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魂之刃we峰
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故事大全 » 正文

如何評價蔣介石_蔣介石的前妻_蔣介石簡介

發布時間:2019-05-30     瀏覽次數:0
蔣介石的五虎上將有哪些 蔣介石五虎上將簡介

  古來民間多喜愛給一些人物冠以各種頭銜和稱號,三國里劉備擁有五虎上將,蕩寇將軍關羽,車騎將軍張飛,鎮西將軍馬超,征西將軍黃忠,翊軍將軍趙云;曹操有五子良將,八虎騎;漢光武帝有云臺十八將。光在演義和歷史里的猛將名士就不可勝數,更別提這民間的什么,古代四大美女,江南四大才子之類的。民國時期與三國都是一樣精彩的時代,千百年前的那場戰爭的戰火依舊延續到今日,不過這時代就大不同了。

  翻開民國塵封的歷史,你會發現很多人的名字,而有一個人的名字是你不得不注意的,這個人就是蔣介石。蔣介石,名中正,字介石。幼名瑞元、譜名周泰、學名志清。祖籍江蘇宜興,生于浙江奉化,是近代中國著名政治人物及軍事家,歷任黃埔軍校校長、國民革命軍總司令、國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院長、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委員長、中華民國特級上將、中國國民黨總裁、三民主義青年團團長、第二次世界大戰同盟國中國戰區最高統帥、中華民國總統等職。因為受到孫中山的賞識而崛起于政壇,在孫先生去世以后,他主導著國民黨達半世紀,與中國共產黨一起抗擊過日寇,但其政治手腕與獨裁統治一直一來遭人詬罵。

  蔣介石不僅他本人的知名度很高,就連他手下的很多將領也在戰場上表現杰出而名揚天下。今天我們要說的就是蔣介石手下的幾員大將,他們被稱為是蔣介石的”五虎上將“。蔣介石的軍事集團里戰將如云,其中有五人能征善戰,被蔣介石重用,人稱”五虎上將“:”干將“陳誠、”忠將“顧祝同、”福將“劉峙、”飛將“蔣鼎文、”虎將“衛立煌。

  陳誠,字辭修,浙江省麗水市青田縣人,中華民國陸軍一級上將。歷任臺灣省政府主席,中華民國行政院長,中華民國副總統等職。1898年1月4日出生于浙江省青田縣,先后入高市小學、麗水浙江省立第十一中學和浙江省立第十一師范學校讀書,1917年畢業,二十歲了的陳誠經同鄉同學吳子奇的媒介和吳的妹妹吳舜蓮結婚。后北上謀職途徑杭州投靠時任國會議員杜志遠,由他代金北京。1919年,陳誠借了一張處州中學的畢業文憑,冒名頂替報考保定陸軍軍官學校。但是因為自己的成績不好,身材矮小,不能錄取。后在多次疏通之下,終于進入了這個學校,1922年保定軍官學校畢業后,被分配至浙江第2師第6團任少尉排長。從此,走上了他的將軍之路。

  1923年3月,這是陳誠與蔣介石匆匆而過的第一次接觸。這個浙江人,炮兵出身,東征中三炮定敵,大得蔣介石的歡心,讓蔣介石對這個個子不高的陳誠印象極佳。后來與譚祥結婚,和蔣介石成了干親家,深得其重視,主持十一師時,聯合李默庵,肖乾等驅走師長,在討唐和中原大戰中表現優異,在其后的圍剿紅軍中不斷擴大自己的勢力,內戰時主持東北,后隨蔣介石去臺灣,變為國民黨二號人物,陳此人沒有什么天賦,做事以勤穩著稱,十分注重軍人儀表,無論何時何地均精神不已,為人有膽識,曾在敵機轟炸時安然站立,歷半小時之久。綜觀此人,實英雄也。

