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魂之刃we峰
當前位置: 首頁 » 范文大全 » 故事大全 » 正文

有關晉文公的典故_晉文公多少歲登基_晉文公是誰

發布時間:2019-05-29     瀏覽次數:69
晉懷公死后是誰當了國君?晉懷公和晉文公是什么關系?

  在我國幾千多年的古代歷史中,國家領導人在進行權力交接的時候,一般情況下都是父業子承。但是有時候難免會發生些許意外,繼承國君之位的可不一定是事先指定的那一個,也不一定就是國君的兒子。早在春秋時期,甚至還要更早,就已經出現了這種充滿了不可預測性的權力交接游戲。晉國晉懷公被迫逃離到高粱,最后還被追殺,死在了異地。晉懷公死后,他的叔父重耳成為了晉國國君,是為晉文公。

  史籍記載,晉獻公在夫人齊姜去世以后,娶了翟國大戎狐姬和小戎子兩個狐氏之女為妾,大戎狐姬生下了重耳,小戎子生下了夷吾。重耳后來當上了晉文公,而夷吾則比重耳更早的成為了晉國國君,是為晉惠公。夷吾之所以能夠戰勝哥哥重耳當上國君,是因為重耳當時并沒有爭奪國君之位,夷吾不是戰勝了重耳,而是戰勝了晉國的其他公子們。原本夷吾是權臣里克以及很多大臣所期待的晉國國君,但是繼位以后的晉惠公卻沒有讓晉國強大起來,而是將注意力放在不斷的鞏固自己的權力和地位上面。所以,在晉惠公統治下的晉國停滯了發展的步伐,只糾結于混亂不安的國內政局。

  晉惠公死后,太子圉繼位,為晉懷公。晉懷公雖是晉國太子,但是一直在秦國做質子,所以在晉國并沒有勢力,或者說勢力不大。而且他母親的國家梁國早就被秦國所滅,更是沒有母族的支持。這種情況下,晉懷公還能繼位,是因為晉惠公的心腹郤芮和呂省的全力支持。晉懷公繼位以后,很擔心自己的叔叔和兄弟們來爭奪自己的位置,就問計于郤芮、呂省等人,郤芮提議說:“重耳一直在外國流亡,身邊只有那么幾個支持他的人,只要我們掌握了他身邊的人,不愁對付不了重耳。”晉懷公于是抓住了狐偃、趙衰等人的族人,以威脅狐偃、趙衰等人速速抓住重耳回國。晉懷公大興黨獄的做法不但沒有效果,還惹來了眾怒,特別是他連自己的親外祖父都殺害了的劣跡,讓國人分外想念有德行的重耳。

  千呼萬喚始出來,重耳回國的愿望更加堅定了,人民對他的呼聲很高,他自己也是信心滿滿。其實他早就看不慣晉惠公父子了。晉惠公當上了國君就派人來殺他,害他和妻兒分離,流離失所,有時候飯都吃不上,過著乞丐般的生活。晉懷公這個小輩更加不堪,竟然用臣子族人的性命來要挾他們,就只是為了對付自己,殺害了很多無辜之人,連自己的外公狐突都慘遭毒手。這個時候的重耳正在楚國,楚成王收留了他,還差點殺了他。秦國的秦穆公派人來告訴重耳,說是愿意幫助重耳這個小舅子。重耳一聽回國有戲,也不管是真是假,總之他需要快點回到晉國,將晉懷公這個沒有人性的家伙給除掉,挽救更多人的性命。

  在秦穆公的幫助下,重耳帶著秦穆公的軍隊回到了晉國,將自己在晉國的勢力攏合起來,一下子就推翻了晉懷公的統治,將其趕下了臺。公元前636年,重耳在眾人的擁護下,當上了晉國國君,為晉文公。而晉懷公逃到了高粱,最終被亂軍殺死。

  晉文公重耳是一個賢能的人,雖然當上國君的時候他已經五六十多歲了,但是他想要將晉國發展壯大的霸業理想卻沒有老去。在狐偃、趙衰、先軫等人的輔佐下,晉國沉寂了十四年后開始發力,進入了飛速發展時期。不到五年時間,晉國就修復了三次內亂所帶來的創傷,又在接下來的六年里快速強大,最終晉國終于成為了春秋時期的霸主國家。

郭偃和晉文公是什么關系?他的占卜之術如何?

  卜官,指的是古代的催眠大師,是自我催眠的高手。《漢書·王莽傳上》:“置宗官、祝官、卜官、史官,虎賁三百人。”這說明了,卜官是一種朝廷官職,職責即占卜。為什么要設置這樣一個官職呢?歷史學家們通過考古發現,在一些甲骨文以及銅器的文字記載上都有關于祭祀的記載,這種祭祀被稱為“武丁祭式”,主要服務于國君或者是貴族,專門為他們占卜未來之事。這就跟我們印象中的巫師差不多,他主要是在儀式上飲用大量的溫酒。

  根據我們現代的化學和物理知識我們可以知道,由于當時的盛裝酒水的器皿是青銅鑄成的,當酒水在青銅中加熱以后會產生一種叫做鉛的化學物質,會影響人的大腦功能以及荷爾蒙的排放,所以會進入到一種無意識的狀態。人們迷信,將這種狀態認為是和神靈溝通,此時卜官所說的話比國君還具有權威性。

  郭偃就是我國古代春秋晉國的一位卜官,而晉文公則是晉國的國君,郭偃曾輔佐晉文公成就稱霸諸侯的大業。要說到郭偃和晉文公之間的關系,不過就死臣子和國君的關系,但是郭偃此人對于晉文公來說具有怎樣的地位呢?在各種的史籍中都記載有郭偃這個人,本文則主要以《左傳》中為例,為大家講述一下名算子郭偃的經歷吧!

  僖公十四年,秋八月辛卯,沙鹿崩。晉卜偃曰:“期年將有大咎,幾亡國。”時值晉國剛剛爆發了一場大型的饑荒,晉惠公向秦穆公求助,秦穆公幫助了晉國,將秦國的糧食運往晉國,船隊絡繹不絕,首尾相連,史稱“泛舟之役”。此時的秦國雖然幫助了晉國,但是秦晉之間的關系并不好。后來秦國也爆發了饑荒,秦穆公向晉惠公求助,晉惠公不答應,還發兵攻打秦國。不知道為什么,這件事以后晉國的沙鹿山崩塌突然崩塌了,郭偃就為此事占卜,預言“大咎,幾亡國”。次年,秦晉就爆發了韓原之戰,晉惠公兵敗被俘。

  僖公二十三年,卜偃稱疾不出,曰:“《周書》有之:‘乃大明服。’己則不明而殺人以逞,不亦難乎?民不見德而唯戮是聞,其何后之有?”晉惠公剛剛去世,晉懷公太子圉繼位,因為害怕叔父重耳回國,晉懷公將狐氏、先氏、趙氏等氏族抓起來,逼迫他們將重耳身邊擁護之人召回晉國。狐突是狐氏的代表人,被晉懷公抓住,由于狐突不服從晉懷公的命令,最終被殺。晉懷公這是活生生殺掉了自己的外祖父,天理不容。所以郭偃就稱病不上朝了,指責晉懷公殺戮過重。

  僖公二十五年,秦伯師于河上,將納王。狐偃言于晉侯曰:“求諸侯,莫如勤王。諸侯信之,且大義也。繼文之業而信宣于諸侯,今為可矣。”使卜偃卜之……晉侯辭秦師而下。三月甲辰,次于陽樊。右師圍溫,左師逆王。夏四月丁巳,王入于王城,取大叔于溫,殺之于隰城。周王朝爆發了子帶之亂,秦穆公決定護送周王回國,結果被晉文公搶先一步。晉文公在狐偃的勸說以及郭偃的占卜之后,最終下定決心進行尊天子的政策。周王后來特別感謝晉文公,晉國從此成為了周王朝的“憲兵”,晉文公也因此名聲大噪。

  僖公三十二年,冬,晉文公卒。庚辰,將殯于曲沃,出絳,柩有聲如牛。卜偃使大夫拜。曰:“君命大事。將有西師 過軼我,擊之,必大捷焉。”晉文公去世了,眾人把他的靈柩送出城的時候,從棺槨中傳出了一陣陣似牛鳴的聲音。郭偃占卜這件事后,他預言將來晉國的西邊有軍隊經過,若是晉國攻打它,那就會取得巨大的勝利。果然,秦國為了發兵攻打鄭國,途徑了晉國。趁著秦軍回國,晉軍埋伏在崤山,突襲秦軍,大獲全勝。

  郭偃在這幾次事件中,運用他高超的占卜之術,他的預言的很多都成為了現實。

胥臣和晉文公是什么關系?他是怎么死的?

  都說晉文公重耳是狐偃帶大的,他的外公狐突專門把自己的兩個兒子派到重耳身邊,就是為了教導重耳。當晉文公成就晉國霸業的時候,很多人都稱贊狐偃、狐毛以及其余五賢士的功勞,很少有人知道,胥臣這個人。胥臣是晉文公重耳早期的老師,大約是重耳剛剛受教育的那段時期,胥臣就是被指派給重耳的老師,而且很支持重耳。那么胥臣這位晉文公的師傅有什么歷史事跡,他最后又是如何去世的呢?

  首先要說一點的是,胥臣這個老師當得很累。堂堂晉國公子的老師本來是不需要特別牛逼的人物的,但是能夠教育出少年便有賢名的公子重耳,胥臣真是不一般吶!因為樹大招風,公子重耳實在是太優秀了,他的后母驪姬非常不喜歡他,于是就整日整夜的在重耳的父親晉獻公耳邊講公子重耳的壞話。久而久之,晉獻公就對公子重耳有看法了,他覺得這些個兒子都很不孝,自己對他們再也喜歡不起來。看著自己的這些兒子就煩心的晉獻公把他們都分封了出去,來了個眼不見心不煩。

  公子重耳被自己的老子不待見,還被分到了一個剛剛修建好的豆腐渣工程的晉國邊塞蒲城。你想一想,一座剛修好的城池,城墻中還加了稻草,一點也不穩固,有多少百姓愿意搬來這里居住呢?所以,公子重耳可以說是被父親徹底給打入了冷宮。胥臣是公子重耳的老師,他是胥氏一族的代表人物,成為了公子重耳的黨羽,也被驪姬不喜。公子重耳來了蒲城,狐偃、狐毛、趙衰、胥臣等人都跟著一起到了蒲城。公元前655年,獻公要攻打蒲城的時候,被胥臣教育得重孝義的重耳不愿意和自己的父親兵戎相見,根本不做抵抗。但是公子重耳也不是等死的人,而是保存實力逃出了晉國。從后來胥臣教育已經是國君的晉文公重耳要因材施教來看,在教育這方面,胥臣有自己的一套辦法,而且很先進。所以,晉文公才會和申生、夷吾都不一樣吧!

