十二樓,傳說昆侖山有五城十二樓,是仙人居住的處所,此處借指出世隱居。希望友人不必在江海滄波之中惆悵留連,不要作出世隱居之想,應該積極入世進取。這里回應了“上國每年春草芳”一句,對友人充滿了期冀、祝禱的真情厚意,使整首詩的含意更為超凡、脫俗。


【賞析三】

  曹鄴(816—875?)晚唐詩人,字業之,一作鄴之,桂州(州治在今廣西桂林)人。舉進士屢試不第,作《四怨三愁五情詩》,為舍人韋愨所悉,極力向禮部侍郎裴休加以推薦,曹鄴便于公元850年(唐宣宗大中四年)登進士第,初為天平節度府幕僚,公元861至865年(咸通二年至六年)間任太常博士,后以祠部郎中出為洋州(現在陜西省洋縣)刺史。又入朝為吏部郎中,后免官歸里。與劉駕、李頻、鄭谷等友善。


【賞析四】

  古人送別詩,多是渲染別情的孤楚、悲苦,曹鄴這首詩沒有一般送別詩的悲嘆,不僅僅沉浸在別離的凄苦中,它在色澤明麗的背景下,有安慰、有關懷、有理解、有鼓勵、有期待,意境鮮明、語氣親切委婉、格調清新明麗,是一首別具一格的送別詩作。


【賞析五】

  曹鄴詩工五古,文筆簡潔洗煉,意深情烈,語言質樸通俗,善采民間口語入詩,在唐詩中獨樹一幟,頗有影響。《全唐詩》錄存其詩一百零八首,編為二卷,數量雖少,但題材多樣,原有集,已散佚,后人輯有《曹祠部集》。

“官倉老鼠大如斗,見人開倉亦不走。”曹鄴《官倉鼠》原文翻譯與賞析

【原文】

  官倉老鼠大如斗,見人開倉亦不走。

  健兒無糧百姓饑,誰遣朝朝入君口?


【譯文】

  官府糧倉里的老鼠,肥大得像量米的斗一樣,看見人來開啟糧倉也不逃走。守衛邊疆的將士沒有糧食,辛勞的老百姓正在挨餓,是誰每天把官倉里的糧食送到你們嘴里去的呢?


【賞析一】

  這首詩,從字面上看,似乎只是揭露官倉管理不善,細細體味,卻句句是對貪官污吏的誅伐。

  詩人采用的是民間口語,然而譬喻妥帖,詞淺意深。他有“斗”這一糧倉盛器來比喻官倉鼠的肥大,既形象突出,又點出了鼠的貪心。最后一句,又把“鼠”稱為“君”,儼然以人視之而且尊之,諷刺性極強,深刻地揭露了這個是非顛倒的黑暗社會。


【賞析二】

  《官倉鼠》是唐代詩人曹鄴的作品。此詩借用官倉鼠比喻肆無忌憚地搜刮民脂民膏的貪官污吏。

  全詩詞淺意深,含蓄委婉,但詩人的意圖并不隱晦,辛辣地諷刺了大小官吏只管中飽私囊、不問軍民疾苦的腐朽本質。


【賞析三】

  在災荒之年,官倉內積滿糧食,老鼠吃得肥大如斗,下層士兵和窮苦百姓卻忍饑挨餓。

  詩人在這首詩里憤怒揭露了這種現象。他質問的是官倉鼠,實際上譴責的是大大小小的貪官污吏。


【賞析四】

  這首詩如題所示,寫的是官倉里的老鼠。

  在司馬遷《史記·李斯列傳》中有這樣一則記載:“李斯者,楚上蔡人也。年少時,為郡小吏,見吏舍廁中鼠食不潔,近人犬,數驚恐之。斯入倉,觀倉中鼠,食積粟,居大廡之下,不見人犬之憂。于是李斯乃嘆曰:‘人之賢不肖譬如鼠矣,在所自處耳。’”這首《官倉鼠》顯然從這里受到了一些啟發。


【賞析五】

  詩的前兩句貌似平淡而又略帶夸張,形象地勾畫出官倉鼠不同凡鼠的特征和習性。誰都知道,老鼠歷來是以“小”和“怯”著稱的。它們晝伏夜動,見人就跑,所以有所謂“獸之大者莫勇于虎,獸之小者莫怯于鼠”的說法。然而官倉鼠卻非同一般:它們不僅“大”──“大如斗”;而且“勇”──“見人開倉亦不走”。官倉鼠何以能至于此呢?這一點,詩人并未多說,但讀者銷加思索,亦不難明白:“大”,是飽食積粟的結果;“勇”,是無人去整治它們,所以見人而不遁逃。

  第三句突然由“鼠”寫到“人”:“健兒無糧百姓饑。”官倉里的老鼠被養得又肥又大,前方守衛邊疆的將士和后方終年辛勞的百姓卻仍然在挨餓!詩人以強烈的對比,一下了就把一個令人觸目驚心的矛盾展現在讀者面前。面對這樣一個人不如鼠的社會現實,第四句的質問就脫口而出了:是誰把官倉里的糧食日復一日地供奉到老鼠嘴里去的?

  至此,詩的隱喻意很清楚了。官倉鼠是比喻那些只知道吮吸人民血汗的貪官污吏;而這些兩條腿的“大老鼠”所吞食掉的,當然不僅僅是糧食,而是從人民那里搜刮來的民脂民膏。尤其使人憤慨的是,官倉鼠作了這么多孽,竟然可以有恃無恐,這又是誰在作后臺呢?“誰遣朝朝入君口?”詩人故執一問,含蓄不盡。“誰”字下得極妙,耐人尋思。它有意識地引導讀者去探索造成這一不合理現象的根源,把矛頭指向了最高統治者,主題十分鮮明。

  這種以大老鼠來比喻、諷刺剝削者的寫法,早在《詩經·碩鼠》中就有。不過,在《碩鼠》中,詩人反復冀求的是并不存在的“樂土”、“樂國”、“樂郊”,而《官倉鼠》卻能面對現實,引導人們去探求苦難的根源,在感情上也更加強烈。這不能不說是一種發展。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英魂之刃we峰 24彩彩票 酒吧5个骰子玩法及讲解 内蒙古时时彩 u乐娱乐国际平台 重庆时时黑马人工计划 178彩票app 欢乐麻将二人雀神怎么玩 永发国际娱乐时时彩 赢乐棋牌代理 彩经网时时彩王能6码 我爱玩棋牌 ku游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