  顧祝同,中華民國陸軍一級上將,字墨三,江蘇省漣水縣人,保定陸軍軍官學校第六期步科畢業。其家境清貧,但顧祝同一家人之間執禮甚恭,謙慎無爭,頗得族人稱道。小時候受過一定程度的教育,優于書法繪畫,善工詞賦。1920年7月,投奔孫中山先生,隨后又與蔣介石相識,他鄉遇師兄,一見如故的二人引為相知。幾天后,蔣介石力薦他為許部上尉副官兼軍士教導隊區隊長。從此,顧祝同銘感蔣介石知遇恩深,鞍前馬后,勝敗相隨,戎馬控惚數十載,忠勇不二。西安事變后受蔣命瓦解張學良、楊虎城部隊,完成的十分漂亮。抗戰時主持第三戰區,也有聲有色,其間皖南事變的發生,為他埋下罵名。顧為人小心謹慎,鋒芒不外露,有軍中圣人的稱號。胸中有溝壑,是成大事的人,其一生好追花逐柳,可謂英雄仗劍,美人相依,后1987年在臺灣逝世。

  劉峙,北伐時是福將,中原大戰的常勝將軍,抗日戰爭是長腿將軍,到了內戰時,主持徐州,為蠢豬將軍。從這點看,劉峙應該是個很有故事的將軍。1892年,出生于江西省吉安縣一戶普通人家的劉峙,出身并不好,童年顛沛流離,最后跟了一個姓黃的男子。黃家待他不薄,又送他去日本留學,這次留學徹底打開了劉峙的眼界,也使得他萌發了投筆從戎的想法。在早期的軍事生涯他還是很輝煌的,不管運氣如何好,但能把吳孫打得沒了脾氣還是有一點能耐的,不象現在所公認那么不堪,或許是年歲過長,沒有了拼勁,因此在后來的作戰中一敗再敗。中原突圍或許有判斷失誤,但淮海戰役劉幾乎沒有指揮過部隊,卻莫名背了黑鍋,這一背就是一輩子,前半生風光無限,下半輩子卻過得有些凄慘,流落印尼,當小學教師度日,后來回到臺灣,已是物是人非,唏噓而已。

  蔣鼎文,字銘三,浙江諸暨人。國民黨高級將領,在國民黨軍隊內部,他不僅被稱為”蔣介石的五虎上將“ 之一,而且還被稱為是何應欽的”四大金剛“之一,軍閥混戰中以”飛將軍“名震一時。蔣鼎文出生在一個農民家庭,10歲時入私塾讀書,15歲時進入縣立中學就讀。他和劉峙一樣,在戰亂時代,接觸到了很多有想法的人,因而思想比較開闊,年僅16歲的他,就打算以七尺之軀投身這革命的熱浪之中。1924年5月,黃埔軍校成立,他在黃埔軍校任軍事教官,因此而與蔣介石相識。原來是元帥府的副官,后來在軍中有了一席之地,曾圍剿紅軍,參加蔣桂戰爭,中原大戰,解決福建事變,曾在西安事變中傳遞信函,為蔣介石所感激的人,后來出任第一戰區司令長官,在豫湘桂戰役中一潰千里,引咎辭職。

  衛立煌,字俊如,又字輝珊,安徽省肥東縣人,中華民國高級將領,國軍陸軍二級上將軍銜,是蔣介石的”五虎上將“中的”虎將“。衛立煌的童年生活也不是十分精彩的,他的父親死于瘟疫,他只有依靠他的大哥就讀于縣上的私塾,因為學習很勤奮,飽讀詩書,這使得衛立煌談吐之間展現出不同的氣度和風范。孫中山掀起革命的浪潮,這層浪是一層層激蕩著年青人的心,他們迫不及待要參與到這個大洪流之中,為革命獻身,在追隨孫中山后,積極投身革命,孫中山死后,追隨蔣介石,參與北伐戰爭、圍剿紅軍,戰績不凡,表現很突出。取得了中原大戰中擊敗石友三解除南京之圍、鄂豫皖”圍剿“、鎮壓”閩變“分路暨主功、擊敗岡村寧次收復鄭州、緬北滇西反攻戰役等一系列戰役的勝利,人稱”常勝將軍“。1960年1月17日,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64歲,安葬于北京八寶山革命公墓。