  在外逃亡的漫長歲月中,胥臣始終追隨著重耳,而留在晉國的胥氏一族則暗中聯合其余重耳的黨羽,時刻準備迎接重耳回國奪位。胥臣有個弟弟叫做胥嬰,后來還成為了下軍主將。在教育上頗有建樹的胥臣,在軍事上也有謀略。重耳回國奪位以后,是為晉文公。在晉文公的統治下,晉國變得很強大,一度和楚國爭霸,兩國還在城濮發生了一場決戰。在這次決戰中,晉文公為感恩楚成王的收留之恩故意退避三舍,而后在楚軍的主動攻擊下全力回擊楚軍。胥臣也是這次戰爭中的一位主將,他負責的是攻打楚軍聯軍中的陳國、蔡國的強大軍隊,由于兩國的聯軍不僅人數眾多,連戰車和戰馬也是多不勝數,實力很雄厚,對步兵晉軍造成了一定的打擊。所以胥臣想出了一個計謀就是用虎皮包住晉軍的戰馬,敵軍的馬見到了“老虎”,嚇得四處逃竄,這支右軍軍陣大亂,只能被晉軍追著打,很快就敗下陣來。

  胥臣這邊的勝利為大戰全局爭取了時機,先軫可以放心的帶著中軍去截斷楚軍左軍,采用各個擊破的戰術。晉軍大勝,在和楚國的爭霸中勝出,奠定了霸主地位。

  勝利歸來以后,晉文公賜給了胥臣封地臼,官至司馬,地位很高。胥臣和晉文公的關系也很親近,除了晉文公親近的趙衰多次向晉文公舉薦人才以外,胥臣也曾為晉文公舉薦人才。郤缺是罪臣郤芮之子,郤氏一族是晉國公族后代,地位顯赫,就算郤芮有罪,郤氏還是很顯貴的。郤缺因為是郤芮的兒子,被貶為了平民,但是郤缺有德行,胥臣不愿意看著人才被埋沒,于是向晉文公舉薦了郤缺。趙衰曾說胥臣見多識廣,自己比不上。公元前621年,趙衰和胥臣等老臣相繼去世了。

晉文公夫人齊姜生平簡介 齊姜為何趕走了晉文公?

  齊姜,齊國女子,春秋時候將齊國王室女子稱為齊姜,因為齊國王室屬于姜姓,而齊代表她來自齊國。齊桓公有一個女兒就叫齊姜,嫁給了晚年時候的武公,后來和晉獻公私通,生下了太子申生以及女兒穆姬。不過,今天我們要講的這個齊姜并不是齊桓公的女兒,但是她來自齊國,是齊國宗室之女,就是某一位宗親的女兒,她是晉文公重耳的妻子。

  《烈女傳·晉文齊姜》中就描寫了晉文公的這位妻子齊姜的故事,在本書中,作者對晉文齊姜進行了大大的贊揚:“齊姜公正,言行不怠,勸勉晉文,反國無疑,公子不聽,姜與犯謀,醉而載之,卒成霸基。”也就是說,本書的觀點是,因為齊姜果斷決定將重耳送離齊國,晉文公重耳才能成就晉國霸業。這評價不可謂不高,不過也有些過于夸大了些,哪能說一個國家的強盛僅僅是依靠一個齊姜呢,這是晉國上下改革的結果。

  公元前672年,晉獻公戰勝驪戎后得到驪戎首領的兩個美麗的女兒,即驪姬和少姬,晉獻公尤其喜愛驪姬,甚至將驪姬立為了自己的正夫人,而將少姬只立為了次妃。有了國母的位置,驪姬在晉國的地位一下子就提升了很多,從一個“俘虜”,變成了晉國后宮地位最高的人。后來,驪姬被晉獻公專寵,生下了兒子奚齊。由于晉獻公愛屋及烏,所以對奚齊很是喜愛,甚至有了廢太子申生而立奚齊的想法。

  驪姬看似無欲無求,實則早已聯合了晉朝中能夠說上話的晉獻公的兩個男寵大夫梁五和東關嬖五,為奚齊謀劃如何得到太子之位。他們的計劃是先疏離獻公和申生之間的父子關系,再將申生分封出去,最后找個罪名陷害申生,就可以除掉申生了。除了申生以外,公子重耳和夷吾以及其他的公子們都受到了驪姬的逼迫,不得不被分封出去。公族分封在外即為失去宗族大權的繼承權力,重耳等一眾公子們都分別被分封在了晉國的各個地方,而且都是偏遠的地方,晉國的都城中最后只剩下了驪姬和少姬姐妹和她們的兒子奚齊和卓子。

  驪姬陷害申生毒殺晉獻公,獻公追究其責,最終申生自縊而死。重耳和夷吾也受到了獻公的猜忌,獻公發兵攻打他們的封地,于是兩個公子只好逃亡于其他諸侯國中。

  重耳的舅舅狐偃來自翟國,這是一個北狄國家,是強壯的少數民族,能夠保護重耳,于是重耳帶著家臣們到翟國投奔去了。在翟國待了十二年,這十二年中重耳也已經娶妻生子,突然就遭受了晉惠公派人來刺殺。重耳于是離開了翟國,過上了流亡的生活。他先是經過了衛國,衛國不愿意接納重耳。可是重耳一行人走得急,根本沒帶足夠的糧食和銀子,好不容易到了衛國,衛國卻不肯幫助重耳。重耳幾天沒有吃飯,餓得不行還向路邊的農夫乞討過食物,還遭受了農夫的侮辱。離開衛國以后,重耳一行人來到了齊國,此時的齊國是齊恒公當政。齊國在齊恒公的治理下,已經成為了當時的諸侯霸主,是一個很強大的國家。齊恒公又重視人才,他早就聽聞過重耳的賢名,對重耳身邊的家臣們也是贊賞有加,他認為重耳是一個有大能的人,若是回到晉國成為國君,將來一定會威脅到齊國。于是齊恒公想了一個好辦法,那就是將重耳留在齊國,讓重耳樂不思蜀,忘記回晉國去。為此齊恒公在宗族之中挑了一個長得很漂亮的宗女齊姜,將她嫁給了重耳。

  早先時候齊姜也利用自己家族的關系,為重耳奔走,尋求人脈。無奈有齊恒公的阻止,此事并沒有成功。齊恒公送了一棟豪宅給重耳,賞了重耳很多美麗的姬妾,又給了他很多銀錢,一時之間,重耳過上了從前在晉國的日子,甚至比在晉國的時候還要好。此時的重耳已經五十五歲了,能夠安穩度過晚年也是一件樂事,重耳的志向漸漸就被磨平了。狐偃等人就商量強制帶走重耳,沒想到被一位采桑女給偷聽了去。采桑女告密給了齊姜,誰知齊姜竟然將采桑女殺死,而和狐偃一起謀劃,如何將重耳騙走。齊姜為了重耳的大業考慮,毅然將重耳趕出了齊國,希望重耳能重新振作起來。重耳當上晉文公以后,將齊姜接回了晉國,成為了重耳眾多夫人中的一位。

狐偃生平簡介 狐偃和晉文公是什么關系?

  狐偃,狐突的小兒子,姬姓,狐氏,字子犯,因此狐偃也被稱作咎犯、舅犯、臼犯。他既是晉文公的親舅舅,也是輔佐晉文公成就霸業的大功臣,兩個人之間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在晉國的歷史上,狐偃是一位少有的文武雙全的能臣,既能處理好國家的政治,也能在軍事上有所建樹。

  在《左傳·莊公二十八年》中描寫晉獻公時這樣寫到:“又娶二女于戎,大戎狐姬生重耳,小戎子生夷吾。”狐突就是晉獻公所娶之大戎狐姬、晉文公之母的父親,在狐姬和小戎子嫁入晉國的時候,狐突帶著狐毛、狐偃兩個兒子也來到了晉國,成為了晉朝的大臣、外戚。狐突侍奉晉獻公,而讓自己的兩個兒子輔佐公子重耳。也就是說,當狐姬生下了重耳以后,狐毛和狐偃這兩位親舅舅,便一直陪伴著小外甥。狐偃看著重耳長大,對重耳來說,狐偃是一種亦父亦師的存在,在成長、逃亡、治理國家中,狐偃對晉文公的影響都是巨大的。

  公元672年,晉獻公因為攻打驪戎獲勝,而得到了驪戎首領的兩位女兒驪姬和少姬。這兩位公主生得十分嬌艷,晉獻公帶著她們回到晉國,兩位公主受到了晉獻公的專寵。驪姬比少姬更外向活潑,心機也更深沉一些,因此比少姬更受寵愛。古代女子就是這一點不好,即使生在皇家貴胄,也要面臨被送來送去的悲慘命運。驪姬和少姬本是驪戎最尊貴的兩位公主,卻因為驪戎戰敗而不得不淪為驪戎求和的“貢品”,獻給晉獻公。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驪姬的命運其實是很悲慘的,到了晉國以后,驪姬不滿足于自己妃子的地位,蠱惑晉獻公封她為大夫人,也就是正妻,而少姬則為次妃,居于妾氏。生下自己的兒子以后,驪姬又開始不滿,想要得到晉國太子的地位。為此,驪姬設計陷害太子申生,慫恿晉獻公廢太子申生而立自己的兒子奚齊。晉獻公被驪姬所惑,對其無比信任,不但懷疑太子申生,連帶著二兒子三兒子重耳和夷吾都被懷疑了。

  晉獻公將重耳和夷吾分配到晉國的邊疆蒲城和屈鎮守,意在將他們驅逐出晉國的政治權力忠心。但是他不滿足于此,疑心病在驪姬的蠱惑下越來越重,最終還發兵攻打這兩個兒子。重耳之所以會到蒲城,是親舅舅狐偃主動提出的。狐偃的眼光毒辣,他看出了驪姬的野心,太子申生死后,他預料到驪姬不會就此罷手,重耳和夷吾就危險了,于是搶在驪姬殺害兩位公子之前,主動為重耳獻計,遠離晉都,遠離驪姬。驪姬現在要斬草除根,狐偃又對重耳建議,不要和父親晉獻公正面對峙,要避其鋒芒,逃出晉國。

  可是天下之大,重耳這個被父親追殺的晉國公子應該去往何處呢?齊國楚國都是當時的大國,是重耳投奔求援的最好的去處,畢竟依靠強大的國家才能保護自己不是嗎?這時,遠見的狐偃又根據重耳面臨的形勢說出了自己的看法。狐偃認為齊國楚國雖是大國,齊恒公儼然也已經是中原的霸主,楚國又是富饒地廣之國,但是齊楚兩國不一定會接受公子。而且,從蒲城到齊國和楚國路途遙遠,途中要經歷多少變故誰也說不清楚,追殺、食物和盤纏件件都是難事。狐偃說,翟國是重耳母親狐姬的母國,是戎族之中強大的大戎,雖然實力不及晉國,但是依著重耳和翟國的關系,翟國接受重耳的機會也會更大。況且翟國與晉國相鄰,又是晉國的屬國,該不會為難翟國,這樣重耳便能在翟國靜靜觀望著晉國的動靜,然后伺機而動。不得不說,即使是在去處的選擇上,狐偃也顯露了他精明的政治遠見,為重耳的逃亡之路開了一個好頭。

  重耳逃亡的十九年中,狐偃皆跟隨其左右,直到晉文公成為了晉國的國君,狐偃也一直輔佐晉文公,對晉國的霸業有著不可磨滅的功勞。

晉文公是重瞳子嗎?曹共公為何偷窺晉文公洗澡?