白崇禧遭蔣介石忌恨 被美人計害死在床上

  白崇禧徹底慘敗后,李宗仁到美國治“病”去了。桂系實力已輸得精光,何去何從?此時,擺在白崇禧面前的只有兩條路:一是像李宗仁那樣,移居海外;一是跟隨蔣介石逃往臺灣。至于選擇哪條路,白崇禧猶豫不決,一時還拿不定主意。當程思遠問白崇禧與解放軍對抗下去,有何把握時,白氏即坦率回答說:“有什么把握,這不過是要對歷史有一個交代罷了!”而在此時,蔣介石也來信邀請白到臺灣,并允諾去臺后“自有重用”,還派專人送金磚到海口,說是發清白崇禧華中部隊的軍費,以示恩惠。白是不敢貿然去臺灣的。如果說在此之前蔣介石對他有所忌憚的話,那是因為他手中還掌握了幾十萬的軍隊,如今他只是個“光桿司令”。這點白是再清楚不過了。但是白不知道蔣“邀請”的用意,猜測可能是想讓他勸說李宗仁,使得蔣介石重新復職。白崇禧派李品仙先行赴臺,名為辦理華中軍政長官公署和桂林綏靖公署結束事宜,實際是赴臺打聽政治行情。李品仙赴臺后,即致電白崇禧,稱蔣介石、陳誠都希望白去臺灣,共荷“戡亂救國”之責,這就堅定了白崇禧赴臺的信心。1949年12月30日,白在蔣介石函電的催促下,終于從海口飛往臺灣。白崇禧的至交、立法委員何遂曾向白氏進言:“上將回臺,將必難免一死,應乘機起義,響應共軍。”白氏回答:“我自追隨蔣公北伐以來,殆逾二十載,既處遇順境,亦處遇逆境,一生一世歷史第一,我必對歷史有所交代,生死利害,在所不計,君勿為此喋喋也。”白崇禧赴臺是一項輕率的決定,他在過去的二十二年中多次與蔣介石斗爭,蔣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之所以沒有立刻對他下手,是因為白還有牽制李宗仁的作用。但白崇禧這一進入臺灣后,就再也不能離開臺灣了。

  白崇禧到臺灣不久,又將家眷20多人從香港接到了臺灣,在臺南蓋了兩棟房子,安置大哥、九哥、六弟、二妹等親屬,他自己一家則住在臺北松江路127號一幢舊式平房中。有些朋友感到難以理解,就問白:你怎么全家都搬來了?某人到美國去,某人到日本去,某人到泰國去,某人在香港,某人出境證都預備好了,你還搬到這里來?白卻回答說:“我們大陸丟了,我們是現役軍人,負很大罪過,中央不處罰我,自己良心自責。臺灣是復興基地,祖國領土就只剩這一點點,希望在這生根發展回去,除此之外,現役軍人死無葬身之處,跑到哪里去?”不過,話雖這么說,白崇禧心中也是茫然得很。有一天,白崇禧與何應欽一同去打獵,途中談起時局,兩人都認為希望渺茫,感到很絕望。白崇禧說:“我是信仰宗教的人,對世界局勢,人類的前途,真主會有一個安排,我們打獵吧!”孤懸海外,如波濤中扁舟一葉,白崇禧也只有把希望寄托在真主身上了。

  此時的白崇禧還對蔣介石“反攻復國”的幻想存有一線奢望,他自負地認為,蔣介石還要靠他統兵殺回大陸。蔣介石自12月10日離開大陸退往臺灣后,即緊鑼密鼓地為復任“總統”做準備。他一方面發動國民黨中央非常委員會、“監察院”等黨政機關向李宗仁施加壓力,同時派吳忠信找到白崇禧,要其寫信規勸李宗仁。于是白崇禧又與吳忠信聯名發了個電報給李宗仁,說明海內外要求“總統”復職,實在有此需要,希望李宗仁答應以“副總統兼特使”名義在美國養病,爭取美援,內外相維系,共維國勢。1950年1月16日,白又與李品仙等聯名給李宗仁發了電報,提出建議,稱如須繼續在美休養,深恐久曠國務,應請致電中央,自動解除“代總統”職務。李宗仁的態度是既不返臺,也不辭職,白崇禧將此電轉給蔣介石。3月1日,蔣介石以“國民之公意”為辭,宣布“復行視事,繼續行使‘總統’職權”。在蔣介石復職前,白崇禧特致電李宗仁,“望保持緘默,勿表反對”。但李宗仁置之不理,在蔣介石宣布復職的當天下午,即在紐約召開記者招待會,抨擊蔣介石的“復職”為“違憲”。為此,白崇禧又奉蔣之命寫了一封信給李宗仁,責備其不該唱反調。

  李宗仁在美國,蔣介石鞭長莫及,不能治他的罪,白崇禧就不能放過。當年白崇禧幾次乘危逼宮,這對蔣來說,是非常難堪的事,蔣對此忌恨不已,但他并沒有立即公開處治,而是將白列為頭號政治敏感人物,并給其取了個“老妹子”的代號,保密局在白崇禧公館對面設了個派出所,對白崇禧的一舉一動進行嚴密的監視。敏感的白崇禧馬上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減少外出活動和與朋友的交往,連打獵下棋的愛好也自動收束。有一次,白的轎車開出去后,即發現后面跟著一輛吉普車,走了不多久,那輛吉普車拋了錨,白崇禧知道那是一輛盯梢的車,連忙命自己的司機停車,并派侍從人員去告訴那輛車上的人不要著急,慢慢修車,白崇禧自覺停車等他們。奉命監視的特工人員沒料到被白崇禧看出了行藏,顯得相當尷尬。還有一次,白崇禧跟一班朋友在一家咖啡店喝咖啡,臨走時白將另外兩桌客人的賬也付了。白的朋友對此莫名其妙。白連忙解釋說:我看出他們是監視我的人,這個客我應該請。后來這件事傳聞開來,那些不速之客承認,那么多桌人中,確實只有這兩桌人是有任務的,白崇禧能一眼看穿,不多不少,真不愧是小諸葛。

  蔣介石雖然沒有公開處罰白崇禧,卻由湖北籍“國大代表”敲山震虎,在“設計委員會”會議上對白崇禧提出彈劾案,主要有兩點:(1)軍費方面,吞沒中行黃金7萬多兩;吞沒漢口中央銀行庫存370多萬兩白銀。(2)軍事責任方面,擁兵不救援徐州,不遵從統帥調兵命令,擁兵自衛。彈劾案要求“追究責任,以明是非,振紀綱而知復興”。對此彈劾,白崇禧非常恐懼。不過,蔣介石暫時還不想借此清算他,陳誠也為白崇禧開脫。

  1954年“國民大會”一屆二次會議上,舊案重提,并有40多名“國大代表”聯名。白崇禧不得不再次以書面答復。最后,“國大”會議決定將此案保留,一場彈劾案才不了了之。

  不久,曾任國民黨中央宣傳部副部長的潘公展在香港《新聞天地》刊登文章,提及當年白崇禧逼宮事。1959年蔣經國在臺灣出版《危急存亡之秋》一書,將白崇禧逼宮案原原本本地披露了出來。這樣一來,白崇禧再想辯護也不行了。逼宮案成了白崇禧晚年的最大心病,成了一個揮之不去的夢魘。想站出來辯護,真是百口莫辯,不出來辯護則又等于默認。白崇禧時刻擔心蔣介石一怒之下,清算舊賬,拿他開刀。

  1952年10月,蔣介石在臺灣召開國民黨第七次全國代表大會,宣布國民黨改造結束,組建中央委員會,同時設立“中央評議委員會”以安置“黨國元老”,白崇禧并未能在這兩個機構中占一席之地。當然,白崇禧也并不完全是平頭百姓,他在臺灣還掛著“總統府戰略顧問委員會”副主任委員、“國大代表”、“中國回教協會理事長”的頭銜,從事一些無關緊要的禮儀性活動。罷免“副總統”李宗仁的職務,就由他主持國民大會“處理”。

  白崇禧在臺灣真正屬意的一項職務是“中國回教協會理事長”。中國回教協會1938年成立于武昌,由白崇禧擔任會長,次年改稱理事長。以后這一職務一直由白擔任。1955年約旦國王侯賽因訪問臺北,邀請白崇禧以“中國回教協會理事長”名義訪問中東,蔣介石恐其一去不復返,不予批準,并授意回教協會改選理事長,白崇禧不得不將擔任了二十余年的“中國回教協會理事長”一職辭去。不過他在臺北主持修建清真寺,在回教事業上還是做了些工作的。

  白崇禧在臺灣生活十七年,除了偶爾參加一些禮儀性活動,很少有事可做。平時在家讀書寫字,據說白崇禧的書法造詣頗深,但不輕易示人。此外,他還有兩大愛好,即下圍棋和打獵,借以打發時光,舒解寂寞。