  史書上記載,晉文公姬重耳是一位重瞳子,且肋骨連成一片,和常人不一樣。一般來說,長得異于常人的,一般都有些獨特之處。晉文公是不是這樣獨特的一個人呢?

  和他的哥哥、弟弟以及父親比起來,晉文公真的是這個家里的一個“異類”。少年時期,重耳就已經負有盛名,在諸侯國中聲譽極高,就連齊國霸主齊桓公也聽說過重耳之名,且極其欣賞重耳。在中國的歷史上,有很多關于重瞳的記載,很多的歷史人物都因具有重瞳,而被人們視為帝王的象征,必定會有不一樣的人生。重瞳指的是“一目兩瞳”,古代的相術認為,重瞳是一種異相、吉相,往往都象征著吉利和富貴。我國古代最出名的兩個重瞳子就是舜和項羽。在《史記·項羽本紀》中,記載了這樣的一段話“吾聞之周生曰,舜目蓋重瞳子,又聞項羽亦重瞳子”。相傳,舜和項羽他們都是重瞳子,也都有帝王命,但結局都不是好的。舜死在野外,而項羽也并沒有成為皇帝。

  除了舜和項羽以外,歷史上的重瞳子還有晉文公姬重耳、李煜、呂光、高洋、北漢劉崇、明玉珍、王莽、黃巢、朱棣等人。關于晉文公重耳的重瞳之說,其實并不是一件特別出名的事情,跟他的其他事跡比較起來的話。因為,在很多的史記典故上多記載了晉文公為駢脅的事情,而較少記載重瞳一事。不過,就是因為晉文公的駢脅傳聞,一位國家的國君竟然愿意躲在門外,偷看晉文公洗澡,這也是一個奇葩啊!

  事情的背景是這樣的,公元前672年,威武的晉獻公征戰四方,攻打一個叫做驪戎的部落。晉國可是春秋時代的強國,是春秋五霸之一,一個小小的部落如何斗得過強大的晉軍,驪戎毫無懸念的失敗了。可是失敗并不是一件好事,它意味著驪戎要做出選擇,是要臣服于晉國,還是和晉國血拼到底。驪戎的首領為了保留驪戎,決定投降于晉國,為此他還將自己的一對如花似玉的女兒獻給了晉獻公。晉獻公得到如此佳人,很是開心,回國以后就將驪姬和少姬二人寵上了天。為了驪姬這個欲望無窮無盡的女子,晉獻公還蓄意加害自己的三個親生兒子。

  晉文公重耳的哥哥,也就是晉國的太子申生被驪姬陷害,有謀害晉獻公的心思,被晉獻公盤查,最后在自己的封地曲沃自縊而死,以證清白。申生是一個優秀的太子,年紀輕輕就帶領晉軍上陣殺敵,還屢次獲勝,立下戰功。晉獻公為了讓太子申生主動讓出太子之位,將申生連同其他公子一起趕到了晉國邊緣的封地,想要將太子和重耳、夷吾三人從公族貶為卿族。晉獻公寵愛無功的奚齊和卓子,要立奚齊為君,對奚齊極其偏心,他的做法引來了晉國上下的不滿,人人都為申生感到惋惜和打抱不平。

  申生性格剛直,堅守孝道,以死明志。重耳和夷吾卻不想輕易丟掉性命,更何況,重耳身邊還有狐偃、趙衰、魏武子等賢能之臣的輔佐,更加不會軟弱和放棄的。重耳在父親攻打蒲城的時候,就逃往了翟國。翟國是重耳之母狐姬的母國,接納了重耳,還給重耳找了一個妻子作伴。后來,重耳離開了翟國,到了衛國,被拒絕了,接著就到了齊國。在齊國待了五年以后,重耳又離開了,這一次,他到了很多國家,曹國、宋國、鄭國、楚國,秦國等國。其中,在曹國的時候,晉文公重耳遭受了難以言喻的侮辱,想起來就犯惡心。想他堂堂男子漢,竟然被一個男人給偷窺了去。曹國那時是曹共公當政,他早就聽聞重耳的名聲,也知道了重耳有駢脅的傳聞,為了一辯真假,他這個一國之君竟然躲在重耳洗澡的房間外偷看重耳的身子。重耳到曹國本是尋找幫助的,沒想到曹共公竟然是這樣一個小人,重耳決定以后一定要報仇,自己這是受到侮辱了啊!所以,曹共公就因為自己的好奇心,為曹國招來了禍患。

晉文公重耳一共有多少個兒子?他死后誰當上了國君?

  晉文公,姓姬,名重耳,是晉國一位極其出色的國君,政治成績比較突出。這位國君最為出名的事件是他繼位的艱難經歷,一個被迫離開本國的公子,被父親和繼母陷害,不得不躲到母親的國家茍且偷生。好不容易父親死了,大臣們想要擁立他為國君,他覺得時機不到,沒有回去,結果君位被弟弟夷吾所占。夷吾害怕重耳奪位,派人刺殺夷吾,威脅翟國不得保護重耳。在弟弟的各種迫害下,重耳只好離開翟國。后來重耳的侄子繼位了,卻更加想要殺掉重耳,于是重耳又遭受了許多刺殺和襲擊。他流離于各個國家之間,像乞丐似的朝路邊的老農求食被辱,還遭受了曹共公的惡心偷窺。這位歷經了千辛萬苦才成為晉國國君的晉文公重耳,他的前半生我們已經說得差不多了,那么他的后半生呢,他死了以后呢,他留在這個世界上的后代呢?

  晉文公有多少個兒子,從后來繼位的晉襄公、晉成公來看,數得出名字的就已經有姬歡、姬黑臀、姬雍、姬樂。此外,晉文公和翟國季隗還有兩個兒子伯鯈、叔劉。

  公元前628年,晉文公病逝了,晉文公死后,將國君之位傳給了逼姞的兒子姬歡。在晉文公的一眾妻妾中,逼姞排行第二,大概是因為晉襄公溫厚老實的品格,晉文公才將晉國教到了他的手里。否則,他為何不將晉國交給自己正妻所生的兒子姬樂手中呢?

  公元前621年,晉襄公也病逝了,他死后將君位傳給了自己的兒子夷皋。晉人皆以為夷皋年幼,才七歲的幼童,根本不知如何執政,應該立一位年長者為君。而晉襄公的后代中并沒有年長者,所以只能從晉文公的后代中挑選。早在公元前620年,趙衰的兒子趙盾就已經成為了晉國相國,掌管晉國的軍政大權,他認為年長者中只有杜祁之子公子雍較為合適。他對公子雍的評價是“好善而長,先君愛之,且近于秦,秦故好也。”而且,公子雍的母親杜祁是一位有謙讓風度的女子,這是有德的表現。杜祁曾經的確幾次想讓位置。杜祁本是周王室之女,身份尊貴,由于晉文公曾經受到了秦穆公的恩惠,所以將秦穆公之女文贏封為了正夫人,她是周王室出身,只好屈居第二的位置。晉襄公繼位以后,她覺得晉襄公的母親應該位于自己之前,就將第二的位置讓給了逼姞。后來,杜祁又因為晉國的鄰國北狄十分強大,而讓位于出身北狄之地的季隗。這種謙讓的品德使得很多人都對杜祁稱贊有加,杜祁的風評很好。

  趙盾的政敵狐射姑認為應該立辰贏的兒子公子樂為君,趙盾卻極度反對這件事。他認為“立善則固,事長則順,奉愛則孝,結舊好則安”,可是公子樂和他的母親根本不能滿足這樣的條件。狐射姑認為,辰贏曾經嫁過兩任晉國國君,晉懷公和晉文公,立她的兒子,人民才能安定。可趙盾認為公子樂是“母淫子辟”,母親辰贏在晉文公的姬妾中位于第九,身份低賤,兒子沒有大的用處,所以才派到陳國這樣的小國去,這對晉國根本就沒有幫助。

  晉襄公死后,晉國一番折騰,最終還是立了晉襄公的兒子夷皋為君,是為晉靈公。晉靈公昏庸無道,刺殺趙盾,反被趙盾侄子趙穿所殺。趙盾后擁立公子黑臀為君,是為晉成公。

  當然,經過上面的推斷,晉文公已經有了六個兒子。然晉文公之姬妾中,僅僅是辰贏就已經排行第九,六位公子都是能夠排上名號的姬妾所生。晉文公的其他姬妾說不定也為其生下了兒子呢,只不過沒有被記載下來而已。

晉文公的妻子是誰?晉文公有幾個妻子?

  晉文公是我國春秋時代晉國國君,姓姬,名重耳,是晉獻公與大戎女狐姬所生。在晉文公的一生中,度過了很安穩幸福的童年和少年時光,青年時期逃亡在外,中老年的時候回國繼位。僅僅在位九年時間,晉國卻迅速修復創傷,維持霸主地位,晉文公的政治能力是值得肯定的。那么,這位雄韜偉略的晉文公有幾個妻子呢?