  白崇禧晚年的最后一項工作,就是口述自己的回憶錄。從1963年2月開始,臺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先后派出科研人員賈廷詩、馬天綱、陳三井、陳存恭等人,訪問白崇禧128次,時間持續了近四年,直至1966年11月24日白氏逝世前8天止。賈廷詩等人將白氏口述整理成初稿后,由近代史所所長郭廷以校閱,前71次的訪問記錄稿并送本人訂正,以后部分因白氏突然去世,未經審閱。1980年至1985年,香港《中報》月刊征得白氏家屬同意,在該雜志上連載白崇禧回憶錄。1984年5月,臺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所將白氏口述回憶錄以《白崇禧先生訪問記錄》為書名,分上下兩冊公開出版。

  白氏回憶錄,從自己的家世說起,依次敘述他求學、從軍以后幾十年親身經歷的大事,對統一廣西、北伐戰爭、反蔣戰爭、抗日戰爭及全國解放戰爭等各個時期重要戰役的戰略思想、戰略方針,進行了分析,總結了作戰經驗和教訓,并對一些重大歷史事件提出了自己的看法。白氏回憶錄為研究中國近現代史提供了一份重要的參考資料。但是,由于白崇禧所代表的新桂系在北伐后的二十余年間,與蔣介石既合作又對抗的特殊經歷,恩恩怨怨糾纏在一起,加上身處臺灣特殊環境,因此,白崇禧在口述自己的回憶錄時,難免在一些問題上不得不托詞辯解,或刻意回避。在當時的環境下,白氏如此做也是可以理解的。

  1965年,李宗仁夫婦沖破阻難,抵達北京,受到中共黨政軍領導人的熱烈歡迎和很高的禮遇。

  李宗仁的回國,對于在臺灣的白崇禧來說,卻是致命的一擊。李宗仁一回大陸,白崇禧牽制李宗仁的價值消失,蔣介石不再需要白崇禧了,白崇禧也就自身難保了。據說,白崇禧也明白其中的利害關系,曾很痛苦地對身旁的人說:“德鄰投匪,我今后在臺灣,更沒有臉見人了。”

  事實上,李宗仁回大陸后,蔣介石即遷怒于白崇禧,他命令毛人鳳對白氏直接采取制裁行動。毛人鳳將這一任務交給谷正文辦理。

  谷正文奉命后,就積極策劃暗殺行動,并確定行動的最高原則是:絕不留下半點痕跡,以免外界懷疑是一起政治謀殺。谷正文收買了白崇禧身邊的一位姓楊的副官。不久,這位楊副官報告:“先生去花蓮縣壽豐半山打獵。”這樣,谷正文決定在白崇禧出外打獵時,于山野外殺死他。

  谷正文密令偵防組:“暗殺不準用槍。要把一切制造意外死亡的條件搜集起來。”

  經過勘查,偵防組發現狩獵區有小型山間鐵軌,可使用人力軌道臺車登山。白崇禧當時已年逾七十,不會徒步上山,而一定會乘軌道車。

  這樣,偵防組派人到現場實地勘查后,決定等白崇禧上山時,把握時間破壞途中一木制小橋,等他下山行經橋面時,便會連同軌道車一起墜入50余米深的峽谷。經過實地演練,他們還找到了螺絲松脫法,能絲毫不留痕跡地使軌道臺車“發生意外”。

  事發當天,白崇禧等一行人興致很高地去打獵。10點37分,白崇禧一行人通過預定的謀殺地點后,偵防組的行動人員迅速爬到橋下,將支撐橋面木墩的螺絲釘一一松開,然后,躲入不遠處的樹叢里,靜候白崇禧等人下山。

  下午3時許,寂靜的山中傳來軌道臺車的響聲,兩輛車從高山背面滑出,相距約30米。前面一輛車上坐著林意雙鄉長父子與一名助理;白崇禧與兩名副官坐在后面一輛車上。當第一輛車滑到已經去掉了螺絲釘的橋中央時,突然連人帶車一起墜入深谷中。說時遲,那時快,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白崇禧的一名副官用力將白崇禧推出車外,自己則隨車跌入深谷。

  白崇禧從地上爬起,拍去塵土,他望著谷底下的幾具血肉模糊的尸體,再望望四周的山野,似乎明白了什么。事后,谷正文和毛人鳳前往蔣介石官邸匯報行動結果,蔣介石并未苛責,只是不無遺憾地對他們說:“再從長計議吧!”

  白崇禧經歷這次險情后,行動更加謹慎,這使谷正文的暗殺行動很難下手。白崇禧晚年異常苦悶。在白夫人去世后,為解除煩悶,居然與身邊的護士張小姐熱戀起來。偵防組了解到這一情況后,決定買通醫生下重藥,置白崇禧于死地。一天,谷正文打電話給醫生賴少魂詢問白崇禧的情況,賴少魂報告說:“白將軍不是病,他想補……”

  “不管他是買什么,你要發揮自己的專長,蔣總統要你多‘照顧’將軍,須以猛藥起沉疴,重病得下猛藥。”谷正文暗示賴少魂在藥的劑量上動手腳,使衰老的白崇禧不勝藥力,“補”不起。賴少魂奉命后,立即給白崇禧開了一帖藥力很強的藥方。白崇禧照方到天生堂中藥店買了兩大包藥回家泡酒。往后數月,白崇禧似乎從藥酒中得力,與熱戀的張小姐頻繁往來。俗話說,“房中之事能殺人”,對白崇禧這樣一個年逾古稀的老者來說尤其如此。不多久,白崇禧即油盡燈枯。1966年12月1日晚,張小姐與往常一樣到白宅夜宿。就在這天晚上終于發生了悲劇。第二天早晨,白崇禧的副官發現主人赤身裸體趴臥在床,而張小姐早已離去。這位國民黨一級上將,叱咤風云數十年的小諸葛,卻在失意中不明不白地走了。另有一說法是,白的遺體上呈銅綠色,不像自然死亡;保姆曾看到床頭柜上主人晚上喝的藥酒杯中尚剩有小半杯藥酒,但后來藥酒與酒杯都不見了。但白家自覺此事背景復雜,并未追究。

  白崇禧死訊傳出后,“副總統”兼“行政院長”嚴家淦與“國防部”部長蔣經國立即派遣“國防部”副部長馬紀壯前往白府吊唁,并宣布由“國防部”負責以軍禮治喪。接著由何應欽、孫科、陳立夫、顧祝同等200余人組成了治喪委員會,協助辦理喪事。

  12月9日上午,在臺北市殯儀館景行廳舉行公祭,蔣介石親自頒發了“軫念勛猷”挽額以及“旌忠狀”。上午7時50分,蔣介石親到景行廳向白崇禧遺體告別,鞠躬致敬,并獻花致祭。8時50分,在何應欽主持下,公祭儀式開始,前往致祭的臺灣黨政軍高級官員和各界人士有嚴家淦、張群、孫科、陳立夫、蔣經國、黃國書、李嗣璁、莫德惠、顧祝同、張知本、谷正綱、陶希圣、謝東閔、李石曾、葉公超、黃杰、俞大維、于斌、鄭彥棻、石覺、李國鼎、羅列、劉安祺、高魁元、徐煥升、賴名湯、陳大慶、梁寒操、余漢謀、蔡培火、李品仙等,共2000余人。公祭團體有“國民大會”,“立法”、“司法”、“行政”、“監察”、“考試”五院以及“國防部”與陸海空軍聯勤警備總部,廣西和廣東同鄉會等159個單位。

  公祭儀式結束時,由“現役”一級上將顧祝同、余漢謀、黃鎮球、周至柔四人將大幅“國旗”覆蓋在靈柩上,隨后由遺屬將靈柩扶上靈車。出殯行列由憲兵摩托車隊開道,后面依次是:軍樂隊、儀仗隊、裝載蔣介石頒發的挽額專車、“旌忠狀”專車、陸軍一級上將旗車、所獲各種勛章專車、靈柩車及家屬車隊。12時20分,靈車抵達臺北市近郊的六張犁回教公墓,按照回教儀式與夫人馬佩璋同穴安葬,并由回教教長率領教友300多人為白崇禧靈魂祈禱。與國民黨其他死去的將領一樣,他的墓地也是朝著大陸方向的。

釣魚島禍根:二戰后蔣介石兩拒“琉球”

 1943年,世界反法西斯戰爭開始進入反攻階段,隨著意大利的無條件投降,納粹德國的覆滅已成為時間問題,對日作戰開始成為同盟國的作戰重心。為此,美國總統羅斯福決定召開由美、英、中、蘇四國首腦參加的開羅會議,以加強反法西斯聯盟,協同對日作戰。