  根據晉文公一回國就將年滿十八的女兒趙姬嫁給趙衰來看,他在逃亡之前就在晉國娶了妻子,但是不一定是他的正妻。這位妻子在晉文公逃亡后,懷著孕回到了自己娘家,生下了趙姬,獨自撫養其十九年。

  晉文公的正妻是秦穆公之女文贏,他們之所以能夠成婚,還跟晉文公的侄子晉懷公有關。晉國在晉獻公時期發生了驪姬之亂,晉國公子們深受其害,太子申生自縊而死,重耳、夷吾則逃亡于國外。獻公死后,驪姬想要扶持兒子奚齊繼位,卻被大臣里克等人所殺。里克殺驪姬、少姬以及兩位公子奚齊和卓子,想要迎回在翟國逃亡的重耳,并擁立他為晉國國君。為此,里克還專門派了重耳的外公狐突去翟國。可是,重耳在舅舅狐偃的建議下,并沒有答應回到晉國,于是里克等人只好擁立在梁國流亡的公子夷吾,是為晉惠公。晉惠公能夠順利繼位,他的姐夫秦穆公幫了不少的忙,他沒有將秦穆公的恩惠放在心上,反而發兵攻打秦國。秦穆公的軍隊很快就打敗了晉軍,晉惠公只好將兒子質于秦國,才了結了這件事。

  秦穆公為了控制在秦國為質的公子圉,將自己寵愛的嫡女懷贏嫁給了他。晉惠公執政晚期生了重病,公子圉害怕自己遠在秦國,丟失了君位,將懷贏拋棄,悄悄潛回了晉國,一年后就繼位成為了晉懷公。秦穆公得知此事后很憤怒,一定要報復晉懷公才行,他聽說重耳還在楚地流亡,就派人告知重耳,自己愿意幫助重耳當上晉國國君。于是,重耳帶著一批臣子風塵仆仆的趕來了秦國,秦穆公賜了六個女子給重耳當妾,其中有一個就是懷贏。秦穆公說,懷贏是自己最寵愛的女兒,是自己所有女兒中最聰敏的,一定能夠幫助到公子。他也提到了懷贏曾經嫁過晉懷公的事情,也覺得很對不起重耳,讓重耳背上了娶侄媳婦的不好的名聲。重耳自己也覺得有些不妥,畢竟這可是差了自己一個輩分的小輩,而且懷贏還是自己的外甥女呢,因為秦穆公是自己的姐夫。狐偃、趙衰等人就勸說重耳,讓他接受秦穆公的提議,收下懷贏,才能成就大事。其實,秦穆公這樣做也是有私心的,他想要利用懷贏控制重耳。

  聽過臣子們的意見后,重耳決定迎娶秦穆公之女懷贏,將其尊為自己的妻子。秦穆公沒有想到重耳會做到這樣的地步,他很感動,幫助重耳的決心也更加堅定了。重耳回到晉國打敗了晉懷公,成功當上了晉國國君,便立刻封懷贏為正夫人,懷贏從此被稱為“文贏”。

  排行第二的是晉襄公的母親逼姞,是周王室之女。晉文公去世以后,還將晉國君位傳給了逼姞之子姬歡。

  晉文公女人中排行第三的是他逃亡翟國時期所得的季隗。重耳離開蒲城,接受了狐偃的建議,來翟國投奔。翟國是重耳母親的母國,十分樂意幫助重耳。《左傳》和《史記》等歷史資料中均有記載,翟國攻打其他部落的時候,獲得了首領的一對女兒叔隗和季隗,還將這兩個女子獻給了重耳。重耳自己娶了季隗,而將叔隗賜給了趙衰為妻。晉文公和季隗生活了十年有余的時間,季隗還為晉文公生下了兩個兒子。不過,晉文公和季隗很快就分離了,因為他在晉懷公的威脅和刺殺下,不得不離開翟國。

  杜祁、齊姜、辰嬴則是晉文公的另外三位夫人。杜祁生公子雍,齊姜是晉文公在齊國所娶的女子,辰贏則是公子樂的母親。趙盾在晉襄公死后,討論各位年長公子們誰來繼位的問題的時候稱辰贏是晉文公排行第九的妻妾,地位太低。從這里我們可以得出的是,除了我們所列舉的幾位有過名字可以考證的人以外,晉文公還有其他的妻妾,至少是九個,甚至九個以上。

晉文公怎么死的?對晉文公的歷史評價

  晉文公的一生實在是充滿了波折,他出身高貴,父親是春秋時期強大的晉國的國君晉獻公,母親則是戎國大戎之女狐姬,身份亦是高貴。本來,晉文公的一生應該是無比的順利,他的哥哥申生成為一位以仁義治國的君主,他和弟弟夷吾成為哥哥的左右手,共同強大晉國。但是,他的哥哥死了,他的弟弟要殺了他,他弟弟的兒子也不放過他。最終,他沒有過上那種繁榮享受的生活,反而像其他被趕出國家的公子們一般,流離在各個諸侯國,像一個乞丐般的,向別人討要吃食。

  公元前655年,晉獻公在聽信驪姬的讒言,害死了大兒子申生以后,又將魔爪伸向了二兒子重耳和三兒子夷吾。在這一年,晉獻公發兵攻打蒲城和屈,也就是他分封給重耳和夷吾的封地,重耳不戰而敗,逃往母親狐姬的國家翟國,是一個臨近晉國的戎族。夷吾抵抗住了晉獻公的攻擊。第二年,晉獻公又攻打夷吾,這一次夷吾沒能抵住,也準備逃往翟國,畢竟那也是他母親的國家,而且哥哥也在那里。但是他的大臣冀芮卻反對到翟國去,他認為若是兩個公子都在翟國,那么晉國一定會發兵攻打翟國的,到那時候兩位公子都會遭受危險,最終夷吾去了靠近秦國的梁國。

  晉文公悲慘的階段便是從此刻開始,若是按照更嚴密的說法,打從他的父親晉獻公從驪戎帶回那對姐妹的時候,晉文公重耳以及他的兄弟們的悲慘命運的齒輪就已經悄悄轉動了起來。翟國是一個戎族的部落,不過卻是戎族眾多的部落中的大部落,實力強悍。重耳受到翟國的接待,在此生活了十二年之久。戎族本就是苦寒之地,重耳從一個富裕繁華的地方,淪落到部落的生活,這差距之大可想而知。況且翟國也并不是一直都是安全的,那個時代的人想要除掉一個人,什么方法不會用,就是刺殺,也不知道晉文公遇到過多少回了。不過,比起刺殺來說,饑餓和貧窮才是最折磨人的。

  在翟國的十二年中,晉文公受到了翟國所獻的一對姐妹,他將姐姐叔隗賜給了好友趙衰,自己則迎娶了妹妹季隗。也有說法是,晉文公娶的是姐姐季隗,趙衰娶的是妹妹叔隗。不論兩個人娶的是誰,總之這對君臣的關系因此而變得更加親近了就是了。季隗給晉文公生下了伯鯈、叔劉,叔隗則為趙衰生下了趙盾。可是,晉文公這段有妻有子的安逸日子并沒有過多久,因為晉國發生了一件大事,那便是晉惠公夷吾病逝了,夷吾的兒子晉懷公繼位了。晉懷公的執政能力還不如夷吾呢,就很害怕重耳回來和自己搶奪君位,就派了人去刺殺重耳,還威脅翟國,交出重耳。

  重耳離開翟國的日子到了,他不得不離開自己的妻子和兒子,踏上另一段未知的旅程,途中的兇險想必會非常多。為了妻子和兒子的安危,他只能選擇將他們留在翟國,這一分別就是幾年之久。重耳謂其妻曰:“待我二十五年不來,乃嫁。”其妻笑曰:“犁二十五年,吾冢上柏大矣。雖然,妾待子。”重耳居狄凡十二年而去。

  重耳是在被刺客追殺的情況下,緊急離開翟國的,因此什么盤纏也沒來得及帶上,一路上受盡了饑寒交迫的痛苦。為了得到食物,重耳一介公子,竟然放下身份去向一位路邊的老農乞討,誰知卻換來了老農的捉弄,因為老農沒什么好給他的,就給了重耳一塊泥巴,語氣非常不敬。即使遭遇了種種的磨難,輾轉于各個國家之間,重耳都沒有放棄,最后終于得到了秦穆公的支持,回到晉國,還成為了晉國的國君。

  晉文公繼位以后就在晉國國內進行了一系列的改革,他勤于修政,勵精圖治,任用賢臣能者,使得晉國在短短三年內便踏上了迅速發展之路。他認為晉惠公和晉懷公時代的某些政策得當,也會保留下來,有君主的容人之量,可貴。在位期間,晉文公有很高的政績,受到了后世之人的高度評價。可是,晉文公只在位了九年時間,于公元前628年便因病去世了。

郤芮為何要燒死晉文公?郤芮的結局如何?

  公元前656年,晉獻公發兵攻打蒲城和屈這兩座晉國的邊防要塞,為什么他要攻打自己國家的城池呢?因為他的驪姬告訴他,他的兩個兒子重耳和夷吾和太子申生密謀,三個人都是對他下毒的幕后兇手。晉獻公特別寵愛驪姬,他相信了驪姬的話。太子申生已經自縊“伏法”了,重耳和夷吾聽聞此事,分別從自己戍守的城池來到晉國的都城絳。他們知道了驪姬馬上就要來陷害他們,查明了申生事件的來龍去脈以后就都悄悄潛回了封地。晉獻公覺得這兩個兒子之所以來到了王都也不來朝見自己,是因為做賊心虛,更加認定這二人就是加害自己的兇手,于是發兵攻打他們的封地。

  夷吾是個有血性的,敢于帶領將士們和父親抵抗,不過因為人手不足,敗于晉獻公。重耳賢,不和父親打仗,蒲城沒過多久就陷落了。兩位公子自己的封地被攻陷以后,重耳在狐偃的建議下逃到了翟國,夷吾本想也逃去翟國,后被郤芮所阻攔,于是去了梁國。

  沒錯,郤芮是依附于夷吾的臣子。郤芮的家族是晉國的公族之一,但是被分封出去了,失去了繼承君位的機會。在晉朝,郤芮家族之人屬于公族,卻是卿大夫的身份和爵位。晉獻公時期,獻公和后母齊姜生下了長女穆姬和長子申生,由于齊姜是齊恒公的女兒,而齊恒公又是春秋霸主,所以晉獻公就將齊恒公的這個外孫申生立為太子。申生是一個有賢名的太子,晉獻公一繼位就將其從賈國接回,晉國上下都對他稱贊有加。

  晉獻公一生有八個兒子,申生、重耳和夷吾是最出色、最有賢名的三個,而申生就是其中政治待遇最高的。這不僅僅是因為申生有一個霸氣的外公做后盾,還因為申生自身所具有的賢能之才。齊姜早早就病逝了,晉獻公這才又納大戎狐姬和小戎子,生重耳和夷吾二子。雖然大哥申生已經如此優秀了,但是重耳和夷吾身邊也有很多有能力的臣子愿意歸附和輔佐。像重耳身邊有狐偃、趙衰、先軫等人,而夷吾身邊則有郤芮和呂省等人。