  由于蔣介石一向對蘇聯不友好,斯大林反對將中國列為四大強國,加上又瞧不起蔣介石,不愿與蔣會面,故對羅斯福的倡議遲遲未予答復。斯大林的態度和想法,使羅斯福頗感意外。

  考慮到斯大林與蔣介石的矛盾,羅斯福決定將四巨頭會議分兩次開,即先在埃及開羅開中、美、英首腦會議,然后再在伊朗德黑蘭開美、英、蘇首腦會議。這一想法得到中、英兩國的贊同。

  1943年11月9日,羅斯福致電蔣介石,告知他在兩三天內去北非,請蔣介石和英國首相丘吉爾與他在開羅會晤,希望蔣介石11月22日抵達開羅。蔣介石接到電報后,認為這是一個廢除不平等條約,恢復中國國家利益的好機會,于是要求手下官員擬訂會談方案。其中涉及中國政治方面的方案包括:戰后將東北、臺灣及澎湖列島交還中國,并無償接收南滿鐵路與中東鐵路等。蔣介石對這個方案甚為滿意。11月18日上午,蔣介石、宋美齡夫婦以及國防最高委員會秘書長王寵惠、美國在華軍事將領史迪威和陳納德等20余人,從重慶白市驛軍用機場分乘兩架飛機飛往埃及。

  建議中美共管,蔣介石一拒琉球

  開羅會議于1943年11月22日—26日召開,其間蔣介石與羅斯福會談了4次。11月23日晚,蔣介石帶王寵惠與羅斯福單獨會談,在談到剝奪日本在太平洋侵占的島嶼時,羅斯福想到了琉球群島。他對蔣介石說:“琉球系許多島嶼組成的弧形群島,日本當年是用不正當手段搶奪該群島的,也應予以剝奪。我考慮琉球在地理位置上離貴國很近,歷史上與貴國有很緊密的關系,貴國如想得到琉球群島,可以交給貴國管理。”

  羅斯福突然提出將琉球群島交給中國,大大出乎蔣介石的意料,不知該如何回答。過了老半天,他才對羅斯福說:“我覺得此群島應由中美兩國占領,然后國際托管給中美共同管理為好。”蔣介石這么一說,羅斯福覺得蔣介石不想要琉球群島,故未再往下說。

  琉球群島位于中國臺灣島和日本九州島之間,包括先島諸島、沖繩諸島、奄美諸島、土噶喇列島、大隅諸島等島嶼,面積約4600平方公里。12世紀琉球群島上出現了中山、山南、山北3個小王國,公元1372年開始向中國明朝進貢,國王分別受明朝冊封,官民與明朝往來十分頻繁。此后,該群島又形成了統一的琉球王國,但仍向中國封建統治者朝貢。1609年,日本薩摩藩諸侯島津氏用武力征服琉球。此后,琉球王雖向明朝與薩摩藩同時進貢,但國王仍受中國冊封,而且一直延續到清朝。琉球國王一直受中國冊封,在交往中又偏重中國,日本統治者對此極其不滿,十分擔心琉球歸并于中國。1872年,日本明治政府未與中國商量,強行廢琉球王國為琉球藩。1879年,日本又強行吞并琉球藩設置沖繩縣。

  日本對琉球的強行侵占,曾引起許多國家的不滿,琉球人民也曾用各種方式進行過反抗,但都失敗了。琉球群島系中國的東大門,歷史上又與中國關系密切。羅斯福想把日本用武力侵占的琉球群島交給中國,自然有他的考慮,但由于蔣介石的猶豫態度,羅斯福第一次提出的這一建議沒有成功。

  懼怕日本,蔣介石二拒琉球

  11月25日,蔣介石與羅斯福再次會談時,又談到了琉球群島。羅斯福說:“我反復考慮,琉球群島在臺灣的東北面,面向太平洋,是你們的東部屏障,戰略地位極其重要。你們得到了臺灣,如不得到琉球,臺灣也不安全。更重要的是,此島不能讓侵略成性的日本長期占領。是不是與臺灣及澎湖列島一并交給你們管轄?”

  蔣介石見羅斯福又提到這個問題,想到琉球被日本占領了多年,在國內草擬的談判方案又不含琉球問題,變得十分猶豫。羅斯福見蔣介石半天不作聲,以為他沒有聽清楚,又補了一句:“貴國要不要琉球?如果想要,戰爭結束了,就將琉球群島交給貴國。”蔣介石猶豫再三,最后答復道:“琉球的問題比較復雜,我還是那個意見,中美共同管理為好。”羅斯福心里明白了:蔣介石是真的不想要琉球群島。蔣介石對琉球的態度,讓羅斯福感到不可思議。

  自此以后,羅斯福及美方的其他人員在蔣介石面前再也不提琉球的事了。

  蔣介石當時為何不要琉球群島呢?據后來跟隨蔣介石到開羅的國民黨官吏們分析,他去開羅,主要是爭東北、臺灣及澎湖列島,沒有爭琉球的方案,蔣介石認為能將東北、臺灣及澎湖爭回來就足夠了。另一個原因是日本是亞洲強國,蔣介石怕中國得到琉球后,日本日后找中國扯皮,中日兩國再結新怨。

  由于蔣介石堅持不要琉球群島,故《開羅宣言》在寫到日本應歸還中國的領土時,只提到“日本所竊取中國之領土,例如滿洲、臺灣、澎湖列島等”,只字未提琉球群島。

  蔣介石嚴防消息泄露

  開羅會議結束后,蔣介石才回過味來,開始后悔沒有接收琉球群島。蔣介石覺得這件事說出去有損他的形象,于是叮囑王寵惠說:“羅斯福要把琉球交給我們的問題,只有少數幾個人知道,再不要往外說了。如果有人問此事,就說我們沒有條約、根據,提不出理由。”盡管蔣介石對王寵惠千叮嚀萬囑咐,但王寵惠回到重慶后,還是向極少數關系密切的國民黨要員透露了羅斯福要將琉球群島劃入中國的事。此事在國民黨高層傳開后,許多人跑去找王寵惠詢問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王寵惠怕事情搞大了難以收場,再也不敢講出實情。此后,國民黨的文件、檔案、雜志、圖書一提到琉球問題時,都說因無根據,故中國在開羅會議上未提琉球群島的問題。

  1945年3月26日,美軍發起沖繩戰役,并在3個月后占領了琉球群島。第二次世界大戰后,隨著新中國的成立和朝鮮戰爭的爆發,美國改變了對中日兩國的態度,開始扶植日本為其亞洲戰略服務,美國在琉球群島問題上的立場也發生了重大改變。1962年,美國總統肯尼迪公開承認日本對琉球群島的完全主權。1972年,美國將琉球諸島交給日本。隨后,日本完全控制了琉球群島。

  1962年3月19日,臺灣《聯合報》記者司馬桑敦得知美國政府馬上要公開承認日本對琉球群島的主權時,心中很不舒服,他發表了一篇文章,指責國民黨政府在開羅會議上太馬虎,不提琉球問題,以致本該歸中國的琉球落入日本之手,使中國的東部海防被撕開一道大裂口。司馬桑敦和臺灣群眾當時還不知道,不是蔣介石馬虎沒提琉球的問題,而是蔣介石執意不要琉球,而且連拒了兩次。

  司馬桑敦的文章引起了臺灣當局的注意,為了使此事不至擴大,蔣介石親自出面辯解。他在一次國民黨的高層會議上說:“實際上,琉球與臺灣,在我國歷史上地位不同。我們當時(開羅會議)認為琉球是我東海的屏障,軍事重要性較大。我們同意,應由中美兩國經過聯合國之委托程序,實行共管,又以為此非當時緊急之事,故曾表示將來再說。”羅斯福兩送琉球群島被他拒絕的事,他卻一字未提。

  蔣介石不要琉球群島,日本深受其益,美國也獲得了大利。今天這一地區復雜的政治軍事態勢,以及各種資源的糾紛,都是在這次安排的大框架下產生的。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英魂之刃we峰 玩重庆时时开彩龙虎和 重庆时时开彩结果官网 河北时时开奖号码走势图表 2好彩天天免费资枓大概全 sj四季娱乐 二八杠生死门视频 pk10app下载排行榜 欧泊彩票平台 捕鱼赚钱一天5000 宝赢系统时时彩 国际娱乐棋牌 好运来电玩城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