  夷吾被晉獻公打敗了,從封地屈逃到了梁國,梁國靠近秦國,而秦穆公又是夷吾的姐夫,夷吾來到這里就是郤芮所建議的。當時情況緊急,夷吾屈城被破,他卷起鋪蓋就想到翟國去和重耳相遇,結果郤芮伸手一攔,說那不是個好地方,夷吾去了,晉獻公一定會追著打過去的。郤芮認為,夷吾應該去尋找姐夫秦穆公,求秦穆公幫助自己,才有機會活下去。于是他們就來到了梁國,郤芮一直跟著夷吾,忠心盡責。

  公元前651年,晉獻公去世了,里克等人接連殺死了奚齊和卓子,驪姬和少姬。里克本是好意,想恭迎重耳回國繼位,重耳沒有相信里克決定不回去,于是里克轉而迎接夷吾。夷吾身邊的郤芮早就打聽好了晉國國內的局勢,里克等大臣殺掉了想要擁立奚齊繼位的驪姬勢力,現如今還是有一定危險的。但是夷吾想回到晉國,郤芮就說:“公子想要回去也不是不可以,依我看來,晉國國內分明還有別的公子可以立為國君,里克不立他們反而來梁國迎接您,這其中是不是陷阱我們也不清楚,如今只能去求秦穆公相助,恐怕回到晉國也是有危險的。”夷吾采納了郤芮的建議,派郤芮帶重禮賄賂秦穆公,還許諾秦穆公愿意送給秦國晉國的河西地區。秦穆公接受了夷吾的大禮,派軍護送夷吾歸國。就這樣,夷吾以其身邊郤芮等人消息靈通和得到了秦穆公的支持,打敗了重耳,順利登上了晉國國君之位。

  可是,夷吾在十四年后去世了,他的兒子繼位不到一年就被殺死了,殺死他的正是夷吾的哥哥重耳。夷吾擔心重耳影響自己的君位,派人刺殺過重耳,夷吾的兒子也刺殺過重耳,重耳這是復仇來了。郤芮可是夷吾身邊的大紅人,夷吾的命令有一大半都是郤芮的意思,郤芮害怕自己被重耳報復,在重耳成為晉文公以后,就和呂省商量放火燒掉晉文公居住的宮殿,將其燒死。誰知道,曾經派去刺殺重耳的勃鞮已經歸順了重耳,將他們的計謀告知了重耳,這才使得郤芮的計謀破滅。

  晉文公派人去捉拿郤芮,郤芮逃往秦國,被秦穆公所殺。

晉文公的母親是誰?她是哪個國家的人?最后的結局如何?

  在《左傳·莊公二十八年》中,記載了晉獻公所娶妻妾的情況:“又娶二女于戎,大戎狐姬生重耳,小戎子生夷吾。”在司馬遷的《史記·晉世家》中也如此記載到:“重耳母,翟之狐氏女也。夷吾母,重耳母女弟也。”根據這兩處以及其他文獻上的相關記載,我們不難得出,晉文公重耳的母親狐姬是翟國人,而且屬于大戎,是一個戎族女子。晉獻公娶了大戎的狐姬和小戎子,大戎狐姬生了重耳,小戎子則生下了夷吾。

  狐姬和小戎子都是狐突的女兒,除了這兩個嫁給了晉獻公的女兒以外,狐突還有狐毛和狐偃兩個兒子。當狐姬嫁入晉國以后,狐突一家人都搬到晉國居住了,狐突還成為了晉朝的一名臣子,歷史上記載狐突是“三晉名臣”。

  根據前面兩則史記中的記載,先舉個例子,當我們說到魯姬、周姬的時候,我們知道她們是魯侯、周王室的人,她們是姬姓。由狐姬的名字我們得知了狐姬屬于狐氏、姬姓,針對這一點,很多的史學家們對于晉獻公和狐姬的婚姻提出了疑問,兩個同姓的人是怎么結為夫妻的?的確,古代有同姓之人不能通婚一說。在《國語》中則記載了:“同姓不婚,惡不殖也。狐氏出自唐叔。狐姬,伯行之子也,實生重耳。”另外,還有注解:“狐氏,重耳外家,與晉俱唐叔之后,別在犬戎者。”

  狐姬來自翟國,這是一支戎族,而且還是白狄。知道狐姬出自白狄,是因為在公元前578年的時候,晉厲公派了相國拒絕秦國,當時的說辭就是:“白狄及君同州,君之仇讎,而我之婚姻也。”這里所說的白狄指的應該就是狐姬,而婚姻指的則是狐姬、小戎子和晉獻公的婚姻。狐姬來自白狄,又是姬姓,說明白狄是姬姓。而通過各種資料我們得知了“狄,北狄也。鮮虞,姬姓在狄者也。潞、洛、泉、徐、蒲,皆赤狄,隗姓也。”也就是說,鮮虞就是一支在白狄的姬姓族人。古時候記載歷史資料的時候,會出現通假字這種字,我們將兩個相同讀音,但是寫法不同的兩個字稱為通假字。在北魏時期,白翟就被稱為稽胡。又例如在司馬遷的《史記》中,公子重耳的舅舅狐偃因其字為子犯而常常被稱為舅犯,有時也寫作咎犯,所以咎犯就是舅犯,兩者之間并無不同,指的都是同一個人。狐姬即胡姬,稽胡即狐姬也。稽胡就是姬姓之胡、姬姓在白狄者。

  另外,關于狐姬的父親狐突的身份也有爭議。根據狐姬父親的稱呼狐突,后面的后綴有一個“突”字,再結合我們中國古代歷史中稱呼王子的叫法,所以,突代表王子。狐突應該是胡人中的王子或者是公爵,總之就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貴族人員。狐突從狐姬入晉國以后也跟著到了晉國,而且一個家族的人都到了晉國來。晉獻公通過和狐姬聯姻,使得狐姬一族成為晉國的附屬,狐的領地也成為了晉國的地盤。到了晉國以后,狐突輔佐晉獻公,而狐突的兒子狐毛和狐偃則輔佐重耳。他們狐氏一族深深的介入到了晉國的政治集團中,并且還在多年后成為晉國的一個大家族,有著很大的權力。

  但是,晉獻公并沒有一直寵愛狐姬,因為他從驪戎得到了兩個十分美麗的女子,即驪姬和少姬。從重耳被逼得只能逃亡的遭遇來看,狐姬似乎都沒有再出現過,要不然就是狐姬已經病死了,要不然就是狐姬早就被打入了冷宮。驪姬是個心狠手辣的女子,想必驪姬進入晉國王宮以后,享受獨寵的同時也迫害了晉獻公的其他妃嬪吧!

晉文公和趙衰是什么關系?晉文公為何信任趙衰?

  晉文公,姬姓,名重耳,是經過國君晉獻公的兒子,也是春秋時代晉國的第二十二任君主。趙衰也是春秋時代的人,不過他不是國君,而是臣子,是晉國的大夫,也是晉文公最信任的人之一。晉文公和趙衰可不止是君臣關系這么簡單,因為除了這一層關系以外,他們還有兩層更加親近的關系,那就是小姨夫和大姐夫的關系,以及岳父大人和女婿的關系。

  不得不說,晉文公和趙衰兩個人之間的關系還是挺復雜的,一會兩個人是同輩的關系,一會兩個人的輩分就差了一級。從晉文公的少年時代開始,晉文公姬重耳便認識了趙衰,還和趙衰成為了很好的朋友。當晉文公遭受后母驪姬的迫害的時候,趙衰緊緊跟隨晉文公,一路護送晉文公,多次幫助晉文公虎口逃生。可以說,趙衰既是晉文公的好友,也是晉文公回國之后的安邦定國的功臣。

  公元前677年,晉國晉武公去世,晉獻公繼位,在位期間多次進行對外戰爭,史稱其在位功績為“并國十七,服國三十八”。公元前672年,晉獻公帶領晉軍攻打驪戎,驪戎不敵晉軍,將首領二女驪姬、少姬獻給晉獻公。二女之美貌出眾,驪姬尤甚,更受寵愛。驪戎雖然敗于晉獻公,但是野心猶在,驪姬獻媚逢迎,獲得了晉獻公的專寵。

  公元前667年,驪姬和晉國大夫梁五、東關五勾結,為了削弱公子申生、重耳以及夷吾的權力和地位,向晉獻公提議,讓申生駐守曲沃,重耳和夷吾駐守邊防要塞蒲城和屈。公元前665年,驪姬和少姬均懷有身孕,生下兩位公子。驪姬生奚齊,少姬生卓子。由于兩位小公子的母親在晉獻公這里很受寵愛,兩個小公子也很得晉獻公的喜歡。驪姬為了給自己兒子奚齊鋪路,想要獨占晉國國君之位,就設計陷害申生,還在申生獻給晉獻公的胙肉中下毒嫁禍申生。申生蒙受冤屈而死,重耳和夷吾遭到驪姬的迫害,被迫離開封地,各自尋求避難之所。

  從晉國都城絳逃到蒲城避難的時候,趙衰也跟隨著晉文公重耳。一年以后,晉文公再度出逃,趙衰依然陪伴左右。離開晉國的重耳根本不知道應該去哪個國家避難,好在他的身邊跟著一群很能干的臣子,狐偃是重耳的娘舅,他提出,此時的重耳應該去他母親狐姬的母國北狄去避難。其實當時的北狄并不是一個強大的國家,晉國才是那個強大的國家,按理說北狄打不過晉國,不應該去那里才對,可狐偃就是提出了去北狄才是最好的選擇。北狄是重耳的母國,有血緣關系,理應接應重耳。再者北狄靠近晉國,可以監視晉國的一舉一動。和北狄不同的是,若是去其他國家,例如齊國和楚國國這些大國,會不會接納重耳還要另說。去北狄是最穩妥的選擇。在北狄,重耳受到了很高的待遇,一共待了十二年。在這十二年中,北狄攻打了一支赤狄,得到了一對漂亮的姐妹,就將姐妹二人獻給了重耳。重耳迎娶了妹妹季隗,將姐姐叔隗賞給了趙衰。于是乎,晉文公和趙衰兩個人就成為了這一對姐妹的丈夫,從以前單純的好朋友的關系和君臣關系,直接變成了親戚的關系。

  經過這一路的波折,趙衰和狐偃等人都守護著晉文公,當晉懷公上位以后,更加懼怕重耳,便威脅北狄,交出重耳,否則就要發兵攻打北狄。重耳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狐偃和趙衰帶走,從此流離在各諸侯國之間。趙衰多次為晉文公獻計,讓晉文公活了下來。后來,晉文公殺掉了晉懷公,成為了晉國的國君。晉文公和趙衰的關系實在是太好了,為了感謝趙衰,他將自己花季般年紀的女兒趙姬嫁給了趙衰為妻,趙姬為趙衰生了三個兒子。

  如果有一個人不顧自己的危險,也要保護你;如果有一個人在自己犯錯的時候,敢于指出自己的錯誤,及時拉回誤入歧途的自己;如果有一個人處于高位,還能不貪不驕傲。面對這樣的一個忠心的手下的時候,你能不信任他嗎?

晉文公有幾個兄弟?為什么他的兄弟一個自殺一個要殺他呢?

  晉文公是晉獻公的兒子,他的同父同母的兄弟有兩個,一個是哥哥申生,一個是弟弟夷吾。另外,晉文公還有兩個同父異母的弟弟,一個是驪姬的兒子奚齊,一個是少姬的兒子卓子。所以,晉文公的兄弟一共有四個。

  公元前672年,那時候還是晉獻公當政,晉獻公率兵攻打驪戎,驪戎打不過晉國,只好求和,還將驪戎首領的兩個美麗的女兒獻給了晉獻公。于是,晉獻公就帶著兩個戰利品回國了。這兩個被獻給晉文公的驪戎公主一個叫做驪姬,一個叫做少姬,她們都分外美麗,一進宮便獲得了晉獻公的專寵,很快兩個公主都生下了孩子,而且都是男孩。驪姬所生子為奚齊,少姬所生子為卓子。由于驪姬很懂得獻媚之術,心機深沉,比起少姬來更得寵愛,晉獻公甚至想將驪姬封為晉國的國母,即自己的正妻。除此以外,晉獻公還萌生了要將驪姬的兒子奚齊立為儲君的念頭。

  本來,晉獻公寵愛一兩個妃子也沒什么,可驪姬一看就是那種有異心的,說不定就是驪戎首領特意派來的兩個禍國殃民的女子。晉獻公偏偏被驪姬姐妹二人所迷惑,對她們的兒子也格外的喜愛,晉國就要大難臨頭了。申生、重耳、夷吾三個公子是晉國晉獻公的嫡子,因為他們的母親是狐姬,來自和晉國相鄰的北狄部落。申生是三個兄弟中的長子,是晉獻公立為儲君的第一個選擇。再說公子申生年紀輕輕就立下了很多戰功,在晉國國內也有很多大臣支持他,不管怎么說申生都是儲君的不二人選。即使公子申生的條件如此優秀,晉獻公還是不想立申生,而想立奚齊。為此,晉獻公還要分封申生兄弟三人,徹底杜絕他們成為儲君的可能。

  公元前656年,申生被驪姬誣陷有謀害晉獻公的野心,遭到晉獻公的懷疑。后來,驪姬還在申生供奉給晉獻公的胙肉中下毒。晉獻公認定申生心中有鬼,這件毒害自己的事情申生就是兇手,便招來了公子三人一同審問。申生百口莫辯,因為不論他說什么,怎么說,晉獻公都會相信驪姬的話,而不相信申生,所以他自殺了。申生用自己的死證明自己的清白,卻被有心之人說成是畏罪自殺。除掉了申生,驪姬還是不放心,畢竟還有重耳和夷吾在呢,自己的兒子的地位還是充滿了威脅。于是,驪姬又對晉獻公說剩下的兩位公子也參與了申生的謀害事件,是同謀,兩位公子因此遭到了晉獻公的調查。

  早在公元前671年的時候,申生耳和夷吾三位公子便被分別分封到了晉國的邊防要塞,太子申生居曲沃,公子重耳居蒲,夷吾居屈。申生出事以后,狐偃這位公子們的娘舅便提出了要遠離晉國都城的提議,他認為驪姬并不會就此罷手,接下來要遭殃的肯定就是剩下的這兩位公子了。于是,重耳被狐偃、趙衰等人護送到了蒲城暫避風頭。

  驪姬果然對重耳和夷吾動手了,她將申生的事件扯到兩位公子身上,晉獻公召兩位公子來審問,可兩位公子都悄悄返回了封地。晉獻公更加相信驪姬的話,認為這剩下的兩個兒子也不是什么好東西,就發兵攻打他們。

  夷吾性子比較急躁,晉獻公攻打他,他就派兵抵抗,只不過寡不敵眾,他根本抵擋不住,只好逃跑。重耳要委婉一點,他聲稱自己不會和父親動手,晉獻公攻打到蒲城了他也不反抗,最后蒲城淪陷,重耳亡命于母國翟國。

  晉獻公死后,將國君之位傳給了奚齊,可朝中大臣們不滿驪姬和奚齊,發起了政變,殺死了驪姬、奚齊以及卓子。本來大臣們想要迎接重耳回國,但是狐偃認為此時時機不好,建議重耳不回晉國。后來,夷吾當上了晉國國君,晉國對外戰爭各種失利,夷吾認為是重耳的原因,便派人刺殺哥哥重耳。重耳本來在母國待得好好的,為了躲避夷吾的追殺,只好再次踏上流亡之路。當然,故事的最后,重耳回到晉國,奪過了君位,成為了晉國的國君。

勃鞮是誰?為何多次刺殺晉文公姬重耳?

  勃鞮,我國春秋時代的人物,是晉國的一名宦官,也被稱作寺人,因此勃鞮又被稱作寺人披和履鞮。勃鞮這個人和晉國的兩代君主都有關系,那就是晉獻公和晉文公。

  晉國歷史上比較出名的眾多的事件中,晉獻公因被女色所惑,而引發的一系列的動亂這件事,恐怕是這眾多事件當中最為人們所津津樂道的了。

  晉獻公,姬姓,晉氏,名詭諸,為晉國晉武公之子,晉國國君。晉獻公在位期間,奉行尊王之策,積極爭取成為周王室的擁護者和周王朝秩序的規范者。當然,國君在位,戰爭不可避免,更何況晉獻公是一位擴張領土的驍勇善戰的國家領袖。十四年的在位時間,一共創下了“并國十七,服國三十八”的戰績。可就是這樣一位看似精明的君主,執政晚期也逃不了被美色妖姬所惑的罪名,害得晉國上下大亂一場,讓自己的兒子們受盡苦難。

  公元前672年,晉獻公攻打一個叫做驪戎的古族,取得了巨大的勝利,得到了驪戎首領的兩個美麗的女兒。驪姬、少姬就是晉獻公新得的兩個美人,她們一個妖媚異常,一個則要收斂一些,但是也格外美麗。晉獻公很喜歡她們,甚至不再對后宮的其他女子“假以辭色”。姐妹二人可以說是獲得了晉獻公的專寵,要什么有什么,在后宮的地位很高。都說后宮和前朝往往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驪姬二人就是這樣,她們獲得了晉獻公的專寵還是不滿足,特別是驪姬,她還想要自己的兒子奚齊當上晉國的國君。只有這樣,她才算真正的走上了人生的巔峰。人的欲望是無窮的,驪姬不滿足于現有的寵愛,終于觸動了“驪姬之亂”。

  她第一個要解決的人是晉國的太子申生,為兒子奚齊的地位鋪路。申生的母親是齊姜,而齊姜是齊恒公之女,齊國的公主,曾經嫁給了晉獻公的父親曲沃武公。在晉獻公還是太子的時候,齊姜就和他有了私情,晉武公去世以后,晉獻公就將齊姜納為自己的夫人。晉獻公和齊姜早前生有一子,就是申生,申生很早就被派到了賈國去,直到晉獻公繼位以后,申生才被晉獻公接回來。申生是一位有德行的君子,加上他的背景是強大的齊國的齊恒公的外孫,晉獻公在申生回國以后,就將申生立為了晉國的太子。晉國的士蒍、先丹木、里克等大臣都是依附于申生的黨羽,也是后來權傾晉朝的大臣們。

  申生自己有德行、有能力,又受到晉國上下的擁護,就連晉獻公二兒子重耳的外公狐突也認為申生比重耳更有為君之能,不是那么好除掉的。為了除掉申生,驪姬先是讓晉獻公對申生生出疑心,然后用謀害晉獻公之名陷害申生,導致父子倆失去信任,申生在曲沃自縊而死。申生死后,驪姬還是不放心,繼續對付重耳和夷吾。晉獻公聽信驪姬讒言,認為重耳、夷吾也參與了申生的陰謀中,發兵攻打兩位公子。重耳逃往翟國,而夷吾逃往梁國。

  公元前656年,驪姬之亂發生了,晉獻公為了殺掉重耳,派出了自己的親信勃鞮,去晉國的邊疆之城,也就是重耳的封地蒲城刺殺重耳。晉獻公給了勃鞮兩天的時間完成任務,勃鞮善武,只用了一天時間就趕到了蒲城。他闖進了重耳的住處,拿著刀就砍向重耳。重耳慌忙之中向旁邊躲去,于是勃鞮的刀就只割斷了重耳的袖子。重耳趁著勃鞮一擊未中之際,爬墻逃走了。在翟國逃亡的時候,晉惠公也就是重耳的弟弟夷吾繼位了,他將攻秦之失怪罪在重耳身上,派勃鞮到翟國追殺重耳。重耳遭受了刺殺,急急忙忙就離開了翟國,連行李都沒來得及帶上。最后,當晉文公重耳繼位以后,發了瘋的想要殺掉勃鞮這個三番五次來刺殺自己的人,卻被勃鞮給說服了。勃鞮用齊恒公和管仲的故事為例,再告訴了晉文公呂省、郤芮謀反之事,戴罪立功,后來成為了晉文公的心腹,還推薦過趙衰為原地的地方官。

逼姞是誰?是晉襄公的母親嗎?她在晉文公的姬妾中排行第幾?

  逼姞是春秋時期晉國國君晉文公的妾氏,在晉文公的姬妾中排行第二,居于秦穆公之女文贏之下,而處于翟國季隗之上。逼姞和晉文公育有一子,姬姓,名歡(驩),是在晉文公死后被大臣們擁立為晉君的晉襄公。

  逼姞是姞姓,為古南燕國姞姓后代,曾經是公子重耳的原配妻子。公元前697年,一個小嬰兒呱呱墜地,這個小嬰兒降生在晉國王宮,是一位新出生的小公子。原本王宮有新的孩子降生,這是一件極其平凡的事情,畢竟晉獻公的老婆還是挺多的,一個小公子的出生本是平凡事,這奇怪就奇在這個小公子很特別。他生來就有重瞳,而且還有駢肋,從外形上來看就很奇特了。相傳舜帝就是重瞳,古時候的人們喜歡占卜,趙衰就是靠占卜才選擇了重耳做自己的老大的。在占卜之術中,重瞳代表著吉祥、高貴和經歷不凡,一般都是帝王的象征。晉獻公也知道這些,所以給這個兒子取名為“重耳”。

  公子重耳是春秋時晉國晉獻公二公子,其母狐姬為晉國鄰國翟國之女,外公狐突為翟國北狄王族,身份尊貴。但是重耳的身份不敵哥哥太子申生,申生的母親是強大的齊國齊恒公,其母齊姜在身為晉武公妾氏的時候就很得晉獻公的喜歡。申生身邊有一大批有德才的臣子,申生自己又很是賢能,因此就連重耳的外公狐突也認為申生比重耳更加優秀。原本以為申生會成為晉國的一個優秀的君主的,誰知道半路殺出來一個驪姬,生生阻擋了申生的為君之路,還逼死了申生。

  申生死后,重耳就成為了最有可能繼承國君之位的人,畢竟重耳也是少年有名,年僅十七,身邊就聚集了狐偃、趙衰、先軫、賈佗、魏犨這“五賢”。重耳因為優秀,被后母驪姬嫉妒和排擠,受到了驪姬的陷害,和弟弟夷吾都遭到了父親晉獻公的攻打、驅逐。公子重耳離開了封地蒲城,轉而逃往了晉國的鄰國,也是母親狐姬的母國翟國。

  翟國是一個戎族組成的國家,生活環境遠遠比不上晉國,但是對于逃亡和無所依靠的重耳來說,這已經是比較好的待遇了。至少在翟國的時候,人們還將他視為座上賓,尊敬他,甚至還將打仗后得到的戰利品獻給他。季隗就是翟國獻給重耳的一個戰利品,是翟國攻打一支赤戎所得的公主。重耳迎娶了季隗,將季隗的姐妹叔隗賜給了臣子趙衰。重耳和季隗很恩愛,他們的第一個兒子,重耳將其取名為伯鯈。伯鯈是古南燕國的始祖的名字,而古南燕國的國姓就是“姞”。這是因為重耳很思念自己遠在晉國的原配妻子,是的,在重耳出逃之前,他就已經有了妻子,這個妻子就是逼姞。逼姞應該是一個貴族之女,因為她的姓是姞,是古南燕國的國姓,她是古南燕國的后人,古南燕國存在于夏朝到春秋時代。

  在晉國的時候,申生也還在的時候,重耳雖然排行老二,能力和勢力也都不如申生,但是他過得還算自在。即使沒有繼承國君的機會,他也能做一個翩翩佳公子,這里泡泡妞,那里賞賞景,再稍微關心一下時政,這輩子就這么圓滿的過去了。哪里像現在啊,不僅要忍受生活的艱苦,還要寄人籬下,偶爾還會看人臉色,過得窩囊極了。重耳很是想念晉國的時候,想念晉國的妻子,不知道沒有自己的日子她們是怎么過的。他聽說他的一個小妾在自己離開的時候已經有了身孕的,也不知道孩子怎么樣了,他想回去!

  逼姞是重耳眾多思念中的一縷,她身為重耳的原配妻子,想必也曾得到重耳的萬般寵愛吧。在秦穆公的幫助下,十九年后,重耳終于回到了晉國,當上了國君,將自己所有的妻妾都接到了晉國,逼姞也在其中。當晉文公重耳病逝以后,晉國的大臣們都擁立逼姞的兒子姬歡繼位,是為晉襄公。

季隗的真實身份 季隗和晉文公的愛情故事

  公元前656年,晉獻公發兵攻打蒲城和屈,驅走了晉國公子重耳和夷吾,晉獻公自己的二兒子和三兒子。公子重耳十七歲便已經“有士五人”,是當時有名的賢能之人,在各諸侯國中的聲望很高。本來晉國太子申生也是一位極其賢德的人,關鍵是還特別能干,晉國上下都擁護這個太子,偏偏晉獻公一意孤行,非要立自己寵妃驪姬之子奚齊,引起了國人的怨憤。

  重耳被迫離開自己的封地蒲城,聽取了舅舅狐偃的意見,到了翟國去。翟國是重耳的母親狐姬的國家,也是狐偃長大的地方,來到這里的重耳享受了很高的待遇。《左傳》記載:“狄人伐廧咎如,獲其二女叔隗,季隗,納諸公子。公子娶季隗,生伯儵,叔劉;以叔隗妻趙衰,生盾。”重耳娶了季隗,生下了伯儵和叔劉兩個兒子,日子過得美滿幸福。

  都說一個偉大的男人身后一定有一個更加偉大的女人,重耳能夠取得后來的成功,就是因為背后有個賢內助。根據春秋時代國家和國家之間的“國際條例”來看,未滿十三歲的女子不能作為戰俘。季隗和叔隗能夠被作為戰俘獻給重耳,說明二人已經年滿十三周歲。年滿十三周歲的美貌女子,在母國戰敗以后被當做了戰俘,但是她們沒有被送到軍營中充當軍妓或者是被某個大將帶走,反而毫發無傷的打扮好了被獻給了公子重耳,這只能說明她們是那個國家的世家貴女,有身份有地位,因此才會有人忌憚她們背后的勢力,即使戰敗了也不敢輕看她們。

  重耳剛剛經歷了人生中最為痛苦的幾件事,他的父親晉獻公為了一個女子漸漸疏遠他,父子之間的感情蕩然無存。為了不讓重耳威脅到幼子奚齊的地位,晉獻公還將重耳趕到晉國邊疆地帶的蒲城鎮守,分明是貶了重耳。這又是一大巴掌,狠狠地拍在了重耳的心口。不止如此,晉獻公不止要趕走重耳,甚至還要殺掉他。重耳敬愛的哥哥申生就是這樣被父親給逼死的,哥哥的死對重耳造成了巨大的打擊,他和哥哥不像,他不會用死來證明自己的清白,他會堂堂正正的證明自己沒有做謀害父親的事情。所以,當晉獻公攻打蒲城的時候,重耳說,我不會拿著刀對著自己的父親,所以我不會應戰的。就因為這樣,蒲城失守,重耳等人逃出了蒲城,趕往翟國。

  季隗遇到的就是這樣一個“無家可歸”的重耳,盡管那時候的重耳已經四十有余,但此時也還是傷心的跟個孩子似的。季隗和重耳此時同是天涯淪落人,能夠相互理解。季隗是個善良大度的女子,即便在面對命運的時候還是顯得那么無力,也還是值得人們尊敬。季隗為重耳生了兩個兒子一個叫伯鯈、一個叫叔劉。我們先來看看伯鯈這個名字,兒子的名字肯定都是重耳自己所取的,但這兩個兒子的名字仔細分析起來卻特別有意思。古南燕國姞姓先祖中就有一個叫做這個名字,而重耳的原配妻子就是姞國出身,名逼姞,生子姬歡,是以后的晉襄公。給長子取這個名字既有思念妻子逼姞的意義,也有思念晉國的意義。隨著和季隗的相處越來越長久,重耳的心態開始轉變,他偶爾也會覺得這種安逸的生活其實也挺好。所以,重耳給自己的二兒子取名為叔劉。可是,晉惠公繼位以后,晉懷公繼位以后,重耳卻過得越來越艱難,想必是翟國也不想一直養著重耳吧。于是,重耳只好重新上路,準備離開翟國。

  離開的時候,重耳對季隗說,等我二十五年,要是我二十五年還不回來,你就改嫁吧!季隗是戎族女子,對守節這件事并不看重,但是為了重耳,季隗還是答應了他,她為了讓重耳放心上路,說到:“二十五年以后我都老了,我還是等著你吧!”重耳回到晉國奪過君位后,便將季隗接到了晉國。

晉文公逐鹿的故事及其故事啟示 晉文公如何當上國君的?

  有一天,晉文公姬重耳召集了一批人,在一座山上圍獵。這狩獵一般都是世家貴族們舉辦的一種戶外活動,晉文公很喜歡狩獵。這不,他看中了一只麋鹿,正想舉箭射向麋鹿的時候,麋鹿卻受驚逃跑了。狩獵講究的就是一個快準狠,麋鹿跑了,想要捕獲它的難度就更大了。可是晉文公卻不覺得為難,正因為麋鹿在奔跑,這次狩獵才顯得有意義。

  晉文公駕著馬兒,朝著麋鹿逃跑的方向追去。馬兒跑得很快,可林中樹木太多,一眼望去全都是郁郁蔥蔥的綠樹,哪里還有麋鹿的影子呢?晉文公坐在馬背上,朝著四周巡視了一圈,沒有看大麋鹿,卻發現有一個老農夫的身影。他騎著馬走到老農身邊,跳下馬背問老農:“請問老先生可有看到一只麋鹿過去呢?”老農見是晉國之主,先是慢吞吞的對晉文公行了個大禮,跪著朝拜了晉文公,然后才用腳指著一個方向說:“我看到它往這個方向去了。”得到答案的晉文公并沒有立即騎馬追麋鹿,而是繼續和老農交談,他說:“老先生,我問先生麋鹿在哪里,先生卻用腳來給我指路,是為什么呢?難道您不覺得用腳是一種很不禮貌的行為嗎?”老農聽了晉文公的話后,抖了抖身上的衣服,從地上站了起來,老農說:“我倒是沒有想到啊,我們晉國的君主盡讓如此愚笨。老虎和豹子這類兇猛的野獸以前居住在偏遠的森林中,所以很少被人們捕獵到;如今它們常常被捕獵到,是因為它們靠近人類居住。魚鱉這類深水區的魚類,若是好好待在深水區,很少有被人類捕獲的,反之,它們不好好待在深水區跑到了淺水區來,所以人們很輕易就能將它們捉住。現在諸侯們居住的地方,距離他的臣民們如此遙遠,所以國家才會滅亡。我一介老農,卻也聽過《詩經》,里面有一句是說‘喜鵲筑巢,斑鳩居住’,君主您長久的待在城外,別的人就要來做國君了”。

  老者說完了這一番話,神色自然又坦蕩的看著晉文公。晉文公沒有想到一介老農竟然有如此見識,然聽過老農的話,心里開始擔心,自己離開朝廷也有好一段日子了,自己不在的這段時間,會不會有人密謀奪位爭權呢?越想越是心驚,晉文公駕著馬匹飛快的回到了營地。到了營地,欒武子問晉文公:“您這是因為捕獵到了什么好的獵物嗎,所以如此愉悅?”晉文公笑著說:“我去追了一只麋鹿,可是半路卻追丟了,雖然丟掉了麋鹿,但是我卻因此而得到高人指點,收獲的遠遠不止一只麋鹿這樣簡單。”欒武子又問:“那個高人是誰呢?”晉文公說:“我也不知道,就路上遇到的一個人。”欒武子聽后立刻諫言道:“您應該去追回那位高人的。身為君王卻不體恤他的手下們,會被人們認為是驕橫;君主下達命令遲緩而殺人卻很快,人們會認為這是暴君;現在您采納了別人對您的忠告,但是您卻拋下了他,這會被人視為偷盜的。”晉文公聽了以后,一拍腦門,說道:“是啊,我怎么就忘記了這一茬呢!”隨后,晉文公吩咐了準備一輛馬車,將老者接了來,讓老者和自己一起回晉國朝都。

  這則故事啟示君王,要時刻關心自己的百姓和國家大事,不可以將心思過多的荒廢在玩耍享樂上面,勤勉愛民才會受到百姓的擁護,有異心的賊子也沒有辦法搶奪王位和國家了。

  晉文公是中國古代春秋時期一個叫做晉國的諸侯國的君主,晉國是當時的第一大諸侯國,實力超群。晉文公先是遭受父親晉獻公的迫害,逃往母國翟國,后又受到弟弟晉惠公的迫害,在各諸侯國之間求救。直到十九年以后,晉文公才結束了逃亡生涯,成為了晉國的國君。

晉文公是誰?晉文公在逃亡路上吃了人肉嗎?

  晉文公的本名叫姬重耳,他是春秋五霸中的第二霸,和齊桓公齊名。同時他也是中國春秋時期的晉國第二十二任君主,他的父親是晉獻公,母親是狐姬。

  縱觀晉文公的一生,小編發現,他真的是一個相當隨性和被動的人,而且還具有一個逗逼二貨青年的潛質。但是在春秋時代,人家可不把他當二貨,像齊桓公這類的有能力的人都認為晉文公是一個賢名遠揚之人。

  晉文公的父親晉獻公收到了驪戎首領獻給他的兩個女兒,姐姐是驪姬,妹妹是少姬,驪姬比少姬更奸猾狡詐,也很會討人歡心,所以驪姬被晉獻公封為了夫人,而少姬只是次妃。驪姬生了一個男孩叫奚齊,而少姬也生了一個兒子叫卓子。生了兒子的驪姬野心更大,她決定要讓自己的兒子當下一任的晉國國主。但是晉獻公已經有三個能力強勁的孩子了,驪姬為了達到自己兒子獨大的目的,開始對付申生、重耳、夷吾三公子。

  驪姬勾結朝廷大臣向晉獻公進言,說是應該給三公子分封了。古代分封制,分封出去的人就沒有了繼續爭取君主之位的資格。晉獻公身為國主,怎么會不知道驪姬的意思,但是他還是同意了驪姬的想法。

  申生是儲君的首位人選,因此,首先被針對的就是他。即使申生被分封到了蒲城,驪姬還是不放過他。申生戰績斐然,得到了朝中重臣的依附之意,在百姓中的聲望很高。但是驪姬借口申生的母親托夢,還在申生進獻給晉獻公的肉中下了毒,來冤枉申生。晉獻公于是懷疑申生有謀害他的心思,于是開始對付申生。申生壓力大,自縊身亡。

  申生死了,驪姬又開始對付重耳和夷吾。這兩個人手腳快,接到了晉獻公要處置他們的消息就悄悄回了封地。晉獻公領兵要和他們打仗,晉文公重耳閉門不出,還說“兒子不能跟老子打”。

  后來,重耳和夷吾被驪姬逼得沒辦法,重耳就逃到了母親所在的故國翟。驪姬在晉國雖然沒有了競爭對手了,但是她的兒子和妹妹的兒子卻被權臣給殺害了。沒辦法,晉國沒有了國君,于是權臣里克就送信到翟,希望重耳回來繼承君主之位。重耳已經被驪姬和晉獻公逼怕了,害怕這又是一個圈套,就沒敢答應。于是就錯過了皇位。

  后來他的弟弟夷吾登基。夷吾擔心重耳會來奪權,于是派出殺手刺殺重耳。重耳于是踏上了逃亡之路。

  本來遇到父親的追殺已經很難過了,好不容易父親死了,自己的親弟弟又要來殺自己,晉文公是在是背啊!

  和自己的朋友、心腹以及隨從,一行人走得匆忙,身上的銀錢也不多,沒多久就開始饑寒交迫了。流亡的路上,根本顧不上打扮自己,晉文公此時已經和曾經的那個晉文公截然不同了,邋邋遢遢的,一點都沒有曾經的瀟灑公子的模樣。

  好不容易走到了衛國,一行人餓得不得了,一個隨從突然反叛,帶走了晉文公一行人所有的行李包裹。這下子,晉文公徹底懵逼了,咋辦呢?要吃的,吃的沒有。要穿的,穿得沒有。只能是要錢沒有,要命一條了。

  他們走到了一個農戶耕作的農田邊,隨從趕緊跑過去問農夫要一點干糧,誰知農夫大發脾氣,不但對他們大喊大罵,還朝他們扔了一塊泥巴。隨從正要沖上去教訓這個農夫,晉文公拉住了他。晉文公說;“別打他,這是老天爺給我們帶來的好預兆,你看這是不是要送我們土地的意思呢?”

  說完這句話,沒走幾步路,晉文公這貨嘭的一聲就倒在地上起不來了。原來啊,他們實在太久沒吃東西,說句話都很困難,更別說一下子這么激動。晉文公這是餓暈了。

  等到晉文公醒過來,他看到介子推端著一個碗走過來,聞著碗里冒出來的食物的香氣,晉文公二話不說端著就狼吞虎咽的開始了。待到吃完了,他才想起來問介子推哪里來的食物,居然有肉。介子推沉默著不說話。晉文公發現了介子推被血沾濕的衣服,就沒有再追問了。

  原來,介子推發現晉文公餓暈之后,就去找食物。但是食物都是素的野菜,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于是他就割下自己大腿的肉煮給晉文公吃了。晉文公當下就感動得不得了,承諾以后一定會好好報答介子推。

  后來他們一路逃逃逃,還是回到了晉國,還奪回了政權。

晉文公與介之推是什么關系 晉文公的妻子和兒子又是誰

  重耳并不是春秋時期最優秀的人,因為比他優秀的人太多太多了。為何他最后卻能夠笑到最后?在未登基之前,他所擁有的不過就是一個皇子的名號,被自己的親生父親追殺,流亡異國他鄉19年,流浪各國受盡冷嘲熱諷,他所擁有的也不過是這些罷了,但是二十幾年后的他,重新歸來卻擁有了天下。

  重耳的特長就在于他能實實在在的把該做的事情做好,做好自己應該做的事,看似簡單又有幾人辦到了。重耳能夠建立霸業,并非徒有虛名啊。為什么重耳能在九年時間就振興晉國?孔子說 “三年無改于父之道”。一般新君主,在即位后都要熟悉自己的新班子,花大力氣安撫舊臣,穩定局勢,還要拿一只眼睛緊盯著國外的局勢,時時刻刻提防著內憂外患,穩定局勢后才能有機會施展自己的想法。

  而晉文公不一樣,他在流亡的十九年中,晉國已經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晉國的反動派在國內斗爭中消耗得差不多了,因此他回到晉國,也沒有多少顧慮,直接按照自己的想法來,重耳的情況決定了他不必完整的走過這么一個過程。

  尤為重要的是,重耳是個親民的好君王,他的民眾支持率很高,很得民心。他登基即位是順應了民情,而他上臺后所做的改革,大部分都是順勢而為,除了勸農桑,賞罰分明,唯才是舉外,在經濟上大力發展商業,減免了賦稅,進而提高了農民的積極性,增加了人口流動性的同時又為晉國帶來了大量的財富。

  而早年的流亡經歷,讓重耳鍛煉出了靈活又成熟的外交手段,本著基本原則的基礎上又十分靈活,對周王室和對其他諸侯國之間的規矩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做事極有分寸,國家內部矛盾能處理的有條不紊,面對外交又有自己的一套方法,仔細想想晉文公的做法,這真是個很高明的境界。

  重耳本身就是個謙遜的公子哥,“明賢良”、“賞功勞”,是他擇人的標準之一。本著這個原則,來投靠他的人很多,其中一個叫介之推的,他跟隨重耳的時間很早,在流亡時期便跟隨了他。介子推,又名介之推,后人尊為介子,春秋時期晉國人,他的出身事跡史書上很少見,他憑借著“割股奉君”,隱居“不言祿”之壯舉,贏得了世人的尊重。

  當年重耳避難出逃,隨行的賢士里就有介之推,他在逃亡的艱辛旅程中,并沒有因為晉公子處境落魄而拋棄他,流亡過程中風餐露宿,饑寒交迫,不忍心見重耳吃不飽穿不暖,遂將自己大腿上的肉割下來給重耳吃,重耳大為感動。重耳最終能返回晉國,介子推算是立下了汗馬功勞,而在歸國后,不言封賞,不求名祿的精神使得重耳對他愈加欣賞。

  晉文公即位后有些并未同晉文公一起共患難的人也向重耳邀功,介子推看不過一怒之下,隱居到綿山,晉文公為了能夠讓介子推出山任官,不惜放火焚山逼迫介子推,最后介子推守節活活被燒死。人民為了紀念他,由此而產生了“寒食節”,而綿山也被改為了介山。

  春秋時期諸侯國之間的婚姻,常常多是基于政治考慮,作為一國之君,卻對自己的婚姻大事,沒有太多自由選擇的機會。晉國公子重耳與秦國結盟,也是這個原因,秦穆公想要控制晉國,就把自己的女兒嫁給重耳,重耳飄零一生已經好幾十歲了,而秦穆公的女兒懷嬴還不到二十,后來又安排了宗族里的四個女子,都隨著懷嬴,全部一起嫁給了重耳為妻。而晉文公最出名的一個兒子姬姓,名驩,是晉國未來的君主,前628年,晉文公逝世,晉襄公即位。子承父業,晉襄公溫文爾雅,使得晉國的國力持續上升,霸業得以延續。


 
推薦文章
點擊排行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建議留言 | 粵ICP備14050309號-2
英魂之刃we峰 火龙果计划软件安卓 亿宏国际是真的吗 老虎机电子游艺平台 好运来计划 老虎下载app领取38元彩金 幸运28玩的方法 无神计划pk10滚雪球 时时彩计划网页 pk10六码的走势技巧规律 宝贝计划官网正版下载 黑龙江时时500 足彩胜平负都买能赢吗